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九十九章 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

第九十九章 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1 / 2)

“你爹没告诉你,不要惹我吗?”

叶?阴恻恻的声音就响起在她耳边,她感觉到的叶?的手正慢慢地朝她收紧,她吓得眼泪鼻涕流到一起,此生她从来没有如此临近死亡的这一刻。

“陛下驾到……”由远及近,传来一声急促的喊声。

在场所有的人都被提到嗓子眼里,元贞是皇帝最宠爱的公主,她要是死在这,在场所有人没一个能逃得了,听到皇帝来了,所有人的心一松,来了就好,眼前这局面他们实在控制不住啊。

叶?侧过头看去,苏浔一身明黄龙袍,身后跟着侍卫宫女太监无数,气势威仪,多年上位者沉积的王者霸气展露无遗,天子君威,令人不敢直视,周边哗啦啦地跪下一地的人。

“阿蓁……”苏浔走到二人十步之外的地方停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叶?,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当初的叶蓁,她的眼神,如此狠决,又是如此的熟悉,两个人在他的眼中慢慢融合成一体。

发丝轻拂在叶?的脸颊上,她掐着元贞脖子的手依然没有松,眼角充斥着血色,嘴角带着笑,却越发显然妖异可怕。

元贞跟苏浔一样都该死。

“父皇,父皇救我……”见到皇帝来,元贞如同看到了救星,从狂乱的颤抖中稍稍镇定了下,心下有了些底气。

苏浔轻叹一声:“放了她,萧寅许还有得救,你若杀了公主,任你术法再高深,你也走不出这里。”

叶?看了眼被安乐侯扶着的萧寅,他的气息越来越弱,额头间的黑气渐深,聚拢在一团。

她不得不承认苏浔说的对,金陵到底不是她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这里卧虎藏龙,高手无数,光是一个国师,她就已经无法对付了,她只要稍有一行差踏错,多年的心血可能就会付之一炬,为了一个萧寅,值得吗?

可是就这样放了元贞,她不甘心。

叶?的视线回到元贞的脸,看着那种与她有几分相似的脸,笑道:“你今日所得的一切不过是因为这张脸,我帮你毁了它,如何?”

元贞眼睛暴凸,满心惊恐,拼命地往后缩去,不可以,她不可以没有这张脸,没有了这张脸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叶?手指化作鹰爪状,往元贞脸上一划,元贞的脸顿时出现五道深可见骨的伤痕,犹如最锋利的利刃所划,脸上立刻染满了血,疼的她滚落在地上抽搐。

元贞捂着脸滚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尖叫:“啊……我的脸,我的脸好痛,好痛……”

叶?冷眼看着她在地上翻滚,她被划伤了脸就受不住,斗兽场下被吃得连尸体都不剩的那些人难道就不会痛吗?

看着元贞狼狈痛苦的模样,作为父亲,苏浔有些心疼,却更多的是心疼她那张神似的叶蓁的脸,如果是其他人敢伤元贞,他一定将那人凌迟处死,可现在元贞的脸毁了,天底下就只有一个叶?拥有这样的脸,他舍不得对‘他’动手。

苏浔摆摆手,吩咐宫人:“送公主回宫,马上让太医过来诊治平侯。”

却说没对伤公主的叶?做如何处置。

皇帝没说走,众世家公子说也不敢动,纷纷懊悔着今日真是不宜出门,瞧这都什么事,拿眼去瞪组这个局的安乐侯。

安乐侯顿时感到无辜极了,他真的是一番好意,叫大家来赏梅,谁能料到元贞公主会不请自来,多方挑事,他更料不到一直萧寅身边,平平无奇的客卿竟如此彪悍。

苏浔走到叶?身边,闻到满身的血腥味,皱了皱眉,元贞真是被他宠坏了,如此不懂事。

“可有伤着了?”苏浔伸手去拉她的手。

叶?避开,冷声道:“死不了。”说罢,转身从安乐侯手里接过萧寅,眼中泛起一抹心疼,这个傻子啊,命途坎坷,今日之难又皆是因她而起,看着他的脸色,叶?心里有几分底,他怕是活不成了。

苏浔捕捉到叶?眼底的那一抹心底,不由得也看向萧寅,这个他从来没有正视过的质子,相貌端正英俊,确实是万里挑一的好皮相,只是他不喜欢叶?看萧寅的这个眼神,让他觉得刺眼,他不容许一个拥有着他妻子相似的脸用这样‘柔情’的眼神去看别的男人,这让他有种错觉,仿佛他心爱的阿蓁爱上了别人。

“太医呢,怎么还不来?”苏浔朝着宫人大喊。

宫人噤苦寒蝉,跪倒一地。

叶?知道再不处理萧寅的伤,他怕不是撑不住太医来了,她俯身低头在萧寅耳边轻声道:“你忍忍。”

萧寅早已陷入了深度昏迷,自然听不到,但这番亲密的动作却是被皇帝心中一阵郁结,明明知道‘他’是个男子,二人不可能有何不伦之情,他却偏偏看不得。

叶?将萧寅扶坐在地,自己盘腿坐在他身后,手握住插在他背后的箭,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她将箭拔了出来,血溅了她自己一身。

萧寅痛得闷哼一声,似有些清醒过来,叶?用手堵住他血流不止的伤口,另一只手摊开手掌,掌中凭空出现一个瓶子,瓶子全身瓷白,一看便知非同非凡,她用嘴咬去瓶盖,将里面的粉末洒在萧寅后背,药效见效十分明显,不一会就将血止住了。

她将灵力注于指尖,源源不断地灌入萧寅体内。

然而她方才才大战过一番,灵力损透得过度,此时竟有撑不住了,萧寅体内的阴煞之气趁机作乱,将她些许的灵力反弹出去。

众人看得应接不瑕,眼前之人实在叫他们刮目相看,他们平日见也就是一些习武高手,这种凌空变幻出东西的还是第一次看,这不是话本中神仙般的人物么?

看着叶?这般急切的模样,他们心里竟生出了希望萧寅能活过来的心思,才不负别人这样拼死救他。

这些世家公子在祖荫庇护下长大,看到的都是尔虞我诈,阴谋算计,就是同为父子亲人,感情却也淡薄得很,就算看起来家里宠他们,可一旦涉及到家族利益,他们一定是被舍弃的那一方。

就因为他们很清楚,所以在不小涉及家族利益的前提,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一旦被舍弃,那便慷慨赴死吧,所有他们要活得尽兴,活得恣意。

在他们观念里,贵族就是贵族,奴隶就是奴隶,奴隶生来就是为了伺候贵族,他们世界没有所谓的公不公平,只有阶级之分,他们要奴隶生,奴隶就死,要奴隶死,奴隶就得死,可今天他们却看到了有人会为了救陌不相识的奴隶,以身喂虎,有人为了兄弟情谊,勇跳高楼,也有人为了朋友,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当众挟持帝女。

不得不说,他们的心是有所触动的。

苏浔看叶?额上冒出了细汗,嘴角溢出了血丝,但还是坚持不懈地将灵力注入萧寅的身体,他走上前去,掌心贴向叶?的后背。

叶?感受一股异常强大的内力注入她的体内,像温润的泉水,滋养着她的奇经八脉,她体内的经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复原着,甚至体内的灵力比之前更为充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在雀跃地张扬着。

她诧异地睁开眼,见到自己周身环绕着一层金光,那是天子龙气,龙气攻击对术者是克星,但却也是极厉害的补药。

阴煞之气畏惧天子之威,慢慢蜷缩成一团,萧寅的脸上开始出现些许血色。

太医匆匆赶来,看到皇帝在输送内力,一时不知该不该上前去。

苏浔和叶?撤回手,太医上前来探查苏浔伤势,细查一番之后,脸色变得轻松。

“回禀陛下,幸得及时把箭拔出来,侯爷才能护住了心脉,现时血已经止住,按理应无大碍,只是这伤势不宜移动,需静养,免得伤口再度裂开。”

离珍兽园最近的地方就是皇宫,且那里太医众多,也方便救治,皇帝当下命人将萧寅抬进皇宫。

皇宫中,数名太医为萧寅会诊,皇帝对着一旁的叶?道:“你跟朕来。”

叶?跟着皇帝到偏殿,皇帝将宫女太监全退下,沉默地看着叶?。

“陛下想说什么?”

“你跟萧寅什么关系,纯粹的臣属之谊值得你为他耗尽灵力么?”

“他能为我跳斗兽台,挡暗箭,在下为何不能为他耗灵力?请恕在下冒犯,陛下许是高高在上太久了,不知人间最平凡的情谊,人与人相处不是只有阴谋算计,也不是非要计较个为什么,在下听闻陛下也曾江湖出身,陛下应该清楚江湖人相处最重的便是义气二字。”

“仅仅只是义气?”他看得出,叶?看萧寅的眼神很不一样。

叶?一笑:“不然陛下觉得是什么,陛下曾经也有生死患难的兄弟,哦,对了,民间盛传陛下当年起义,有一结义兄弟,那名义弟曾在前朝军队围攻下,改装易服,冒充陛下为贼人所擒,受尽磨难,断了一只手臂都誓死不供出陛下的藏身之所,难道当了皇帝,就无法理解这样的感情么?”

这位义弟,名叫夏沂,乃关宁军副帅!

苏浔心中一震,同样想起了叶?口中说的义弟,夏沂为他断臂,他铭感于心,也发誓富贵之日,定不相负,可夏沂到底负了他,自从入关宁军,便张口满口叶帅,只听阿蓁一人号令,他觉得定是因断臂之事对他心怀怨念了,他不同夏沂计较,许他高官大禄,封王封侯,可夏沂还是领着关宁军反了。

如果不是他领兵造反,东北一境不会被北狄肆虐,阿蓁不会与他决裂,身死宫门,他不会造成一生的遗憾。

“你到底是谁?”苏浔拽住叶?的手,厉声质问道。

“陛下上次不是问过了吗?在下天璇宗宗主,区区江湖术士。”看着苏浔的模样,她内心感到一阵畅意,苏浔,你也会感到心虚内疚么?这么多年,你是如何做到安枕的?她真的是很想问上一问。

“不,你不是,你绝对不是一个江湖术士那么简单,”苏浔放下她的手,语气十分肯定地说道:“你是一年前来皇宫刺杀朕的那个术者。”

叶?神情一凛,周身散发着冷意。

“你,你与光烈皇后是什么关系?”苏浔发现自己问出这句话时异常困难。

“在下不知陛下在说什么,在下能跟一个谋逆的乱党有什么关系,那可是死罪,陛下就是想为了公主报仇,也不必给在下扣下这样的罪名。”叶?凉凉地讽刺道。

最新小说: 完美学霸人生 少年风水师 霸婿临门逆水行舟的人 返祖成龙:绝世大小姐 天骄狂卫 流年沉醉忆盛夏糖果果 楚昊苏洛璃 凌天帝尊 凌天帝尊誉猫 陈九洲苏若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