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霸王硬上弓

第一百三十八章 霸王硬上弓(1 / 2)

叶?只觉得有只苍蝇不断地在她耳边嗡嗡直吵,吵得她睡不好觉,她费劲地睁开眼,就见得萧寅快哭了的模样。

唉,还真是不经事啊,这么容易就要哭,哪像是个未来天子的模样,像苏浔,那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虽然她恨苏浔,但她不否认苏浔确有君临天下之威,她还不能死,她还要看着萧寅成长,一步步登上帝位呢。

“吵死了,能不能安静点?”叶?半睁着眼,皮眼沉沉的直往下掉。

萧寅擦拭着她嘴角的血迹,血沾在手里,片刻就变得透明,他的心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强颜欢道:“你醒了?撑住,我带你出宫。”

萧寅扶起虚弱的叶?下床,她的脸色惨白,一点血色也无,萧寅的心里刺刺得酸痛,这种痛名之曰:心疼。

“去承乾门,那里有人接应。”

“好。”

萧寅扶着叶?往外走,一眼望向钉在墙壁上的宁阙,宁阙其实早就可以脱身而走,可他却不走,依旧被保持着被钉住的模样,血顺着剑身滴落下来,血红得发艳,跟叶?变至透明的心头血形容鲜明的对比。

身为术者,吐出心头血意味着什么,他能不清楚?叶?这是宁死都不愿意和他在一起啊,他的强求,最终逼得两败俱伤。

“我杀了他。”萧寅浑身散发着杀意,盯着宁阙的眼满是狠戾,天知道他见宁阙压着叶?时,心里涌出的滔天怒气,几乎将他的眼烧红。

叶?压住他的手腕,声音弱得近不可闻:“放了他。”

萧寅不满,却也没有反驳她,叶?做事向来有她的理由。

叶?看向宁阙,声音平静:“宁阙,你帮过我,也护过我,你的恩德我记着,今日之事,我们就两不相欠吧。”

“叶?……”宁阙不甘心地低吼道,他不愿与她两不相欠,爱也好,哪怕是恨也好,至少他还有理由可以纠缠。

“走。”

萧寅扶着叶?离开,门外的人早就把宁阙遣退,宫里正值变乱,所有的人自顾不瑕,宫中但凡排得上名号之人,皆被禁军控制起来,宫女太监不敢乱跑,都龟缩在各殿中,所有人的焦点都关注在太和殿中,叶?和萧寅换成禁军衣饰,倒是真没有人生疑。

二人来到承乾门,承乾门有将领巡视,二人对视一眼,他们俩明显是生面孔,怕是没这么容易过关,硬闯也不现实,且不说叶?此时体虚病弱,连走动都得快萧寅扶持,就是能闯过这个门,也必然会引起注意,到时引起禁军围攻,又是一桩麻烦。

“怎么办?”萧寅冷眼瞧着,蓄势就发,已做好了打一场硬仗的准备,他是断然不会再将叶?留在宫里,这宫里处处危机。

叶?让萧寅将她扶到拐角处的小门口,那里站着个小宫女,正是一直在玉明殿服侍叶?的那个小宫女,长得极为普通,就是那种扔在人群中找都找不到的大众脸,一直唯唯诺诺的感觉,现在站在二人面前,却目光澄明,充满自信的模样,带着一种神采,为她平凡的脸徒增几分美丽,总是让人容易遗忘掉的五官在这一刻仿佛鲜明了起来。

“参见宗主。”小宫女单膝跪地。

“这个时侯就不要多礼了,太和殿中现在如何?”叶?说得有些急,忍不住咳了几声。

“秦帝拒不下诏,燕王也不敢杀他,双方僵持不下,燕王现在将秦帝软禁在建章宫中,包括所有在殿中的皇亲官员也全部被软禁在其他殿中,燕王说,秦帝一日不下诏退位,他便杀一位官员。”

叶?闻言点点头,苏浔的人为她清楚,执著倔强,宁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燕王哪怕当他的面文武官员全杀了,苏浔都不会屈服下诏,燕王虽是人子,却一点不了解他爹。

“宫里你熟,先让我们出宫。”这宫中,她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待下去,她的小命怕是得玩完。

“姑姑已经准备好了。”小宫女往后招呼,两个小太监推着一辆车过来,上面放着一个大木桶。

“禁军不会查吗?”萧寅疑问道。

“侯爷放心,人都是打点好的,走个形式罢了。”

萧寅和叶?一起装起木桶里,这个木桶本来只是为叶?一个人准备的,没想到萧寅会回皇宫里,这木桶塞下两个人就显得拥挤了,叶?和萧寅几乎是紧身贴在一起的,脚缠着脚,身贴着身,鼻息相闻。

小宫女将盖子盖上,桶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黑暗之中,视觉模糊,触觉、嗅觉就更加清楚了,叶?倒还好,萧寅的脸却是一片通红,他闻到了一股青竹的清香味,带着丝丝冷冽的甘甜,十分好闻,叫他觉得小小的空间似乎充满她的香气,还有女子特有的柔软,叫他无从适从,满脸窘迫,哪哪都觉得不自在。

叶?双手抱膝,她通体发寒,冷得牙齿嘎嘎作响,止不住地发颤,她不自觉地往萧寅身上倚去,萧寅就像是一个大暖炉一样,全身暖烘烘的,散发一种热气致命地诱惑着叶?,她本身地朝着温暖的源头而去。

柔软无骨的骨子带着丝丝馨香促不及防地倚在萧寅身上,萧寅小心肝一跳,全身更加僵强,动都不敢动,连气息都收敛着不敢喘上一口,他已经忘记二人现在正处于危险紧迫的境地,车子轱辘转动的声音,巡视将领的询问声,他通通听不见了,他就是失了聪,失了明一样,感受着女子靠在他身上,双手双脚像只八爪鱼一样地缠着他,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他的颈间,暖暖的,痒痒的,但他不敢去挠去抓,心扑腾扑腾地跳动,他吞了吞口水,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

两名小太监将他们运到城外的野地外,敲了敲木桶,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萧寅掀了木桶盖子,刺眼的眼光射进木桶内,照得暖和和的,叶?却还一直在抖,双手环臂,被萧寅扶下来时,连脚力都变得虚浮,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你的手好冷。”萧寅双手握住叶?的手,只感觉犹如一块千年寒冰,什么旖旎心思都没有了。

最新小说: 快穿:宿主太凶残萋萋鹦鹉洲 完美学霸人生 少年风水师 霸婿临门逆水行舟的人 返祖成龙:绝世大小姐 天骄狂卫 流年沉醉忆盛夏糖果果 楚昊苏洛璃 凌天帝尊 凌天帝尊誉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