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拜见叶帅

第一百一十五章 拜见叶帅(1 / 2)

烈日当空,萧寅乖乖蹲着马步,大汗淋漓,也没去擦,因为只要他一动,叶?一双寒眸就扫视过来,他实在不想看她布满寒冰的眼神。

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声,苏琬带着几名侍卫宫女进来了,按道理进人家家得通报,不过苏琬是皇女,又经常来辰王府,辰王府的人已经习惯了,便自动自发地将人放进来。

苏琬一进院子,就看到一个诡异的画面,叶?手持树枝坐在一旁,悠悠闲闲地喝着茶,而萧寅在院子中央扎马步,累得整张脸红彤彤的,踹着粗气,眼神恨恨地瞪着叶?。

“这是在做什么?”苏琬走到叶?身边,见她一切安好,便放了心。

“他太弱了,练训一下,免得成日需要我去救。”

萧寅傲娇地重重哼了一声。

苏琬看了萧寅一眼,便再也没管他了,将视线移回到叶?身上,关心地问道:“我瞧你气色似乎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无事。”

骨节分明的手握着茶杯,似冰雪初融,透着一抹高洁如霜的气质,苏琬越看越觉得喜欢,她眼带笑意,眼神灼灼地看着叶?,仿佛怎么看都是看不够的。

坐了好一会,苏琬道:“这样闲坐着多无聊,咱们出去逛逛吧。”

她难得出宫一次,可不想只留在辰王府里虚耗时光,她总想着再接近叶?一点,再接近一点。

“恐怕不行,我要盯着他。”叶?手指了指萧寅,萧寅这人自制力不行,她一走开,萧寅肯定跑。

“这有什么难的,”苏琬将一个侍卫指挥过来,“你,盯着平侯,不准他停下。”

她转过头来,像是邀功一样地道:“喏,这样不就行了。”

苏琬硬是将叶?拉走,二人潇洒地从萧寅身边走过,苦逼的萧寅嚎了几声,没人理,一动,侍卫就强制将他摆正好身形。

此时正值中午,苏琬便拉了叶?去酒楼吃饭,她选了个楼上靠近窗的位子,位置通风,又视线开阔。

二人方一坐定,便遇到了熟人,一个惊喜的声音在苏琬头顶上响起:“我远远看就觉得像,果然是公主你啊。”

苏琬内心不悦,心想她好不容易寻了一个与叶?独处的机会,是哪个这么不长眼过来瞎凑热闹。

她抬头看去,见到一脸笑意的安乐侯,以及慢步走来的右相家二位公子,安乐侯之父军功犹有,皇室多有抚恤,右相又是如日中天,窦小公子年纪还小,有什么出息尚说不定,窦大公子却实实在在掌握实权的人物,年纪轻轻便已入了翰林院,以后必定要是入阁的人物,偏这两家还都是保皇派,正是太子与燕王极力拉拢的对象,故而苏琬就算心情不爽,也不好给摆臭脸。

“原来是安乐侯和两位窦公子,真是巧了,大公子今日怎么这般有空闲?”

窦大公子长得五官端正,谈不上出挑,唯有一双眼睛清澈干净,一身书生气质,儒雅稳重,身材修长,仿若竹节,肤色白净,只是看起来身子略显得单薄了些。

“谢公主关心,今日下官休沐。”

“公主你是不知道,我这哥哥成日就知躲在房间里读书,读书都快读傻了,你说他状元都中了,还成日抱着书不放做什么,这不,今日被我给死活硬拖着出来,透透气,否则读书读傻了,都没姑娘愿意嫁给他了。”窦小公子是个话唠,一开口就没完没了,而且还特别自来熟。

“平弟,在公主面前胡说八道些什么。”窦靖低斥道,耳朵根里却微微泛着红,眼睛不安地偷偷瞄了苏琬一眼。

“窦大公子一表人才,京里不知多少名门闺秀心慕呢,反倒窦平你该担心自己才是。”苏琬笑说道,几人自幼相识,说起话来倒是不必顾及太多。

窦平捂着胸口,耍宝道:“公主,你这样说可就伤到我了,我怎么说也是相貌堂堂,品行端正的五好青年啊。”

窦平这么一说,苏琬忍不住噗嗤一笑:“那么这位品行良好的青年,我怎么听说前儿有人堂街调戏了自个的表妹啊。”

苏琬一说,大家也都想起窦平被右相追着三条街打的糗事,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尤其是安乐侯笑得特别开怀。

窦靖则笑得内敛,唇角微微一弯,视线停留在苏琬那娇美的笑颜中,仿佛画中仙人儿,却比那画中仙多了几分灵动,叫他久久移不开眼。

窦平双手捂住脸,求饶道:“公主您就别再笑我了,为这事我老爹现在还看我不顺眼呢,咱能不能不提这事啊。”

因为这事,窦平被嘲笑脸上无光,心里暗戳戳地画个圈圈骂着那个所谓的表妹,在人前装得个娇弱的小白花,其实心可黑着呢,就是个黑心霸王花,一个家世败落的破落户,来相府分明是想要攀龙附凤,当他不知道里,那女人一心想勾搭他哥,在没他哥出现地场合,就装低调得跟只鹌鹑似的,又乖又听话,一见他哥出现就处处表现,连声音都娇柔造作了不少,真是表里不一,他才不会给她有可趁之机,这种女人哪配当他嫂子?

他的嫂子怎么说也得像柔嘉公主这种明媚大方,身份高贵的人才配当,窦平悄悄看了他哥一眼,只见窦靖的眼睛像是黏在了苏琬脸上,不禁偷笑。

“不提可以啊,只是本公主还没吃午膳……”

窦平立刻秒懂她的意思:“公主想吃什么尽管点,本公子请了。”

“本公主像是需要吃白食的人么?”

“不不不,是我赶着求公主吃,公主就赏窦平一个脸面呗。”窦平俯低做小道。

苏琬恩赐般地道:“那本公主就赏你这个脸面。”

几人和善一笑,坐了下来,这时窦靖才发现坐在窗边的叶?,发出了疑问:“这位是……”

安乐侯与窦平面面相觑,心想这位哥们可牛着呢,那日斗兽场可着实让他们三天没吃下饭,如今见当事人好生生坐在这里,他们瞬间又回想当日的画面,觉得可怕的同时,也不由得对叶?起了几分敬仰之情。

男人不管怎么样的年纪都是崇拜英雄的,纵使他们是纨绔,也不妨碍他们对绝对力量的崇拜,叶?更牛的一点是,她是唯一一个伤了元贞公主而能做到毫发无损的人。

“他是叶?,这位安乐侯,这两位是右相家的公子。”苏琬给他们双方作了简单的介绍,从她的介绍顺序中,细心的人一语就可以听出内外亲疏。

窦靖打量着叶?,从男子的角度来说,叶?长得不够孔武有力,不符合时下对男子的审美,但却自成一种独特的气质,仿若皓雪萤光,矜贵清冷,容貌比一般女子更为出色几分,却又不显娇媚,反而多了一丝英气。

菜端了上来,苏琬见叶?盯着外面看,没有动手夹菜的意思,便亲自动手夹了筷子菜进叶?的碗里。

三人吃惊地看着那个碗,虽说苏琬与元贞不一样,与他们玩得较好,平素也不怎么摆公主的架子,但人家毕竟还是公主,都是别人捧着她的份,什么时候见过她这般讨好一个人?而叶?却浑然不觉受宠若惊,姿态闲适,似乎习已为常,目光没有任何波动。

窦平心有戚戚地看向自己的哥哥,果然见窦靖脸上闪现着黯然。

窦靖的心犹如被一阵冷风吹过,原来公主喜欢这样的男子,叶?之名他听弟弟讲述,能文能武,不畏强权,确实比他优秀许多,难怪公主会喜欢。

“你在看什么?”苏琬见叶?看向外面,对她夹的菜看都不看一眼,不禁有些失望。

“看戏啊。”叶?手撑在窗檐上,托着下巴,另一只手端着个小碟子,那是小二刚刚送来的花生米,一口一个,咂巴咂巴吃得可香了。

苏琬将头伸出去,跟着往下看,窦平最是闲不住,也跟着将头伸出去大半个。

下面是外头一条街道,甚是繁华,各式小贩沿街摆摊贩卖,大酒楼,首饰店等多不胜数,一派欣欣向荣之景。

外头街道传来一阵吵杂声,苏琬一眼看过去,一群大爷大妈们对着人群中心的一男一女指指点点。

男的是一个粗壮的中年汉子,女的是一名少女,她满眼泪痕地坐在地上,中年汉子拖着她,一边骂骂咧咧地说道:“老子养你那么大,白白浪费老子这么多粮食,难道不该报答老子?你这个不孝女,让你做点事就这么不甘愿,当老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白养你的。”

“爹,你让我做什么都成,求你不要把我卖进妓院,我会努力干活的,爹,我求求你……”少女歇斯底里地哭着喊着,死死地往后退。

“妓院有什么不好,吃好的喝好的,老子这是让你享福,躺着就能赚钱的好路子,别人想要还没有呢,赶紧给老子起来。”

中年男子这话一出,众人哗然,穷人命贱,卖儿卖女之事不少见,但把女儿卖入青楼还能讲得如此理直气壮,如此不要脸之人还是生平第一次见。

叶?扫一眼同桌四人,苏琬眉头紧锁,安乐侯与窦平脸色淡淡的,一副无趣的模样,当然,他们主要是觉得下面的少女不够漂亮,在一般人的眼里,这少女长得算俏丽,但安乐侯和窦平见惯了京城姝色,成日美人环饶的,少女的容貌在他们眼里就清粥小菜一样的寡淡,激不起他们惜香怜玉之心。

窦靖成日埋头读书,此等强卖女儿入青楼之事,他还是第一次见,当下脸上浮现着愠怒之色。

叶?笑笑地往上加了把火:“这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吧,真是可怜,妓院那可是火坑啊,都说天下无不是之父母,但是有的父母却真真不是个人,生孩子只是为了将孩子当作利用赚钱的工具,只可怜这姑娘,一个清清白白的小姑娘以后也不知会面临怎样的命运。”

听了这话,窦靖眉头皱得更紧,一个女子被卖入青楼有什么下场,他便是再不知事也懂得,面色也紧绷得很,直到看到那中年汉子不顾众人的指责,硬拖起少女,见少女还拼死顽抗,却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被打翻在地,那汉子还犹不满意,伸脚像打仇人一样踹着,窦靖终是看不下去,从窗口飞身而下,一脚将打人的汉子踢开。

叶?小小吃了下惊,看窦大公子斯斯文文的,原想是个文弱书生,没想到踢人的力气还是蛮大的嘛。

叶?慢条厮理地将手中的茶喝完,道:“公主,我们也下去看看吧。”

苏琬自然没有拒绝,其余二人当然也跟着下去。

当三人走到街上去时,窦靖已经将中年汉子打发了,身为高官子弟他最不缺的就是钱了,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

他扶起狼狈的少女,又拿出一锭银子给她。

谁知,少女却是不要,当街跪在了他的面前,声音婉转动人:“公子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愿为奴为婢,服侍公子。”

众人仍围观着,迟迟不愿散去,这就是现实版的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的故事嘛,却不知这英雄能不能消受得了这美人恩。

窦靖瞬间尴尬了,尤其看到苏琬正朝着这边走过去,生怕引起苏琬的误会,赶忙道:“我救你只是见你可怜,并非要你报恩,你拿了银子过自己的生活去。”

少女深深地叩了个头,满目凄楚:“天下之大,却已无我容身之处,公子若不肯收留,小女真不知该如何是好,若是被我爹知道,他定然还会将我卖去青楼,求公子大发慈悲,小女什么都愿意做。”

窦靖面露为难,这女子确实可怜,把她带回府也是顺手的事,只是他着实担心会叫苏琬以为他救人有着不良动机,在心上人面前,他总是想表现得更好一些。

本是男才女貌,美如墨画的场景,偏偏窦靖背后伸出了个头,十分煞风景。

叶?上前勾住女子的下巴,抬起了她的头,女子长得不是特别美,但胜在一身皮肤白皙光滑,大大的眼睛清澈动人,笑道:“人家姑娘这般可怜,既然救了,何不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窦靖悄然看了苏琬一眼,见苏琬脸上隐有怒气,忙道:“家里规矩甚严,不方便收留姑娘,我救姑娘纯粹基于义愤,并非贪图回报,姑娘莫要再纠缠了。”

叶?一笑:“既然窦公子无意怜惜,小姑娘,不如跟了我吧,正巧,我缺个侍女。”

苏琬一听,急了,拉过叶?的手,“你缺侍女,宫里有的是,你跟我要就是了,何必要这路上来历不明的?”

便是长得其貌不扬,却也是个女的,成天里跟在叶?身边,难保不会日久生情,苏琬产生了一种危机感。

“宫里是宫里的,我一介平民哪用得起,再说,我可不想天天活在别人的眼皮底下。”

苏琬不悦,她没那个意思。

叶?却不给她解释的机会,转而问道:“小姑娘,你愿不愿意跟着我呀?”

少女咬着唇,楚楚可怜的眼神看向窦靖,见他无动于衷,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委委屈屈道:“小女愿意追随公子。”

“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眼皮微微抬起,“子宁,我叫子宁。”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倒很少有人用‘子宁’二字来取名,很特别,不过我喜欢。”叶?笑得轻浮,将少女扶起。

最新小说: 从当仙帝开始风无极光 万年只争朝夕隔壁江叔叔 亏出个二次元帝国 邪帝太霸道:绝宠鬼王妻 万年只争朝夕杨尘凌雨瑶 杨尘凌雨瑶 季枭寒唐悠悠总裁爹地宠上天 总裁爹地宠上天季枭寒 总裁爹地宠上天全文免费阅读 总裁爹地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