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刹那芳华,此情未央 > 第五章——月微醺

第五章——月微醺(1 / 2)

慕泽在山林间买了一座别院,我也要跟着他搬出去住。我向师傅告别,他却只是点了点头便离开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自从师傅见到慕泽起,就一直很奇怪,我追问过很多次他皆摇头不语,始终不能知其缘由。

这座别院特别幽静,平常除了鸟鸣,溪流,风拂,就几乎再无其他声音了。也因这座别院让我对慕泽的身世更加疑虑。他既能为我种十里桃林,又能买下这偌大的别院,那必然是出生于有财有势的贵族,但放眼整个楚国,富家公子里还真未听过他的名号,难道他不是楚国人吗。这些疑虑一直徘徊在我心头,但我也从未问过他,想来他定有自己的苦衷,若是愿意告诉我了再说吧,我打算等到他告诉我后,我也坦白自己的身份。

第一天搬进别院,却几乎无行囊要收拾,不知几时慕泽早已置办好了一切,还特意为我种了满园花草。胜雪的梨花,灼灼的桃花,幽香的兰草,娇艳的海棠,绚烂的紫藤……

夜幕降临,我随手拾起一本书坐在庭中借月光看书,慕泽则在别处沐浴。

他一头湿发披在肩头,染湿了他身上素色锦衣,衣裳被润湿紧贴在身上,胸前半敞着,姣好的身材一览无余,我赶紧捂住眼,背过身去继续装模作样的看书假装没看见他,他向我走来,心跳加速得不敢看他,他把书从我手里抽走:“你这看的是什么书,书都拿反了。”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手上的书竟拿反了。他伸手摸摸我的脸戏谑道:“你怎的,脸这么红还滚烫的。”我将脸一撇:“哪有……”他笑着揽我入怀中,满目柔情,越光洒在他的容颜上,是那般的风华绝代,又是那般的遥不可及。

慕泽仰望繁星如画,神色不明怅惘,问我:“婉儿,如果日后你发现我一直在骗你再利用你,你当如何?”我眨巴眼睛全然当做玩笑不放在心上:“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话,由你来骗我来利用我,那我也不亏。”他听完我的话笑了,这笑容中似喜似忧道不甚明。

翌日,阳光明媚,天气温和,我睁眼醒来却不见身边有人,匆匆披上衣裳走出房门,见他伫立于晨光洒下的光晕里,一身白衫黑纱的锦袍衬得雪肤凝脂,眉如远黛,一如画中仙。

“怎有如此闲情雅致晨起眺望山水?”

他转过身来:“婉儿,你醒了。我近日有急事需暂别数月。”

“哦……”心中道不尽的落寞。“那你今日便离去吗?”

“嗯,这段日子你可以继续住在这儿,我让些侍女来照顾你,你也可以先回长空观。”

我撇着嘴万分不悦的道:“好吧,那我还是住在这儿吧,等你归来,你可要早日归来啊。”

慕泽点头在我额上轻轻一吻,示意安慰与告别,转身离去了。

不出半个时辰,几个侍女来到我身边:“姑娘,公子吩咐我们务必照顾您等他归来。”

我问:“你们公子是什么人?”

几个侍女纷纷摇头:“我们跟着公子的时间不长,也不知他是何人。”

三个多月转瞬即逝,他却从未传来一点消息,我甚至开始怀疑他是否会一去不复返。

天凉了,已入秋,庭院枯黄,景色萧条,一个侍女递给我一封信,我满心欢喜的打开,以为是慕泽的来信,却发现不是他的,不免失落。这封信是我的一位挚友宴邀我参加他的诗酒宴,我想正好可以去散散心,欣然答应了,穿上男装,束起发冠。

湖静波平,杨柳依依,虽已入秋,杨柳却还是如同初春时,除了颜色暗黄了些,别的都无太大变化。我留恋景色,到了时宴会已开始,待我入座后,众人起哄自罚三杯,自恭敬不如从命,连饮三杯。而后众人吟诗作乐,全程我都未开口,有借酒消愁之意。

突然对面一位身着蓝色衣绸的公子对我道:“对面那俊俏的小生,为何一直不曾吟诗作赋,是瞧不起我们,还是学疏才浅,不敢呢?”这句话可就太过分了,简直是欺人太胜,我可是被称为第一才女的人,竟被这个无名小卒如此污蔑,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见我没说话,以为我怕了,更加心高气傲,根本不征求我的意见,想要故意刁难我:“花开花落皆有时。”

我心中已有答案,却一点也不着急应他,把玩酒盏,喝了一杯才慢悠悠地说:“风起风散总关情。”

那人见我竟对上了,脸色渐渐阴沉却仍心高气傲:“一白雪满园。”

最新小说: 精灵球从梦幻开始 这个人仙太过正派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 德鲁伊也能成为最强者 刚成凶兽,有人在我山头建宗门 兵甲狂潮 仙途妖路守经人 签到末武大军阀 人类安可 随身带个遥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