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一百一十章 虐恋情深?

第一百一十章 虐恋情深?(1 / 2)

宁阙凑近叶?耳边,离得极近极近,他微微侧过脸,分毫之间便是叶?饱满粉嫩的脸蛋儿,引得他手指动了一动,很是有摸一摸的冲动。

他想女子的皮肤到底是跟男子不同,如此光滑细嫩,真叫人恨不得……上手去蹂躏一番。

宁阙邪邪一笑,如顽皮的孩子一般,在她耳边轻轻吹着气,道:“我要你……”

叶?觉得宁阙这是伤重得脑抽了吧,她眼睛瞪得贼溜溜大,咬牙道:“你再说一遍。”

“别急啊,”宁阙站直起了身子,稍微离叶?远一点点,傲娇地道:“哼,当我希罕你呢,白送我都不要。”

叶?轻轻皱眉。

宁阙一个劲地在那得瑟:“我要你当我的下人,斟茶递水,铺床暖被,洗衣作饭……”

“宁阙,你这是没睡醒呢。”不然怎么白天做梦。

宁阙微微一笑,笑得很是自信:“你也可以不做,不过你这辈子就别想出翠峰谷,还有你的小白以及那个小白脸萧寅会遭遇些什么,我就不能保证了。”

叶?疑狐地看着他:“那日莫非把你打傻了,怎么成日说胡话。”她想走就走,宁阙还能拦得住不成。

按平日叶?这般讽刺他,宁阙早就炸毛,今日却十分反常,仍是笑脸吟吟,好看得十分妖孽,伸手摸摸叶?的头发,被叶?一把拍下也不生气。

“说你记性差还不承认,昔日我便说过,早晚要废了你的功法,叫你乖乖听话,好不容易才让你落到我手里,你觉得我会放过这个机会吗?”宁阙笑得特别奸诈

叶?一听,深觉不对,刹时脸色大变,忙运功查探。

这一查却让她几乎绝望,内息全无,体内毫无一丝元气。

宁阙!

“啧啧,”宁阙在一旁貌似心疼地感叹,“看看这惨白的小脸蛋,不用上粉了都比别人漂亮许多。”

“宁阙,我要杀了你。”叶?大喊,看宁阙的目光就如同生死仇人,看着看着眼睛忍不住开始泛红,多年的筹谋,刻骨的仇恨,难道就这么付之一炬?

她好不容易……

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雏龙……

“哟哟哟,都快要哭了呢,认识多年,还没见你哭过,今日倒是能大饱眼福了。”宁阙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现在的叶?在宁阙看来就是一只被拔牙的虎,直接降级为软?的猫,毫无杀伤力。

叶?狠狠地瞪着他,牙咬得咔呲咔呲响,恨不得扒他的皮,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是不是在想着怎么弄死我,一定恨不得把我剥皮拆骨吧,可惜啊,就你现在这点渣渣的战斗力,我一只手指就能把你碾死,哈哈,我就喜欢看这种别人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贱贱的口吻,让人想一巴掌把他拍死。

叶?也真的抬起手来,想狠狠扇他一个耳光,结果手方才一抬起来,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给困住,手就这么尴尬地停在空中,打不下放不了。

而宁阙仍优雅摇着扇子,甚至不必出手就轻易将叶?制住。

二人从修习术法开始便互相攻伐,从来都是宁阙挑衅,叶?爱理不理,最后无奈出手,宁阙惨败或惜败而归,少有占上风的时候,而现在,她居然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这样一个废人,只能任人宰割,她的仇人无不是高居庙堂,权倾天下,这样的她谈何报仇,又如何令九泉下的冤魂安息。

宁阙可不管她内心如何悲愤,坐在她的床边,以指代梳,梳理她乱糟糟的头发,温柔得像与她鹣鲽情深的夫君。

“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能活得如此糙,这样不就好看多了。”

叶?无法动弹,亦无法言语,只能用眼睛瞪他。

宁阙视若无睹,颇有些留恋地抚着他梳理整齐的头发,将脸凑近,闻着她的发香,清冽的竹香味,是他喜欢的味道。

叶?的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苍蝇,该死的宁阙竟敢轻薄她,待她复原,一定要把他的狗爪子给剁下来。

宁阙掐住叶?的脸,嗯,触感不错,强行把叶?的脸掰过来,逼她看着他。

他的脸凑得离她极近,眼睛对着眼睛,鼻子对着鼻子,嘴唇,近得他只要一开口就能贴上她的,红唇潋滟,丰润迷人,隐约带着醉人的香气。

叶?咬着唇瓣,冷漠地闭上眼睛。

见叶?一脸不情不愿,屈辱非常的样子,宁阙忽然觉得甚没意思,他还是喜欢那个跟他互掐,永远一副胜券在握,盛气凌人的叶?。

于是他放开她的脸,道:“宁死不屈,这可不是你走的路线,如此轻易放弃,你叶?也不过如此嘛,师尊曾道你的毅力、天赋均在我之上,原来竟是看走眼了。”

叶?睁开眼睛,宁阙人己走至门口,给她留下一道背影。

“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考虑,到时你若不出现,我也不同你计较,嗯,现在把人参晒干也来得及。”

宁阙消失的瞬间,叶?同时恢复了人身自由,她盯着门口,一瞬不瞬的,紧握的拳头深深掐出一道痕迹。

翠峰谷这边针锋相对,皇宫更是乱了套,活生生的两个人在宫里平白消失了,谁也不说不清这两人去了哪里。

叶?一个江湖术士,无关紧要的也就罢了,萧寅可是质子,质子无故消失,这可是会引发国际纠纷的。

皇帝下了通缉令,令九城兵马司会同禁军首领宫内宫外搜查,只说是丢失了重要的人犯。

下毒的宫女被送到了皇帝面前,不需要怎么审问,胆小的宫女便一股脑全招了,把元贞逼迫她对萧寅下毒手的事一一说了个明白。

“是元贞让你做的?”皇帝微眯起了眼。

“回陛下,奴婢句句属实,不敢欺瞒。”宫女跪在地上,头俯得低低的。

皇帝淡淡地道:“婢子大胆,刺杀平侯,还企图污蔑主子,拖出去。”

他轻轻挥挥手,将宫女处死,大秦公主毒杀辰国质子,这话说出去能听吗,无论宫女说的话是真是假,她都非死不可,因为这个杀人的罪名只能由她背着。

“人还没找到?”皇帝问向旁边的禁军统领。

“禀陛下,暗卫一直跟着叶公子,分明见叶公子回了玉明殿,没见他出来过,实在不知他何时消失?”

皇帝忍不住转动着朱笔,心下有些烦躁,叶?是天璇宗主,术者行踪莫测,他早该知道光凭暗卫是盯不住他的。

本来已证实叶?与叶蓁并无关系,他就当放了叶?,这几日他也一直在犹豫,对于叶?他应当如何安置,叶?若是个女子,他完全可以将她纳为妃子,可叶?偏偏是个男子……

既然走了,不若就放了他吧……

皇帝脑海里浮现一身戎装的叶蓁,她挥斥方遒,明媚绝艳,那是他最喜欢的模样,脑海里的叶蓁开始变得虚幻,与另一张脸慢慢融合,神态一变,充满着漠然的模样,却诡异的非常和谐。

皇帝心头一震,从幻象中惊醒过来。

“找,挨家挨户地找,就是挖地三尺,也要将人找出来。”

再说当日萧寅危急时,匆匆策马离宫的楚元廷又去了哪里呢?他倒不是去请什么隐世高人,医术圣手,而是去了清音阁在大秦的分舵。

一踏进清音阁的门,两名蒙面白衣女子便拦住了他。

“魏国世子楚元廷求见清音阁主。”楚元廷语气僵硬,清冷肃杀,隐约带着一股怒气。

“尊上正值闭关,不见外人。”白衣女子亦是冷漠非常。

“今日我必须要见你们阁主。”楚元廷往前跨上一步。

两名女子对视一眼,齐齐出手,攻向楚元廷两侧,楚元廷侧身闪过,扣住女子的肩膀,撞向另一名女子,一副非闯不可的模样。

女子见楚元廷来势汹汹,立刻唤出同门师姐妹们,一群女子顿时将楚元廷围在了中间。

“魏世子,请你速速离去。”

“我若不走呢?”楚元廷目光扫视众女一圈。

“那就休怪我等不客气了。”说着,众女交换了下眼神,同时打出一个手势,空中顿时仿佛出现了一张无形透明的网将楚元廷牢牢困住。

楚元廷往上飞去,被网困住,反退了下来。

“贵客驾到,尔等休要无礼,请贵客进来。”一道仿佛天籁之音,充满着圣母慈爱的声音仿佛从天际传了过来。

“是。”众人齐声应道,收了手上的攻势,恭敬地将楚元廷请了进去。

楚元廷被请进了清音阁主的练功房,清音阁主坐在蒲团上静息打坐,她已将巨蟒的内丹炼化,灵力大涨,全身被一股火热的温润滋养着,酣畅淋漓。

她听得脚步声,缓缓睁开眼,挺拔俊毅的男子映入他的眼帘。

“魏世子大驾光临,请坐。”

楚元廷却是不坐,反倒压着嗓子,怒道:“寅弟中毒是否阁主所为?”

最新小说: 秦峰慕容萱萱最新章节 寒门部落 末日星主 我是超级BOSS 武主传说 秦峰慕容萱萱免费小说 影帝是她的男友粉 惊世隐龙(程然白槿兮) 豪门神婿叶锋 战兵无双古凡木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