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一百二十章 争宠

第一百二十章 争宠(1 / 2)

果然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公主,才有如此自信,想要了就觉着一定能得到,无论他人心意,叶?举着酒壶,将辛辣的酒液灌入喉间。

“叶?……”

叶?听见有人呼唤的声音,抬头一看,迎面而来的画舫上站着两个锦衣公子,一个刚毅挺拔,一个俊美无俦,是楚元廷与萧寅,今日是十五花灯节,叶?特许给萧寅放了一天假。

楚元廷站在船头,负手而立,清贵和浑然天成的气势引得不少其他画舫上的富家小姐侧目。

萧寅站得稍后一些,看着叶?的表情显得十分纠结与诡异,显然是方才目睹了苏琬强吻她的情景。

“世子,侯爷……”叶?站起笑说道。

“既有缘相遇,叶道长与柔嘉公主不妨来我画舫一聚,人多更热闹些。”楚元廷邀请道。

叶?看了苏琬一眼,只见苏琬大大方方站起,向二人微微示意点头,轻道:“世子盛情邀请,我等自然不能拂了世子好意。”

两艘画舫停下,二人跨了过去,苏琬走在前,叶?跟在后,刚走了过去,便被人拽了一下,脚步便慢了下来。

她抬眸看去,只见萧寅一脸纠结,两条眉头都快挤到一块去,使他那张盛世美颜大打折扣。

“你,你和那柔嘉公主怎么回事?”看向叶?的眼神十分怪异。

叶?耸耸肩,不置一词。

“她知不知道你是女子之身?”若知道,两人还这样,那岂不是……想想,萧寅都觉得汗毛直立。

叶?眼神犀利地杀过去一眼,语气森森:“在其他人面前你最好不要乱说话。”说完,快走两步而去。

萧寅闷闷不乐地跟了上去,至于为什么不开心,他也不知道。

画舫内,正中间的圆桌上摆着两个酒杯,明显是楚元廷与萧寅对饮的,里面还有坐着两名乐伎,衣着保守得体,体态端正,明显是官家训练出来的,一人弹古筝,一人弹琵琶,配合极为默契,弹的也不是什么靡靡之音,而是名曲‘高山流水’,倒极是风雅。

四人围坐一起,楚元廷唤下人再奉上酒杯,亲自为二人添了酒。

“自来大秦还未与公主再叙,今夜相遇也是缘分。”今日在这里遇见苏琬,楚元廷也是倍感意外。

“世子远道而来,苏琬未尽地主之谊真是失礼了。”苏婉笑意吟吟,眼神总不自觉停留在叶?身上,‘他’不像这两位公子出身权贵,但坐在二人旁边,这气度风华却不逊色半色。

“公主,昔日辰王寿宴公主风采叫人印象深刻,今日一见,更是令人刮目相看。”楚元廷赞叹道。

叶?这时才注意到苏琬今日装扮格外不同,平素为了低调,她总是穿着得素雅了些,衣服发饰皆是普通民女所用之物,今日却显得十分明艳,可见是用了心装扮的。

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头,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她本就是容貌极美,这一打扮便将这九分美升到十分,肤如凝脂,峨眉淡扫,双眸似水,腰若约素,明艳动人,怪道方才路过的画舫都会绕着她们停转,原来不是在赏月,而是在赏美人,怪道连素来清心寡欲的楚元廷都会忍不住驻留。

见心上人,女子自然是要以最美的姿态出现,苏琬含情的目光扫过叶?,这一身衣裳她整整挑了一天,从胭脂到配饰,她都是挑了再挑,每每都觉得不满意,她总是比过那个叫曲琳琅的。

楚元廷顺着她的眼神过去,注意到她的眼神停留在叶?身上,再观叶?,一副恍然未觉,漫不经心把玩酒杯的模样,想来这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心中却道,这公主容貌才情皆是一等一的好,但品味着实一般。

萧寅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他悄悄凑近叶?,欲说点什么,谁知叶?仿佛知道他想什么似的,一个凉飕飕的眼神丢过来,吓得他缩缩脖子,重新把头转了回去。

凶什么凶,他不就是想劝她,女孩子家家的,不要喝那么多酒,瞧她这一身的酒气,萧寅想想都觉得自己特别委屈。

叶?没回应,苏琬心中微暗,面上却还是一派言笑晏晏:“世子谬赞了,世子威名才真真是名扬四海,苏琬虽是闺阁女子,亦有所耳闻。”

二人互相吹捧,萧寅听着无聊,手指动了动,实在忍不住偷偷戳了戳叶?。

叶?懒懒地抬了眼皮看他,眼神里明显写着:有话快说,别烦我。

“你是不是不开心啊?”萧寅凑近她,压低着声音,显得鬼鬼崇崇。

叶?诧异地看他一眼,不曾想萧寅还是这般细心之人,竟能看出她心情低落,只因她功力恢复得极慢,卫陵再一次明确跟她说明白了,要恢复昔日功力没有三年是不可能的,可三年后谁知会发生什么,萧寅没有自保的能力,这金陵城危机四伏,暗地里潜藏着多少方势力,他雏龙身份一旦暴露,她哪什么能力去保萧寅?

苏浔运势实在太强,要推翻他的政权简直难于上青天,与天相斗,谈何容易?没有了功力,她的胜算便又低了几分。

桌子底下,萧寅偷偷塞给她一样东西。

“什么呀?”叶?握在手里,体态不大,摸着滑润,微有暖意,仿佛像是块玉,但摸着造型却不像,比较厚实,且有不规则的凸起。

“你赠我玉葫芦,我应当回礼,这是我自己雕的,像不像你,你看着,可会开心点?”萧寅眼珠子动也不动地盯着她,眼神纯净澄明,仿佛未染尘埃朴玉,虽然无华,胜在真挚。

叶?低头一看,原是用玉雕出的人像,玉质温润,触手生温,萧寅的手艺倒是比她好出不少,这个人像竟与她有七八成相像,连神态精髓都能刻画出几分,若是以后官场混不下去,去当个手工木匠也是极好的选择。

叶?摩挲着玉像,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没想到还有人能关心到她开不开心,不经意间一道暖流划过心底,本就知道欲推翻苏浔便是逆天之举,其中艰难险阻当是心里有数,岂能因雏龙威势不足便心生沮丧,雏龙也是龙,上天终究没有赶尽杀绝不是吗,若苏浔真当得起承天应命,就不当有雏龙现世。

“我开心与否,跟你有什么关系?”叶?哂道,眼神轻飘飘的,竟似有些醉态。

“我……”萧寅一时语塞,总归他就不想看到她不开心,她不开心,他心中也不舒服。

“谁给你浪费时间去做这种无用功的?”叶?横了他一眼。

“好心当作驴肝肺,不喜欢,还我。”说着就要去把玉像抢回来,他每天就睡那么一点时间,雕刻玉像是他硬是从睡觉的时间挤出来的,结果这个不识好人心的,气死他了,女魔头!

叶?不还,手一晃,就将玉像收进了袖子里。

最新小说: 天才酷宝神助攻素小颜 腹黑萌宝闹翻天叶蓁 从当仙帝开始风无极光 万年只争朝夕隔壁江叔叔 亏出个二次元帝国 邪帝太霸道:绝宠鬼王妻 万年只争朝夕杨尘凌雨瑶 杨尘凌雨瑶 季枭寒唐悠悠总裁爹地宠上天 总裁爹地宠上天季枭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