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一百零六章 生死一悬

第一百零六章 生死一悬(1 / 2)

元贞在宫里等着消息,却看到大宫女一脸挫败地走进来,不敢直视她的目光,她心里一沉,问道:“如何?叶?那贱人是不是死了?”

大宫女摇头:“公主,皇后原来是想诬陷叶?是先皇后与他人所生,结果不仅失败了,皇后还被夺了六宫掌事权,连王嬷嬷都被陛下下令杀了,叶?已证实跟先皇后并无关系,所以并没有进行滴血认亲,我们准备的东西根本派不上用场。”

“可恶。”元贞跺脚,用力甩开大宫女的手。

“公主要不就算了吧。”宫女试探着说道。

“算了?他毁了本公主的脸,还想好好的,没那么容易,本公主要他生不如死,本公主动不了他是吧,没关系,那本公主就动他在意的人,哼,东西不能白准备,你。”元贞手指着宫女。

宫女吓得一抖,她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你去把那个叫萧寅的杀了,就用那把抹了断肠水的刀。”元贞的脸上闪现着疯狂的杀意。

“公,公主,”宫女吓得直结巴,“这不好吧,那可是质子,他死了会很麻烦的。”

“有什么好麻烦,不就是死个人嘛,区区一个辰国,我父皇随便派个人就能把它给灭了,本公主让你去,你就去。”元贞朝她大吼。

“可,要是被发现怎么办?”

元贞一巴掌扇过去,下手极重,宫女的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她捂着脸不敢说话。

“发现又如何,天大的事父皇都会为本宫兜着,你怕什么。”

宫女委委曲曲地应下。

长乐宫外,苏琬通红着一双眼,整个人哭得快脱水,沉默地跟在叶?身后走。

“想说什么,觉得是我害了你的母后和嬷嬷?”叶?停下脚步。

苏琬吸了吸鼻子,摇头:“我知道与你无关,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早点介绍你们认识,就不会有这样的误会,母后定然是以为你真的是先皇后之子,太害怕威胁到哥哥的太子之位,所以才会对你出手。”

苏琬的手握拳抵住嘴巴,重重地耸了耸鼻子,声音有着浓浓的沙哑:“先皇后是父皇的逆鳞,触之必死,这次是母后太过急切了,我现在担心的是,经此一事,父皇会牵累到太子身上。”

苏琬轻叹,满是忧愁:“朝中局势又会大变,燕王已被派去押送粮草到边疆,行督军职,陈玄策老将军素有战神之称,少有败迹,父皇到底是偏心,名为责罚,实则是让燕王捡军功的,更糟糕的是,秦宋之战,所有人都认为是太子引起,要是燕王战胜归来,那人人便会以为是燕王为收拾了太子的烂摊子,军功加身,光荣回国,母后又被禁足,东宫失势,我担心,废太子,立燕王之论会喧嚣日上。”

叶?眼底浮现了对苏琬的几分欣赏,在如此情况下,悲痛中她居然还能如此冷静地分析朝中局势,甚至想得那般深远去,她不得不说苏琬是一个理智到可怕的人,叶?突然有种感觉,假以时日,当苏琬成长,她会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叶?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错,分析得很有道理,但是你也说了,这一切前提是打了胜战,那若打了败战呢?”

“怎么可能,我军实力远胜宋国,加之有陈玄策领军,怎么可能会败?”

“是啊,人人皆知会赢,赢便不稀奇,败了自然就是某些人督军不力,甚至是因他而败,那么……”

苏琬皱眉看着叶?,不一会便茅塞顿开,道:“我明白了,我知道怎么做了,我这便去安排,那我就先走了。”

她必须得趁事情还没变时,赶紧先安排好,苏琬匆匆离去。

叶?眼色沉沉,尔后,缓缓露出一抹笑,似在叹惜,又似讽刺,苏浔可真生了一堆好儿女啊。

“果然是叶?哈,轻飘飘的一句话便让苏琬乖乖掉进你的圈套,然后还得感谢你为之出谋划策,奸诈,实在奸诈!”

耳边传来一道曲媚婉转的女声,叶?抬头看去,转角处,曲琳琅一身火红衣裙,斜倚在墙角,端的是姿态风流,曲线毕现,脚步一双红色软底布鞋,脚腕处挂一串金色铃铛,她像软骨一般地靠着墙,有一下没一下地晃动着一只脚,一动就铃铃作响,清脆悦耳。

“你就这样出现在皇宫?不怕被抓?”叶?走过去。

“我又没干什么,抓我做什么。”曲琳琅十分的理直气壮。

叶?无奈,很想告诉她,擅闯宫闱罪名也很大好吗?

“你至少换个装,装太监宫女都好,你不觉得你这一身太抢眼了吗?”

“不要,太丑了。”曲琳琅看看自己的衣服,她觉得自己很低调啊。

“随你吧,你来得正好,我现在在宫里,与悠悠子宁通信不方便,你替我告诉悠悠,让她派个人看着燕王,伤了残了都没关系,人别死了就成。”

“干嘛,你跟燕王交情啊,那你还让苏琬去阴他?”

叶?用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她:“总不叫苏?这个太子当得太安稳了。”

总得让苏浔自个尝尝骨肉相残的滋味,外有强敌环伺,内有同室操戈,内外兼修方是正道。

“不至于吧,燕王怎么说有也是她哥,虽不是同一个娘生的,但不至于下这样的狠手吧。”

曲琳琅无法理解,她是孤儿出身,小时候流落街头当乞丐,一次跟野狗抢食时差点被咬死,后被主上所救,被他一手养大,从没见过自己半个亲人,一直很想知道有亲人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她想她一定会对那个亲人很好很好的。

“苏琬虽是姑娘家,却比苏?有手段得多,够狠也够绝,能为自己一己之私,便损害国家的利益,不顾战事,一旦东北境防线一破,北狄趁虚而入,大秦难免焦头烂额,苏浔生这女儿啊,跟他其实很像,她只怕比你想得要更狠,战场上刀剑无眼,要是一个不小心,伤了,残了,死了都是有可能的。”

“你会不会想太多了?”

一个小姑娘而已,曲琳琅不觉得能心机深到哪去,不是每个小姑娘都跟叶?似的逆天变态,想想自己十六时在做什么,哦,还傻乎乎天天跟在主上身边,他指东,她绝不往西,他让她去死,她也绝不犹豫地去跳崖,单蠢天真的少年时光啊,一去不复返了。

“一个十分亲近的人就死在她的眼前,而她下一秒就已经能收拾好情绪,步步为营,这会是一个养在深闺里不知世事的公主?她比你脑子清楚得多,她不过是自恃大秦的兵力强盛,宁可损些兵力,也要拉燕王下台,这个姑娘有野心,也舍得取舍,比她哥有魄力得多了,若是苏?在此,此计未必成行。”

那太子一看就知是优柔寡断,悲天悯人的。

最新小说: 秦峰慕容萱萱最新章节 寒门部落 末日星主 我是超级BOSS 武主传说 秦峰慕容萱萱免费小说 影帝是她的男友粉 惊世隐龙(程然白槿兮) 豪门神婿叶锋 战兵无双古凡木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