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刹那芳华,此情未央 > 第三章——半宛香

第三章——半宛香(1 / 2)

近日,举国爆发了一场非常严重的瘟疫,多地都遭到迫害,父王命人快去解决这次疫情,查出源头,并封锁了整个王宫。

流民四窜,动荡不安。师傅带领所有人收留救助流民,瘟疫就这样也窜进了长空观。众多师兄被疫病传染,全都倒下了。而流民还在往里涌,师傅却始终没有关上观门。师傅和天河每天都与疫病患者近距离接触,不久他们俩也没抗住,接连倒下了。

我没日没夜的翻找起医书来,寻找能控制疫情的药。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一本古书里找到了方法,不过有一味草药生长在悬崖的石缝里。但我也未犹豫半分,当天就离开长空观去采摘这味药草。骑马赶了几天几夜的路程,从山谷绕到悬崖下方。

天色将晚,薄雾弥漫,看来的赶紧采药了,悬崖上有枯藤垂到谷底,我用尽扯了一把枯藤,确保它足够牢固,便顺着枯藤往上爬,崖壁很陡,整面崖壁垂直竖立,还有很多凸兀的石头,棱角伸在外边,极为锋利,被划一下定是钻心的疼。我爬的很是艰难,就算是有枯藤让我轻松了一点,但仍是很困难很费力。每一步都格外小心,生怕一个小差错就会掉下去丧生谷底。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黯然,漆黑的夜空中明星闪烁,月光皎洁,我筋疲力尽,手脚酸麻,无力再往上爬了,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窘迫处境,半山腰可真不是个好地方。

我找了两处较为平坦可以勉强落脚的地方,我尽我枯藤决定稍作休顿,再继续往上爬。我腾出一只手擦拭额上的汗珠,无意间向下看了一眼,已深不见底,若摔下去必定粉身碎骨。因为太高,脑子一下眩晕,差点松手,我紧忙闭上眼不敢再看。

夜里,风沙很大,携带沙石一同袭来,吹得无法睁开眼,还划出了许多擦伤。看来,我不能再休息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只能是速战速决。

我努力保持冷静,尽量让自己不被恐惧给吞噬。越往高处风沙越猛烈,身上划出的口子越来越多,鲜血直流,我咬紧牙关避开暂不去思考身上的疼痛。

在风沙中,我抬头望去,看见一团黑影子,猜想那应该就是了,一激动,速度又加快了许多,却不料岩石长期受风雨侵蚀,已然风化。一踩,石子往下落,我也跟着往下滑了好长一截,任凭手摩擦着枯藤。幸好,终是站住了脚,我将生疼的手拿到眼前,一片血肉模糊。

还不等我缓过来,脚下又是一空,因这次手并未抓住枯藤,所以整个人置于空中,往深谷急急坠去,晚风在耳旁呼啸,天地浑然一体,眼前是无尽的黑暗,身后是不知何时到的谷底。想我这次必死无疑了,刚准备深呼一口气,迎接马上到来的疼痛与死亡。

却落入一个怀抱,温暖安适,一股清幽的兰香萦绕,内心的恐惧与不安被抚平,我侧眼望去,望见的是一个公子,他如落落晨星,璀璨耀人,白月光洒在他的半张脸上,使他眉眼更加柔情动人,让人一看便觉勾魂摄魄,有一种几生几世都会对他在劫难逃的感觉,他神色淡雅,犹天外飞仙,发丝随风凌乱,不时扫过我的脸颊,仍是一股幽兰香,我望着他出神,心里不知为何的砰砰乱跳,心想世间竟会有如此俊美的公子,他眉目间落落流光,星光杳杳,清风渺渺,芳华漫漫,似照亮了级世的星河长明,俗尘万物都不及他的万分之一。风变小了,已到谷底,然而我浑然不知,依旧入神地望着他。他低头看我,目光相撞的那一刹那,星光点点,百花齐放,万物停止,我的呼吸也跟着停止,连心跳也渐渐停了。他嘴角微扬,浅笑盈盈,他一笑太过清明,抖落了世间所有的红尘纷扰,惟存我与他,他只浅浅一笑,就可抵挡万物,负了红尘。

“姑娘如此一直望着我,愧不敢当。”他带着笑意,声音轻柔,如三沐春风,带着所有的明媚闯入我的心房。

“姑娘。”他又轻唤一声。这时我才回过神,赶紧从他身上跳了下去,将头深深地埋下去,双颊泛起片片红晕,因刚才的行为而感到羞愧,心上乱撞的声音从未消停。

他略带笑意的一直望着我,我努力镇静下来,慢慢抬头:“多谢公子相救,今日若不是公子,我定已命丧黄泉,不知公子可赐名?”

他笑着点头:“慕泽,敢问姑娘芳名?”

“霓君羽,若慕公子不见外的话,可叫我小婉或是婉儿。”他浅浅一笑一作答,不知为何发觉他的笑意里带着一丝我不能理解的神情,不过也没有细想,只觉奇怪。

他扶我到前方的一个山洞里休息,刚走一步腿上的伤便疼得我倒吸凉气,他看了我一眼,直接将我抱起:“若不行就别逞能。”

走进山洞他将我轻轻放下,从衣袖里拿出一个小瓶,把白末洒在我的伤口上,我疼得汗珠直往下滴,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对我道:“婉儿,你若疼便咬住我,这样会减轻痛感。”

但我只抓住他的衣襟,咬着自己的牙关发颤。他揽过我的头,靠住他的肩膀。疼痛难耐,我一口咬住了他的肩头。

疼痛减退,我才意识到我真的咬了他,我赶紧松口,他的衣衫上渗出牙印的血痕来,却见他没有丝毫异样,似我咬的人不是他一样。

最新小说: 精灵球从梦幻开始 这个人仙太过正派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 德鲁伊也能成为最强者 刚成凶兽,有人在我山头建宗门 兵甲狂潮 仙途妖路守经人 签到末武大军阀 人类安可 随身带个遥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