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慈母之爱

第一百四十九章 慈母之爱(1 / 2)

秦帝其实也不是非要把女儿嫁给林意不可,他要的也只是林意这一个承诺,现在林意手握西秦大半重兵,西秦的门庭几乎靠他一个人撑着,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结为姻亲对秦帝来说会多一重保障,秦帝绝不允许林意有朝一日会背叛。

凌致是林意最致命的弱点,他必须要这个弱点先在林意心去给抹去了。

殿外,苏琬默然地听着,金陵一役中,秦帝身受重伤,且身心受创,瞧着精神头也没那么好了,苍老了不少,汤汤水水如流水般灌进身体里,太医言道必须好好滋养着,才能慢慢恢复身体,秦帝打算以身殉国时将大任交给了苏琬,来锦城之初,大事也确实是由苏琬会同云霆决策的,后来皇帝回来了,身子又不好,苏琬便一直帮着处理朝政,今日她本拿着封奏折欲与皇帝商讨,不想却听到这般对话。

诚然,苏琬不喜欢林意,但作为女子,被人这样拒婚,心里多少是有些不爽快的,现时进去也是尴尬,苏琬便转道走了。

往回走途中,遇到送急报的将领,苏琬拦下了他,“前线有何消息?”

苏琬一直在旁辅政,将领也是认识她的,将线报高举:“回公主,敌军又发动了一次进攻,被我军遏止住了,据金陵探子来报,萧贼派萧寅为主帅,前来攻打我国。”

苏琬皱了皱眉,萧寅?昔日那个无能的窝囊废,不想竟是扮猪吃老虎,不仅趁乱逃出金陵,还带兵攻占了她大秦数座城池,是她看走眼了。

“叶,叶?可有随同?”苏琬问道,叶?与萧寅向来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萧寅所在之地,必会有叶?。

她很想见见叶?,问问叶?,为何要这样待她,她一片热忱,小心翼翼地捧着一颗心到叶?面前,冒着生死危险放叶?放宫,没想到叶?反过来,转眼之间灭了她的国家,逼得她远离故土。

在逃往西秦的路上,她知道领兵攻入金陵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数次冲动得几乎要掉转马头回金陵,想当面问一问金陵,可是她不能冲动,不能任性,她是大秦的公主,受着重伤的娘亲,和无法独当一面的哥哥,她如何能扔下他们?

她恨的不是叶?攻打金陵,她无法接受的是一直以为叶?只是在骗她,没有半丝真心实意,她甚至都不在乎叶?是女子之身,可叶?回报她的是什么,是背叛与欺骗,全都是虚情假义。

什么辅佐太子,什么觉得她虽是女子,却有大志之才,全都不过是在利用她而已,她利用她,毁了自己的家园,此仇此恨,叫她如何放下。

“回公主,没有听闻她跟随。”如今叶?的大名在西秦也是如雷贯耳,名列前三的乱贼,人人得而诛之。

将领又补充了一句:“听闻宋国要萧贼交出她,否则就拒不还朝。”

苏琬紧皱着眉道:“行了,退下吧。”

将领离开,苏琬在原地停留许久,唤来她亲信的大内侍卫,道:“你带上几个人前去宋国,注意叶?的情况,如果……”苏琬顿了顿,“如果她有危险,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把她带到锦城来。”

“公衣,你干嘛还要救那个乱臣贼子,她害得你还不够吗?”苏琬的贴身宫女佩儿气愤地说道,这个人可是害得他们国破家亡,背井离乡的罪人。

苏琬黯然,事实上她也不知她想见叶?是恨她多一点,还是爱她多一点,可是她知道,如果叶?死了,她会很难受很难受,她不想见到叶?受到一点伤害,她向来是个狠心的人,别人负她一分,她定要别人偿十分,可是对叶?她做不到,她舍不得,她痛恨这样的自己,可她没有办法,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公主……”贴身宫女不忍见自家主子神伤,又不知如何安慰,都怪那个叫叶?不好,瞧她把公主害成什么样,公主待她那么好,真是良心被狗吃了。

“你别跟着我,让本宫静静。”

苏琬独自一个人走开,心情烦躁,无意中走到皇后的寝宫,到底是她亲娘,女儿家有了心事,还是想跟自个娘亲聊聊心事,就是听着说说话,也能稍解愁绪。

一行宫人对她行礼,她示意宫人莫要惊扰了皇后,悄悄地走进去,她想投入亲娘的怀抱,好好哭上一场,她不能对着父皇哭,更不能对着太子哭,走到无处可去的时候她想走到的地方还是她最亲最亲的娘那里去,就像小时候怕黑,奶娘嬷嬷谁抱都没用,只要母后抱她的时候,闻着母后身上的味道,她就会安心。

虽然越长大越母女之间的感情似乎越来越疏淡,她介意母后爱太子比爱她更多,但血缘这东西是割舍不断的,会介意正是因为她其实也很爱很爱她的母后。

走到皇后寝宫,正想敲门的时候,听到了里面的交谈,听声音是皇后和太子,苏琬不觉得有什么,至亲之间她也不是外人,不需要避讳,手放在门上欲推门时,却听到了她的名字,她心有所触的,停了动作。

“陛下今日又是训斥你了?当日推青州知府当替死鬼的主意分明是琬儿出的,怎么如今这难却要你当?因着这事,你父皇天天训斥于你,更动起了废太子的心思,早知道在路上就应该把那几个小妇生的孽子给悄悄做没了,也省得你父皇还想着立那几个的主意,他们也配?”姬无双怒气冲天的声音。

“母后,你别这样说。”太子的声音满是疲惫,他今日在朝堂上又被皇帝骂得连头都抬不起来,做什么都是错的,太子如今也是后悔不已,青州知府那事当时他就应该据理力争,也不会枉死了一个忠官,叫天下人寒心。

“你跟你父皇说了,这是你妹妹的主意没有?”

“我一个做哥哥的,怎么能把事情推到自己妹妹身上,这事我做不出来,何况琬妹出这个主意也是为了我。”

“怎么不能,做错事的人本就是她,你何必替她承了这个责任,如今她在你父皇面前脸面比你还大,难不成还真能叫她当个皇太女,出个女皇帝不成?”

“唉,琬妹确实比我有能力,若是这样倒也不错。”

皇后一戳太子的脑袋,又急又恼道:“你这傻孩子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和琬儿到底不一样,你是嫡长子,继承皇位名正言顺,琬儿一个姑娘家能力再好又如何,还不是要嫁人,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难道要把大好江山拱手让给别人家,?儿,你听母后的,去跟你父皇说,一切都是你妹干的。”

最新小说: 快穿:宿主太凶残萋萋鹦鹉洲 完美学霸人生 少年风水师 霸婿临门逆水行舟的人 返祖成龙:绝世大小姐 天骄狂卫 流年沉醉忆盛夏糖果果 楚昊苏洛璃 凌天帝尊 凌天帝尊誉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