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刹那芳华,此情未央 > 第二章——惊鸿叹

第二章——惊鸿叹(1 / 2)

就在这样的日子里,过了三年左右,谁知在我金钗之年的时候,闯了大祸,被父王罚去了长空观,命我在那儿拜师学艺个几年。

这件事的始末是这样的,那日是彩灯节,宫内串串彩灯连排挂起,各种色墨的光映出来,交错在一起,将单调的皇庭夜空点缀得绚丽,如同身处环境一般。

父王宴邀了很多人,喧闹的人群像决了堤的河水,桌上的吃食我吃了几口便觉乏味了,这样的菜肴吃多了,所以不管它再怎么精致华美都不能勾起我的食欲。坐在那儿过于无聊,就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不过我溜达了一大圈也没瞧见有什么有趣的,大家都聚集在庭院,冷清得很。

我找了棵古树坐下,托起腮望着炫目的彩灯,突发奇想去找了把剪子,打算剪个几盏下来玩,“咔嚓”几剪子下去,刚把花灯拿在手上,突然膝盖被一颗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石子一打,摔了一跤,手上的彩灯甩了出去,落在草地上,彩灯中的烛火点燃了草坪,我急忙起身去灭火,火势却不知为何蹿得特别快,不出一会儿火焰顺着草坪围成一个圈将我困住。眼前熟悉的场景,熟悉的灼热的滚烫一下子让我仿佛回到了刚出生时,我虽记不大清,可这种感觉却是怎么也忘不掉的。惊慌恐惧瞬间充斥了我整个心,我隐约想起出生时的经历,不敢动弹,害怕的全身瑟瑟发抖的蹲下,双手环抱住自己,脑袋全然空白,只觉现在的场景与那时交错相叠,虚实真假辨认不清了。

浓烟弥散,视线模糊,晕倒在地上,迷迷糊糊之中,我听见有人大喊:“走水了,快来救火啊,小公主还在里边。”人来来往往,泼水灭火,一个少年翻身跃过火圈,将我抱起冲出了火圈。

等我醒来,揉着惺忪的眼,发现父王和母后都守在我身边,见我醒了立即破涕为笑。

“父王,母后不必担忧了,婉儿没事。”不过他们硬是让我静养,哪儿也不许我去,说是静养实则就是禁足,我闷得实在难受,便在一天晚上用迷香迷晕了守卫,溜出了寝宫。

我到处闲逛,在路过武场时,远远瞧见一个少年在练剑的身影,这身影似曾相识,像是在哪儿见过,我抱着疑惑走了过去。

那个少年警惕性极高,待我还未靠近,他便一下子用剑指着我问:“谁?”我还未出声,就见他看清我的脸后立即收起了剑,跪下请罪:“不知是小公主,刚才多有冒犯,还望恕罪。”我伸手拉他:“你快去来吧。”他是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啊,就是这宫里的繁文缛节了,多无趣,还麻烦。我又问他:“看你眼熟,我们可曾在哪儿见过?”

他扬起淡淡笑容:“那日,小公主被困火海,是我救了你。”

我扬眉道:“哦,怪不得呢,那多谢了。对了,那你是何人啊?”

“我叫卫殊,是庆德王的儿子。”

我有些惊喜:“哈,你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少年将军,整个皇室,除了父王和母后我最崇敬的人便是你了。”他被我夸得十分不好意思,不自然的挠挠头,耳后红了一片,最后赶紧施礼道:“小公主,那我先走了,若你想学武艺的话,每日此时都可到武场来找我,我都在。”说完都不等我回答扭头就跑了,我望着他逃去的背影总觉有趣,看那些话本子里,说人害羞了就会落荒而逃,他莫不成是害羞了,难道本公主还调戏了个良家少年不可?可本公主什么也没做啊,真是不解。

我应了他的邀,第二日晚又溜到武场去找他,果真看见了他,他同昨夜一样在那儿练剑。

他远远看见了我,立即放下剑,冲我招手,透露着一种难以抑制的喜色,刚走过去他便朝我递了什么,我低头一看是一本桃木剑,用的竟是千金难求的檀桃木,我有些惊异:“这……”

他笑了笑道:“这把剑是我亲手连夜赶至出来的,听闻公主甚喜花草,便特地用了檀桃木制成,不知公主可还喜欢?”

淡淡的桃香乘着微风而来,我浅眯上眼,轻嗅着暗桃香,仿佛置身于梦境,桃树满园,株株绽开,化为了阵阵芳香,拢住人心。我不觉扬起笑意,眼前有些亮敞,我睁开眼,见月光洒下了一地银霜,堆积了深深的情思,换得佳人梦。

脸上的笑意未退,我转头看向卫殊,想同他说可以开始教我了,却见他,望着我,眉眼轻弯,攒起了暖意,我愣了一下,却也不再多想,问他:“几时可以开始教我了?”听见我的话他才回了神,故作镇定:“恩,开始吧。”

卫殊说教我一些防身的招数就好了,不多教我别的,我问他为何,他道:“女孩子一天只知打打杀杀的不好。”我对这话很不满意,但也懒得和他计较。

卫殊只教了我几日就不告而别,后来收到他的来信,信中言:“边关发生暴乱,陛下命我即刻起行,所以还来不及告别就离开了,还望公主勿怪,待暴乱平息,会很快返程的。”

不过这次我没等到他回来,在他走后,父王突然要将我送出宫去,说我太过顽劣了,要送出去好好调教一番,磨磨性子。

就这样我就稀里糊涂的被连夜送出了宫,去了长空观。到那时,已然天明。这是一个道观,不过听闻这道观与众不同,因为观主是会真本事的人。

我下了马车却见无人迎接,这我就纳闷了,怎么会呢?虽说我是被罚出来拜师学艺的吧,但好歹我也还是一个公主啊。当然,我也并非是想要摆出公主的架子来,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也太不合常理了。

随行而来的两个侍女看着我进了道观就转身离去了,我想,完了,这次父王是玩真的了。

没办法了,我只能自己认栽。进了道观,我沿着竹道继续前行,前方一个佝偻的白发老人晕倒在地,我急忙跑过去,见老人呼吸微弱,脉搏缓慢,我若不施救他便会死去,我大声呼救,四下却无人应答,见一旁有一木屋便赶紧扶起老人进木屋里,我焦急万分,正无对策之际,转眼一望那老人不见了,而成了一个道骨仙风看起来知命年龄的男子。他道:“吾乃本观观主,你已通过测试,成为我门下弟子,还望公主暂且忘记自己的身份,谨记,你现在只是长空观弟子,只要你在长空观一日,便就只是这的弟子。”我赶紧跪下:“是,拜见师傅。”

随后我被人带到住所,刚放下行囊,靠外的轩窗“哐”一声裂开,跳进了一个黑衣少年,他眉眼清秀,像一个小姑娘般娇美,他看见我粲然一笑,明眸皓齿。发丝凌乱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就伸手撩起黑发向后一甩,逗得我直发笑。

最新小说: 精灵球从梦幻开始 这个人仙太过正派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 德鲁伊也能成为最强者 刚成凶兽,有人在我山头建宗门 兵甲狂潮 仙途妖路守经人 签到末武大军阀 人类安可 随身带个遥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