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逃离出谷

第一百一十三章 逃离出谷(1 / 2)

又是一局惨败,宁阙生气地把一扔棋子,把弄乱棋盘弄乱,不信邪道:“我不信每次都输,再来一局。”

叶?想哭,她在这里已经被耗了三个时辰,你说这宁阙要是靠谱点,她还能有棋逢对手之感,但像这种闭着眼睛都能赢的,她真的很没成就感好吗。

正当叶?想喊头痛时,阿大急匆匆从门外进来,“尊上,清音阁的人在谷外,正在攻上来。”

“什么?”宁阙怒中带着不可思议,“谷外设了结界,清音阁怎么可能发现。”

“她们好像对谷中的地形十分了解,第一重结界已经被破了,此时正在突破第二重,以属下看,很快第二重结界撑不了多久。”

宁阙眼神立刻扫向叶?,带着锐利的审视。

“看着我干嘛,我被你困在这里多日,修为全失,就是想通风报信也无能为力啊。”叶?神情非常无辜,却带着一点点兴灾乐祸。

宁阙稍稍思虑了一下,确实,叶?没有将传递消息出去可能性,萧寅同样出不了谷,唯一有可能与外界有交流的信又被他烧了,桂花树下的酒他也查过,那确确实实就是一坛桂花酒罢了,若是说术法,叶?这阵子虽勤学苦练,但绝不可能有能力突破他的结界传信。

那么是谁将翠峰谷的地形阵法泄露出去?

“清音阁为首之人是谁?”

“清音阁主。”

宁阙大骂道:“该死的老妖婆。”我不犯人,人却来犯我,宁阙自诩非良善之辈,人家都打上门来了,他没有退缩的道理。

“你在这里待着,不要出去。”宁阙嘱咐道,他自认为将叶?留言在谷内是最安全的。

宁阙带着阿大风风火火出去,却没有看到背后的叶?冷眼看着这一切,眼底飞快闪过一丝暗光。

叶?很快找到了在砍柴的萧寅,翠峰谷不养闲人,自萧寅出现在宁阙面前,被他记恨后,宁阙也是可着劲奴役他。

“叶姑娘……”萧寅劈柴劈得满手伤痕,看到叶?来,赶紧将手藏到身后,就怕她见了伤心。

然而叶?压根就没注意,其实就算见到了,她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心疼之感的,她心疼自己还来不及呢,哪有空去理别人。

“萧寅,跟我走。”

“宁阙肯放人了?”他瞧着宁阙对叶?的感情很是不一样,只怕没那么容易放手。

“他自然是不肯,我有法子出去,你跟我走就是了。”也是宁阙太过自大,将两人拘禁在这谷里,自以为两人毫无战斗力,翻不了天,竟连派个人监视他们都不曾。

“你弟弟呢?”萧寅对小白向来很好。

“它自有人去救。”

清音阁主亲自出马,阵势定然不小,整个翠峰谷人倾巢而出,前去应对强敌,这却是给了他俩逃跑最好的机会,二人穿梭于谷中各道,如入无人之境。

谷中自是结界重重,叶?却了如指掌,要走出翠峰谷只有两条路,一条便是凭借强大的术法,强行突破重重结界,第二条路则是丛林险山,绕路而行,自然这路非寻常之路,路上无数迷途阵法,一个不慎便会尸骨无存,是以从来没有人敢强上翠峰谷。

出谷的路对别人而言自是谷中千难万难,对叶?来说却是如同过家家,小时她曾陪师父在这住过一阵子,旁人只当她年纪小,并不拘着她,任她在谷中玩耍,然而那个时候她已经将整个地形阵法记得十分娴熟,所幸宁阙只是换了的景致,阵法却半分没改,只能说宁阙此人过于懒惰,又过于自信。

“叶姑娘对谷中地形似乎十分熟悉?你与宁阙相识很久么?”萧寅看叶?领着他轻易避过每一个陷阱,熟悉到好像在自己家,让他不禁发此一问。

“他师父与我师父是师兄妹,曾差点成为夫妻,后来理念不合,便分道扬镳,小时候师父常常带我来这里,我和宁阙是在同一个地方修的术法。”

“如此说来你与宁阙也算是师兄妹,既是青梅竹马,他何忍心对你下这样的毒手。”

“谁跟他青梅竹马,何况本就越亲近的人下起手来才越狠,”叶?冷冷一笑,“你不也有个青梅竹马,她对你动起手来可有半分留情。”

想到洛梵音,萧寅神情落寞,他对洛梵音虽无男女之情,却真真正正将她当成妹妹,昔日总跟在他身后,甜甜地喊着他哥哥的女孩对待他,却也已经只剩下利用了。

一提到洛梵音就这样鬼样子,叶?撇撇嘴,她这人做人干脆得很,便是再感情深厚,若那人对不起她,她也绝不留恋,转身便走,若那人伤害了她所珍视的,那么她必叫之付出代价。

说话间二人已来到离谷外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触目便是谷外的景色,萧寅脸上露出了笑容,其实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在哪呆着不是呆,在翠峰谷虽然要干些苦力活,却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反而有几乎闲云野鹤,淡泊度日之感,只是他实不忍心看着叶?身在狼窝,受尽宁阙欺辱。

萧寅一步便要跨出去,叶?却拉住了他。

“怎么了?”萧寅疑惑道。

“面前是宁阙的护山结界,此谷最后的一道屏障,没有术法的人根本闯不出去。”

“没有啊,我怎么看不到?”在他面前明明就只有空气,他甚至可以闻见外面野花的香味,伸出手便想去触碰。

“小心呀,一碰可能会形神俱坏哦。”叶?漫不经心地扫过一眼,凉凉地说道。

萧寅赶紧将手收回,“现在该怎么样?”

与外面只有一线之隔,却仿佛隔着个天地,明明胜利就在眼前,偏偏出不去,这种感觉着实憋屈。

“等咯。”叶?眉毛一扬,还是那般运筹帷幄的样子,其实内心不知已将曲琳琅骂个几万遍,动作这么慢,是年纪大了老年痴呆了么?

“我仿佛听见有人在骂我。”一道空灵如泉水汀泠的声音自远而近飘来。

萧寅抬头望去,一名穿着红衣的女子凌空飞来,如凌波仙子,头上插着华贵的碧玺簪子,一头乌黑亮泽的秀发随风飘扬,长发垂腰,皮肤如刚出世的婴儿一般吹弹可破,赛雪欺霜,手腕处脚腕处戴着金色的铃链子,一动起来便响起悦耳的铃响声,美得如梦似幻。

萧寅眼底有着惊艳,却没有任何亵渎之意,曲琳琅这样的容貌确实是世间少有,不仅是那精致到完美的五官,更因为那份独特的气质,艳丽到妖媚的极致。

曲琳琅手里还拎着个白白嫩嫩的小孩。

“??……”小白一落地就冲了过来,紧紧抱着叶?不放,哭得稀里哗啦,“我想死你了,呜呜,宁阙那个大混乱有没有欺负你,蹂躏你?”

“乖乖乖,不哭了啊。”叶?帮它擦擦眼泪,看小白哭得这么伤心,知道它是真的被吓到了。

曲琳琅与叶?对视一眼,二人尽是心照不宣的了然。

宁阙是防她防得紧,但却正因如此,她才有了联系曲琳琅的机会,那日萧寅去见宁阙,她知道宁阙没那么容易放萧寅,就算放了,也一定会派人盯着萧寅,甚至为以绝后患,说不准还会杀了萧寅,所以她从来指望的不是萧寅,所谓桂花树,桂花酿,都不过故作障眼法,真正起到报信作用的还是萧寅的那封家书。

以宁阙的小心眼,叶?知道他一定不会真的把书信送出去,多半会将它烧了,这封家书正是需要这把火,关键在于家书的纸,此纸出自琳琅阁,寻常人只知琳琅阁出品带有灵气,可以术法操纵之,却不知它一旦被烧,哪怕烧成灰烬,这一丝灰烬也会飞回琳琅阁,为曲琳琅引路。

若是问她自己为什么不烧,自然是因为谷中的结界,没有灵力加持,它飞不出结界,唯有在谷外烧才有效果。

她凭什么能笃定宁阙会在谷外烧,自然也是因为太熟知宁阙的性情,这人自大,却也好面子,既答应了让萧寅送信报平安,就不会愿意让人看到他说一套做一套,一定会让人在谷外烧,如此一来,这张纸便不必通过结界而可到曲琳琅手中。

至于曲琳琅如何与她理应外合,入翠峰谷而令宁阙不知,就不得不说叶?的鬼心眼了,宁阙成日与她作对,更有一次趁她受伤与她斗法,险些叫他得手,至此她便留了一手,将宁阙的老巢翠峰谷的地形阵法备注得清清楚楚,存稿一份在曲琳琅手中。

既能与曲琳琅联系上,那么借由曲琳琅的手,引清音阁上来便不是难事了,以清音阁主对天子印的执著,有如此好的机会清音阁主绝不会放过。

当清音阁攻上来之时,便是她趁乱逃出的最好时机。

而如今一切正按照叶?预想的走向而去,不仅要把握每个人的性格心态,还要精确无误算出他们的所想所做,在如此困境中撕开一道口子。

“叶大宗主,果然是算无遗策啊。”曲琳琅调侃中带着真诚,她是真的服了,深深庆幸自己跟她是至交好友而非敌人,不然被玩死都不知道为什么。

“客气。”叶?也是脸皮非常厚地接受赞美,一点不知谦虚为何物。

“你还真当我在赞美你呢。”曲琳琅翻了个白眼,美人就是美人,便是翻白眼,也翻得格外好看。

曲琳琅翻过叶?的手,测探她体内的元气,还是浅薄到几近没有的灵力,心中微微一叹,便是她一个旁人,也觉得十分可惜,叶?本人定然十分难以接受。

“没用的。”叶?的语气也低落了许多,这样的修炼实在太慢了,她的体内就像一间极其庞大的屋子,她费再大的力气去填充也只是沧海一粟,泥牛入海。

“宁阙也真下得了这个狠手,就不怕你恨死他了?难怪一直娶不到媳妇,果然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啊。”

叶?突然一笑:“你倒是提醒我了。”

“什么?”曲琳琅懵懵的,她提醒什么了,就随口感叹一句而已呀。

“既然给宁阙送了份大礼,总得再添添意头才是,才不负他的深情厚意啊,琳琅,给我把火。”叶?嘴角微微上扬,眼神闪出别样的光芒。

“你要做什么?”曲琳琅心里一寒,有不好的预感,叶?这眦睚必报的性子,定然是没有宁阙好果子吃的,这两人算是真正结下死仇了。

“清音阁实在太慢了,我助她们一臂之力,呵呵,我就是这么好人。”叶?阴森森地说道。

她的眼里带着狠意,手举火把,这当然不是普通火,而是经由曲琳琅加持的灵火,杀伤力自是非同一般,一经点燃便成熊熊大火之势,迅速燃爆起来。

若在平时,谷中有任何异动,自然都逃不过宁阙的眼睛,只是如今强敌在外,他只怕无瑕顾及,如此内外夹击,定叫宁阙焦头烂额,这翠峰谷也会变成一片焦土,总得叫宁阙的心痛上一痛,方才稍稍解她心中所恨。

叶?与萧寅刚出下了山,便与匆忙策马而来的楚元廷相遇了。

楚元廷快速掠过叶?一眼,急速往萧寅急奔而去。

最新小说: 秦峰慕容萱萱最新章节 寒门部落 末日星主 我是超级BOSS 武主传说 秦峰慕容萱萱免费小说 影帝是她的男友粉 惊世隐龙(程然白槿兮) 豪门神婿叶锋 战兵无双古凡木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