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册封大典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册封大典(1 / 2)

苏琬一身风尘仆仆,一个娇弱爱美的小公主忍着七天七夜不洗澡,一个娇生惯养,吃着珍馐佳肴长大的公主,一路过来,她每天吃着粗糙到差点磨到自己嘴唇出血的大饼和着水,马不停蹄直奔皇宫,因为她不能浪费一点点时间,因为,她要赶着见去心上人。

“公主,你不可以进去,陛下有令,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得进入。”

“滚开。”

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叶?倚在软榻上看书,皇帝给她准备很多的游记、话本,供她解乐,她可以去皇宫中的每一个角落,甚至直入皇帝的寝宫不需要宣传,她不需要向任何人行礼,相反,就是四妃都得向她行礼,称她一句宸妃娘娘,皇后则对她避而不见。

她成为了宫里最特殊的存在,刚解了禁足的元贞公主有来找过一次事,然后仅仅只是对她言语不敬,就被赏了十个耳光瓜子,由教养嬷嬷亲自打的,直到打到出血,被强制扶回宫中,接下来还有无期限的禁足,皇帝甚至动了将她远嫁的心思。

皇宫里的人最是势力,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元贞公主已经彻底失宠,自然有多轻慢,送上去的吃食不再是新鲜滚热,穿上的绫罗绸缎、珍奇异物是人家挑剩的,她受宠时风头太盛,得罪的人太多,多的是人想要痛打落水狗。

而元贞公主的依靠,燕王,处境只会更加不堪,那日围场第一批刺客就是他派的,目的是想杀叶?和萧寅为他妹妹报仇,也为自己出气,没想到后来又出现一个刺客,是来杀皇帝的,那他可就有理说不清的,随时被扣上一个弑君的罪名。

燕王当然大喊冤枉,他承认他派人杀叶?和萧寅,可他绝不承认弑君,皇帝将他幽禁在大理寺,可以说,今后如没有特别的事发生,那么他将会在这里度过他的漫漫人生,忍受着恶劣的环境,潮湿闷热,看守士兵的轻呼怠慢,然后看着自己慢慢一点点变老,直到或许哪一天,皇帝年纪大了,开始心软,也许会将他放出去,到时候的他会一身病痛,屈辱而痛苦地走完这一世。

如果依当年元贞的盛宠,燕王这个事其实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是偏偏元贞失宠了,燕王便是罪无可赦了,二人的母妃,苏浔的贵妃,一个以宫女出身走到今天的位置,其中艰难曲折自是不必细说,但可以想见,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个善茬,她曾经差点一度将当今皇后逼下台,要不是因为出身实在太低,说不定就成功了,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在她的儿子入狱当天,她选择了自尽,用一条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一个受宠了将近二十年的女人死了,皇帝没有多大的反应,匆匆命人将她葬了,以采女的名分,甚至贵妃的荣宠都不给,皇帝将他所有的荣宠都给了叶?,半个月的时候太过匆忙,他却不愿意委屈了叶?,着六部尚书督办,每一个细节都由他亲自把关,上到凤冠,下到礼节,一一亲审,除了凤印没给叶?之外,排场规格甚至超过当年他娶姬无双。

明日,明日就是封妃大典,皇帝决定遵守民间的习俗,新人不可相见,却早早命人送来了凤冠霞帔,大婚礼服,大红色的嫁衣,上面画着五彩金凤,凤,本只有皇后可用,大红嫁衣也不是贵妃的服制,但是谁又能违逆皇帝呢,皇帝命令如此,宫中三司也只能听命,私底下却是议论纷纷,这后宫怕是得换个主人了。

玉明殿同样披红挂彩,每个人都喜气洋洋,里面的姑娘受宠,意味着他们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唯一没有任何一丝喜气的,却也正是婚礼的主人翁。

苏琬闯进来时,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幕,满室的红中,唯一格格不入的是那一抹白,于是显得特别抢眼,那白衣之人,精致的眉目,抬眸清冷的神情,与心中恋慕的男子一点一点吻合。

不同的是,心中的男子总穿着简素的灰衣,头上簪着丑丑的木簪,总做道士模样打扮,她极讨厌‘他’做这样的打扮,但此时此刻,她却十分怀念起那样的他,那样的他才是最英俊风流的,她宁愿‘他’是一个道士。

而不是现在的模样,一身丝质白衣,女子款式,飘飘欲仙,胜却天下女子,美得不可方物,明艳而动人,原本有些寡淡的五官变得强烈起来,线条清楚,如鬼斧神工,上天精心雕琢的宠儿,一头青丝长发及腰,多了一丝女人的温柔,手中拿着书卷,气质淡雅,像极了她父皇挂在寝殿的画中人。

她看到了白衣女子抬眼看她,神态一如那人熟悉。

真的是他,苏琬听到自己的心碎裂的声音,被人捏住,生生捏碎,扔在地上使劲地踩啊踩啊,最后凌迟。

一路上她不断地祈求上天,那只是误传,她喜欢的明明是个男子,不会是个女子的,更不会要成为她父皇的妃子,这简直太可笑了,不是吗?

一天没有亲眼看见,她就一天怀抱着这样的期望,她宁可山崩地裂,也不要这样的结果,可是,这一天还是到来了,她闯进了那位‘宸妃’的宫殿,那是叶?曾经住过的宫殿,在这里她见到了女子装扮的叶?,明眸皓齿,肤白如雪,她还能欺骗自己这是个男子么?

七天七夜,不眠不休,她的眼睛满是血丝,睁开眼睛都觉得痛,酸酸胀胀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流出来了,她想可能是血吧。

她难过极了,比小时候任何一件东西被元贞抢走,然后撕毁在她面前的感觉都比难过,明明是这个人啊,一模一样的眉眼,一模一样的唇,她甚至吻过里面的味道,可为什么就不一样了呢?

苏琬一步步走近叶?,叶?比她高上不少,扮起男装来,并不会感到突兀。

“你是女子?”她的声音像是被刀磨过一样地粗,哑哑的,像是刚学会说话的样子,生涩得有些艰难,事实上,被粗糙得难以下咽的大饼,味道还哽在她的喉间,不仅磨破了她的唇,还磨伤了她的声带。

“是。”她平静得无情,没有因为眼前这个女子恋而不得,而有分毫动容。

“为什么要骗我?”泪,终于还是流了出来。

她想起,十五月圆,她对叶?说,我心慕你,你可愿娶我?

她想起,京郊后山,她对叶?说,你既是看了我,就必须对我负责,否则本公主杀了你。

可是现在,她还能理直气壮说你要负责吗?

“我已多次跟公主言明,我们不可能。”面对美人落泪,叶?脸上没有一丝波动,甚至连坐姿都没有改变。

最新小说: 秦峰慕容萱萱最新章节 寒门部落 末日星主 我是超级BOSS 武主传说 秦峰慕容萱萱免费小说 影帝是她的男友粉 惊世隐龙(程然白槿兮) 豪门神婿叶锋 战兵无双古凡木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