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一百零四章 指认凶手

第一百零四章 指认凶手(1 / 2)

叶青青直挺挺的背虚软了下去,满目凄然,眼神在接触到姬无双时,仿佛想起了什么,急忙从袖子中掏出一封泛黄的信,双手捧上递给皇帝。

皇帝接过去,一字一句地认真看着。

他手上的青筋暴出,腮帮子咬得紧紧的,他认的,这是叶蓁的字,他见证了叶蓁从婴儿时期、少女时期再到嫁人、死亡,看着她的字从扭扭曲曲跟狗爬似的,到笔走龙蛇、矫若惊龙,她的字,他怎么可能认不出?

叶?闲步信庭地从皇帝手里将信‘夺’过来,一看,哦,是叶蓁写给江月白的信,不外乎就是说‘她’要回京见皇帝了,会跟皇帝说清楚一切的,让江月白好生照顾两人的孩子。

连信都准备好,看来姬无双和叶青青她们铁了心硬是要把这通奸的罪名让叶蓁给坐实了,害死了人还不够,连死了,她们还要给叶蓁泼脏水,叶?真想剥开她们的心,看一看是不是黑的。

叶?双眼一眯,闪烁着寒光,本来她当年若是跟其他男子在一起也没什么,就如她所说的,苏浔敢负她,她便敢再嫁,只是到底是没做的事,却也不能任由她乱泼脏水,尤其,她们竟敢拖江月白下水,月白那样一个纤尘不染,儒雅通透的人,岂由得这些小人抹黑,让他背上这样的污名,要知道,在军营里那些大老粗敢在她面前骂脏话,到了江月白面前,一个个也得收着,装斯文。

这样一个干净斯文的男人,连她都不舍得亵渎一句的人,她们怎么敢?

“不知是先皇后与你有深仇大恨,还是我与你有深仇大恨,竟难为你们这么无所不用其极,连造假的信都准备好了,硬要给先皇后扣上一个偷情的罪名,给我扣上一个野种的身份。”叶?凉凉地说道,将信还给了皇帝。

“这分明是蓁姐姐的字。”姬无双急忙说道。

叶?眼神轻飘飘地从她身上掠过,笑得十分无害地说道:“皇后娘娘可口口声声说着先皇后是您的好姐妹,这个人设可不能轻易崩塌哦,您这样说,分明是巴不得先皇后倒霉啊。”

“你……”姬无双被她一句话呛得无言,“本宫当然没有这个意思,本宫自然是希望姐姐清清白白。”

姬无双双眼冒火地瞪着叶?,从叶?开始开口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这个人不好对付,没想到这个难缠,反应灵敏,口齿伶俐,总能轻而易举地将她们反驳得哑口无言,幸好她们准备周全,有人证物证在场,纵使这个叫叶?的舌灿莲花,她也定要将这罪名给他们坐实了。

凡是长着这张脸的人都面目可憎,姬无双恨恨地想着。

“你如何知道这信是伪造,你不是一直强调你与先皇后并无关系,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不是先皇后所写?”

“本来嘛,先皇后偷情与否,跟我没有半分关系,不过如今看来,依你们的意思是,如果先皇后当真对不起过陛下的话,我似乎就难逃这孽种的身份,如此,那我就不得不说两句了,这信既然既是先皇后所写,那么这张纸少说也有二十年历史,可这张纸分明是近年来兴起的闵州纸,而且还是闵州最知名的清韵轩所制,清韵轩是十年前才开的,试问二十年前的先皇后怎么可能用这种纸写信呢?”

“胡说八道,这纸张如此泛黄,定是被尘封已久,陛下,您看这纸如此老旧,怎么可能是新纸,再说,姐姐的笔迹难道您认不出来么?”姬无双底气十分充足。

“陛下,这封信臣妇已贴身收藏许久,放了多少年,没有人比臣妇更加清楚,小公子,你就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事实便是事实,小姐一生做人光明磊落,敢做她一直是难当的,我相信小姐也是希望陛下了解一切事情的真相,陛下会念在与你娘多年的情谊上,不会对你怎么样的,青姨也会拼死护着你的。”

叶青青跪着一步步挪到叶?身边,抓住她的衣摆,神情坚韧,似对她真的感情十分深厚。

叶?觉得自己真他妈看走眼了,她竟不知与她一同长大的好姐妹竟如此会演戏,如此声泪俱下,要不是她就是当事人,她说不定还真就信了。

“那真是谢谢你喽,你家小姐要是在天有灵,知道你对她这么‘情深义重’,怕是棺材板都快要压不住呢。”叶?讽刺道。

叶?转向皇帝,道:“这纸虽然有人故意将它染黄,折压,做成老旧的假象,但她们却不知造纸,尤其造宣纸,是特别讲究技术,二十年前造纸技术有限,最多只能做到五尺二层,如今的纸却可做到五尺三层,且重量只重上一点点,尤其是这的清韵轩出的纸更是这个行业的佼佼者,据闻还可做到四层,而且为了显示清韵轩出品的独一无二性,在培纸时,特意在夹层中印上一朵无色的梅花标志,只要用盐水浸泡,一层一层撕开时,就可以看到这朵梅花标志。”

叶?笑笑地蹲在叶青青身边,眼睛却是在看着姬无双,她笑得淡然,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般:“这点你们就不知道吧,谁让你们不读多点书,就出来害人呢。”

叶青青瞬间煞白了脸,无措地看向姬无双。

姬无双心虚地避开她的眼,心里暗恨叶青青这个无用之人,这个时候看她做什么,是生怕皇帝不怀疑到她身上是吧?贱人教出来的也是贱人。

皇帝看叶?说的头头是道,有理有据,心里其实已经是信了,再看叶青青和姬无双的脸色,他还有什么不懂的。

“为安全起见,陛下还是验一验吧,免得心里留下什么疙瘩,日后又再翻起来说。”叶?见皇帝的脚动了一下,声音凉薄地说道。

皇帝看了一眼李公公,李公公立刻秒懂,让人端来一盆盐水。

李公公悄悄地觑了叶?一眼,这下真是对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设此计的人一环扣着一环,连当年先皇后的婢女,左相夫人都请出来了,她说的话有八九分的重量,再加上有着先皇后笔迹的书信,这简直是这个必死之局,这叶?却硬是三言两语地就从这个必死之局破围而出,且依他看来,这位左相夫人只怕要凉凉了,还有皇后,怕也是难逃关系。

小太监捧着一盆盐水,皇帝亲手将信放进去。

全场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个呼吸重了,皇帝就把她们的头给咔嚓了。

全场之中唯一与此情此景十分不和谐的便是当事人本尊了,她坐在一旁的椅子,吧唧吧唧地一声声地嗑着瓜子,还真是把自己当作一个看客的。

太监宫女悄悄地抬头看她,在皇帝龙威震慑之下,居然还能如此面不改色,他们开始领悟到为什么他们只能当一个太监宫女,而她却能成为皇帝的座上之宾,胆识很重要。

站在皇后身后的苏琬朝着她挤眉弄眼,但叶?仿似完全没看见。

信慢慢变软,浸烂,李公公亲自出马,拿了一把小刀子,轻轻地揭开……

一层!

两层!

三层!

四层!

最新小说: 秦峰慕容萱萱最新章节 寒门部落 末日星主 我是超级BOSS 武主传说 秦峰慕容萱萱免费小说 影帝是她的男友粉 惊世隐龙(程然白槿兮) 豪门神婿叶锋 战兵无双古凡木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