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调教开始

第一百一十四章 调教开始(1 / 2)

苏浔放轻了声音,道:“朕觉得你似乎身上总是带满了刺,尤其是对朕,虽谈不上不敬,却也绝对算不上恭敬。”

叶?笑迷迷地道:“陛下您这又是误会了不是,草民早就说过,在下草莽之人不会讲好听话,陛下听不惯呢,也没关系,反正只要陛下您不召见我,相信草民与陛下没什么见面的机会,这样,陛下就不会听到不中听的话了。”

“可是朕若是想见你怎么办?”苏浔神色一松,带着几分调笑的意味。

怎么办?说明你犯贱。

叶?很想回他这么一句,但是介于人家毕竟是皇帝,还是不要得罪得太尽的话,她扯起一抹僵硬的笑:“不知陛下还有事吗?可否容草民回去休息?”

苏浔很想留他一下,便是说说话也好,但一看叶?的样子,看起来像在笑,但眉眼间却藏着几分不耐,他自来就知道叶?有脾气性子的人,早知方才就不该故作骄矜,将她干晾着许久,苏浔再一想,反正她住在宫里,想见随时都可以见,也不急在这一时,便同意让她退下了。

叶?走出御书房,远远就看见一脸慈眉善目的国师正与萧寅讲着什么话,萧寅亦是笑脸迎人的模样,她的心中一紧,国师道行高深,莫不是看出了萧寅雏龙的身份?

还有,萧寅这个傻小子,笑得露出八颗大白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你面前站着的可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灰狼么。

叶?急步赶了过去,站在萧寅身边。

叶?赶到时,国师似乎已经说完了话,正打算走,他看了叶?一眼,察觉出她防备的姿态,淡淡一笑,似乎将她看作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小儿,用充满宽容的微笑对她示意地点了一下头。

“他与你说了什么?”叶?见国师走了,皱着眉向萧寅问道。

“没说什么,陛下宣他觐见,因着你在里面,我们就闲聊了一会,国师人还挺好的,慈眉善目,一点架子也没有。”

叶?哼了一声:“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以后见了他,离他远些。”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叶?心里有着疑惑,那日动静那般大,龙气冲天,国师会没有感应到?今日真的只是凑巧,还是故意前来试探?

三人一同回了辰王府,皇帝才知道原来叶?说的回去,指的是竟是辰王府,他却一直理所当然地以为是玉明殿,本想唤人把叶?‘请’回来,后来一想,似乎太刻意了些,既然去了辰王府,那便让她留在辰王府吧,反正都在金陵城里。

苏琬知道叶?进宫了,欣喜不过,不过等她接到消息,叶?人已经回宫,宫门已锁,她也只能按下心中激动之情。

入夜,两道黑影悄悄潜入辰王府直入叶?房间。

叶?赏着月,观着星,今夜夜明星稀,月儿半弯,星辰忽明忽暗,玄天正宗门下七宗本各有侧重,天璇宗主观天相,测祸福吉凶,可她偏只学了个皮毛,更多学的是攻伐,这本该是天枢宗善长的,上一任天枢宗主曾有意让她改投门下,她自是满心同意,只是她师傅认为她戾气太重,若拜了天枢宗门下,只怕易堕魔道,死活将天枢宗主赶走。

想起在云境中,两位师尊为她争得脸红脖子粗不禁觉得好笑,加起来都快三百岁的人了。

听见身后有了异动,她回身。

“属下悠悠、子宁拜见宗主。”两名身穿黑衣的妙龄少女齐齐单膝跪下,二人乃双胞姐妹,长得一般无二。

“起吧。”

“属下等护主不力,不敢起身。”

“当时你们也不在我身边,怪不到你们头上去,起来吧。”到底是她逞强了,就说冲动要不得啊。

二人起身。

叶?却突然笑了笑说道:“你们不会趁我武功全失趁机对我下手吧。”脸上是笑着的,但眼睛里却没有温度。

二人起到一半的身立刻又跪了回去,惊道:“属下不敢。”

“开个玩笑罢了,何必这么紧张呢。”叶?笑容很是无害道,亲自将二人扶起。

“如今我的安危可全靠你们二人保护啊。”

“属下等定当誓死保护宗主,万死不辞。”二人异口同声道,表情十足严肃。

“你们啊,说话一板一眼的,真是无趣极了。”

二人对视一眼,皆感到无措,主子性子好动,喜怒不定,她们哪有放肆,实在不知如何变得‘有趣’。

叶?从袖中掏出一个药瓶,二人双手接过,毕恭毕敬。

“翠峰谷现今如何?”叶?寻了张椅子坐下。

悠悠回答道:“翠峰谷已成为一片焦土,清音阁攻上翠峰谷后彻底毁了谷内谷外的结界阵法,并且搜遍全谷,但因没找到天子印的踪迹,现在仍有清音阁弟子在谷中逗留。”

叶?点点头,翠峰谷是宁阙自幼长大的地方,必定感情深厚,且又是他师傅留下来给他守护的,如今付之一炬,想必心疼万分,恨之欲其死吧。

“宁阙人呢?”

“宁宗主与清音阁主对决中落败,失手被擒。”

叶?诧异地看了悠悠一眼,这个结果倒是她不曾想到的,宁阙此人向来狠决,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被擒,他可能功力上不如清音阁主,但自保能力总是足够的,脱身本没有问题,为何会被擒住?

“宁宗主胆敢算计宗主,如今为清间阁为擒亦是他活该。”子宁在两姐妹中算是比较胆大的一个,气愤地直言道。

叶?拍拍子宁的肩,笑说道:“子宁说的是,宁阙是自作孽不可活,不然念在同门之谊,说不准我还会去救他一救,如今却是无能为力。”

这话说的是实情,玄天正宗内斗斗到死都可以,却决不能叫人欺凌到头上来,堂堂一宗之主叫清音阁给活捉了像什么话,而且令她比较担忧的是宁阙会不会将天子印在她手里的事泄露给清音阁主以寻求脱身。

“秦帝留在辰国的人可有踪迹?”

子宁道:“属下遵循宗主的吩咐监视林意将军,果然林意将军伤好后,不返回大秦,反而转回辰国而去,只是属下无能,追踪了到盛京就不见了林意的身影。”

“林意得秦帝亲手调教,功力深厚,你被发现也是正常,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秦帝留在辰国的人确是林意无疑了,罢了,林意既是难啃的骨头,咱们守株待兔便是,林意留在辰国定是想探寻辰国的兵力布防,悠悠,此事交给你处理,派人监视枢密使和御营使,他们二人各掌一半辰国全国兵力布防图,林意若要得这布防图必绕不过这二人。”

“是,属下有一事不明,辰王手里不是有一张完整的吗,直接从辰王那抢来不是更直接。”悠悠想着从一个人的手里抢总比从两个人手里抢来得容易吧。

“你是把辰王想得太过简单,此人最懂制衡之术,将国内权柄分为财政军,财归三司,政有左右丞相,军以枢密院和御营司分管,达到制衡监督的作用,这样心思慎密,多思多忧的人怎么会放心将全国的兵力布防图置于王宫大家都能想得到的地方,这天下间只怕除了他自己,他谁都信不过,全天下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东西藏在哪里。”叶?说着,突然脑海里浮现当年那个豪爽磊落的少年,终是物是人非了。

“宗主英明。”二人皆是心悦诚服道,不愧是她们的宗主,想的就是比她们深远。

“宗主,那属下呢?”子宁指了指自己,她也知道悠悠比她沉稳,宗主多是倚重悠悠,可是她也很想表现一下自己。

“这段时间你就跟在我身边。”

子宁喜道:“是。”

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叶?看了二人一眼,二人心领神会,迅速一同飞上了屋檐。

辰王府眼线众多,她急召悠悠子宁,其实有些冒险,只是以她现在的情况,她不得不冒险一下,悠悠子宁皆是她亲传,只要小心一点,按说避开府里的眼线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至于皇帝的暗卫,在今日与皇帝谈过后,他已将暗卫撤掉了。

见二人隐藏好了身形,叶?开门,门外站着的却是楚元廷。

“不知楚世子深夜来此有什么时候要事吗?”叶?站在门口,堵的是结结实实。

“我方才见到两道黑影往你这边蹿来,你可有看见。”

说着便要进去,他觉得此次回来来的叶?似乎有些不一样,主要是对他的态度,以前见了他总是很热情的模样,现在却是冷冷淡淡,事实上,他对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始终有戒心,何况她又是一个身怀术法之人,她留在萧寅到底是何目的,他还没弄明白,怎能放心。

叶?脚步却分寸未挪,干脆明了道:“不曾。”

楚元廷觉得此人真是一点眼色见都没有,他的意思明摆是要进去看看,这个人却跟个傻子似的杵在这,哪里有萧寅说的灵动机敏。

“本世子怀疑有人潜入王府,为王府及道长自身安危,本世子要进你屋里看看。”楚元廷直接开门见山,当惯上位者的人习惯用命令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好意思,我想这个不是很方便。”叶?面上云淡风清,隐似有玩笑的意思,叫人看不清她的心思。

楚元廷审视着她,眼神锐利,此人来路不明,行为怪异,虽则萧寅说可以信任,但萧寅性子纯良,易被人迷惑,说不准此人就是谁派来的奸细,否则为何不敢让他进去。

“你执意不让本世子进去,是否里面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世子说笑了,我一个人孤家寡人,身无长物,家底单薄,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只是世子说到底与本道长一样是借居此处,并非真正的主人,不好越俎代庖吧。”

“本世子乃王府主人表兄,有权也有责护卫亲人安全。”说着推开叶?便要进去。

“且慢,”萧寅不知何时出现在二人身后,看到楚元廷用手推叶?的肩膀,几个箭步跨过来便挡在了叶?身前,用身子隔开了二人,“她是我的贵客,我相信她不会窝藏刺客的。”

见萧寅护人的架势,楚元廷知道萧寅定然是十分信任于他的,心下不满,道:“她到底是什么人,你清楚几分,就这般信任她?”

你可知你的背后有多少只眼睛在看你?有多少人想对你下手?楚元廷差点就想把一切告诉他,却生生忍住了。

萧寅坚定地说道:“我信她,她绝对不会害我。”叶?为他付出多大的牺牲,要是他还怀疑人家,那么他就不是人了,萧寅暗暗告诉自己。

最新小说: 秦峰慕容萱萱最新章节 寒门部落 末日星主 我是超级BOSS 武主传说 秦峰慕容萱萱免费小说 影帝是她的男友粉 惊世隐龙(程然白槿兮) 豪门神婿叶锋 战兵无双古凡木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