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婚宴惊变

第一百三十五章 婚宴惊变(1 / 2)

吕澄让人扶着他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给皇帝行了大礼,舞伎被突然出来的人惊吓到,音乐舞蹈尽皆停了下来,看向皇帝。

皇帝原本闲散倚着龙椅的身子坐直起来,眼底闪过一丝暗光,他微微抬起眸,嘴角溢出一抹笑意,“吕卿家手脚不便,不必行此大礼,来人,将吕卿家扶起来。”

“陛下请恕微臣不敢起身。”吕澄满头的白发,干瘪而多皱的面孔,灰白色的胡须稀稀拉拉地分布在下巴上,暗红的嘴唇已经干裂,脸上密密麻麻点了老人斑,枯紫般的手上青筋清晰可见,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皇帝,此时却亮得灼人。

“吕卿,”苏浔的声音沉了些,“今日是朕与宸妃大喜之日,任何事情留待明日再说,你有何冤枉申诉,朕自会为你作主,你先坐于一边,喝完朕与宸妃之喜酒,来人,为吕卿摆席。”

“陛下,”吕澄大喊了一句,眼睛里流出了泪,目光却十分坚定地仰望着台上高高在上,丰神俊朗的男人,“臣之冤屈,惊天骇闻,等不及明日再禀,请陛下容臣详奏。”

“你要状告何人?”皇帝声音清冷,含着一丝警告。

面对皇帝射来的沉沉目光,吕澄心中毫无所惧,嘶哑低沉的声音在这时反而更清亮了些:“臣要状告陛下。”

“你说什么?”

“臣要状告陛下草菅人命,残害无辜百姓幼童。”

一句话令整个太和殿如同沸油中被淋了一勺冷水一般,瞬间炸开了锅,众人脸色皆是一变。

苏浔目光一寒,微眯起来,冷笑道:“吕卿可知自己在说什么,朕知晓你丧子心痛,神智失常,朕便不与你计较,还不速速退下。”

吕澄置若罔闻,完全不受周边环境的影响,声音铿锵有力,“陛下为复活先皇后,宠信奸臣,听从妖道蛊惑,从全国各地抓无数童男童女,练成血咒,企图令死人复活,陛下身为天下之主,视天下百姓如刍狗,有违天伦。”

“住口。”苏浔冷声道,咬紧着牙,厉声道:“拖下去。”

几名殿上禁卫面面相觑一阵犹犹豫豫地走过去。

吕澄继续说道:“陛下为掩饰所犯罪行,屠杀白城城外叶家村一百三十四条性命,将数十名不满一月的孩子放干血亡,损伤阴德,为天理所不容。”

禁卫压住了他,欲将他拖走,他却挣扎着继续道:“臣之幼子,不曾犯事害人,不曾冒犯天颜,向来孝顺懂事,却被陛下施以剥皮放血之刑,悬于微臣家中门口,臣身为监察御吏,上谏天子,下察百官,今日臣以谏臣之身,更以亡者之父的身份,请陛下还臣以及无辜枉死百姓一个公道。”

一字一句,如泣如诉,每一个都含着血泪,禁卫不敢用力拉扯他,他一挣扎就松开了手,呆立一旁。

众文武百官听得个个心头大震,面露不可置信,不由自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他们想起堂中跪着的这个人,可是三朝元老,素来最是刚正不呵,也从不无的放矢,数十年来进谏之言从无虚假,无论是多么位高权重之人,一旦犯到他手里,他皆直言不惧。

当年皇帝在国库空虚,兵惫将疲之际,执意兴兵南夷,人人不敢言,就是这位三朝元老,一人跪在皇帝的御书房外,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强撑着不倒下去,皇帝被他困在御书房三天三夜,终于受不了出来,于是皇帝走到哪,他就跟着哪,气得皇帝直喊老匹夫,数次要将他杀了,最后没杀成,松了口,不兴兵了,而事实证明,那确是南夷设的一个计,幸好没有出兵,否则损失必然惨重。

皇帝为了嘉奖吕澄,赐他一把黄金锏,上打昏君,下打奸臣,而今,他亲自奉上这把黄金锏,上殿。

带着一股坚决,充满着悲壮的气息。

他奉上了一卷长达百米的白绢,里面密密麻麻全是用血写下的名字,有的歪七扭八,有的看起来根本就不像字,印下了大拇指的指印,白绢上有着点点污渍,那是他们的血泪,多少在签的时候,是流着血的,他们如何能相信他们敬仰的天子,竟就是夺去他们孩子性命的凶手。

“这是被害者父母的血书,所签之人,共三百九十八个,他们此时正在宫门之外,泣血诉冤,请陛下下听民意,还无辜枉死者一个公道,纵使陛下要将臣千刀万剐,臣,虽死无悔。”

吕澄眸中饱含有着的泪滚滚而下,他展袖拜倒以额触地。

这一个缓缓磕下的头如同重重一记闷锤击打在殿中诸人的胸口,虽然言辞简洁并无渲染之处,但声声泣血,其中的痛苦绝望传递到殿中每一个人的心里,吕家公子惨死家门口之事,他们多多少少也都听闻过,不少人还上门去吊唁过,太过残忍血腥,以至于印象深印,但凡心中有一点是非观和良知的人多多少少都被激起了一些悲愤之情。

如果,如果当真是皇帝所为,那么这样皇帝还值得他们跟随吗,一个残暴的君主,他们还要拥护吗,皇帝今日可以这样对待百姓,他日就可以同样对侍百官们,那么他跟前朝的顺帝有何不同?谁人不感到唇亡齿寒。

满殿哗然之中,皇帝脸色僵硬,大喊道:“还不把人拉下去,任他在这里胡言乱语?”

大理寺寺卿第一个站了出来,神色骇然:“陛下,此等事情惊世骇闻,定是要审个清明,方能还陛下清白,否则何以令天下臣民信服,请陛下听完吕大人所言。”

“方卿,你也要反吗?”皇帝沉着声音斥道,脸色铁青。

“臣不敢。”大理寺卿低眉拱手道,态度却十分坚定。

其他官员噤苦寒蝉。

气氛陷入一种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在观望他们这位君王。

场中唯有叶?一人,含笑饮酒,如此美酒,没有一个人饮,实在可惜了。

皇后姬无双怒红了脸,厉声道:“吕澄,污蔑君上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大殿之上放不由得你放肆。”

最新小说: 秦峰慕容萱萱最新章节 寒门部落 末日星主 我是超级BOSS 武主传说 秦峰慕容萱萱免费小说 影帝是她的男友粉 惊世隐龙(程然白槿兮) 豪门神婿叶锋 战兵无双古凡木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