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九十七章 人间炼狱

第九十七章 人间炼狱(1 / 2)

那么我们这位被夸上天的叶?去了哪了呢?

其实也没去哪,就在大佛寺的茅厕里,大佛寺作为一个香火鼎盛的寺庙,每天香客众多,茅厕里的味道肯定好不到哪去。

叶?鼻子下绑着块布,偏她的鼻子又比常人灵敏,这股难闻的味道在她闻来简直以十倍的杀伤力扩展。

悠悠看着她家宗主这造型,很想笑,但没敢,皇帝也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这段时间盯她家宗主盯得紧,辰王府到处都是皇帝的眼线,就算出门,也有暗卫跟着,虽然她们清楚的很,但只能短时间内只能随着他们去,故而两人会面才需要借助尿遁。

“秦琴托属下向宗主致谢,谢宗主为她报了杀姐之仇。”

“过程可顺利?”

“属下按宗主吩咐,通知了卫陵神医,卫冉以为秦琴是他爹卫神医的救命恩人,对于卫神医救人之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且还主动帮我们收拾了残局,以死囚代替秦琴,造成失火被烧死的假象,章延龄和徐子聪已死,没有再去关注一个区区婢女的死活,宗主请放心。”

叶?点点头:“你做的很好,卫冉身为刑部尚书,常年与案件打交道,有超于常人的敏锐力,唯有不会对他的亲生父亲设防,嘱吩卫陵小心点,别露了行迹。”

“是,属下明白。”

“秦琴现在如何?”

“属下已安排她出京,并给了她一笔钱,足够她自己一个人生活,她已决定远离江湖朝堂,找个地方隐居下来。”

这大概是所有暗卫毕生想要得到,却无法得到的生活,秦琴也算是幸运的吧,借此机会既报了仇,又可以脱离暗卫的身份,得到自由身产。

秦琴本有个姐姐,叫秦画,二人幼年失怙,被徐子聪收养,妹妹由于骨骼精奇,适合习武,便当了尚书府的暗卫,姐姐柔弱,当了一个普通的婢女,徐子聪以为她们年纪小,记不得事,可秦琴偏偏记忆力惊人,她一直记得自己有个姐姐,多方寻找,终于在尚书府找到了人,却不敢相认,只是默默地关注着。

谁知,一日章延龄来府,看中了秦画,将人给强暴了,秦画不堪入辱,投井自尽,徐子聪却帮着章延龄掩饰罪状,连个全尸都不给姐姐留,她心中恨极了,可她只是区区一个暗卫,面对着两个朝中重臣她又能做什么了。

这时,有个神秘人找到了她,为她设下这样的计谋,先挑拨徐子聪与章延龄的关系,令徐子聪觉得章延龄会威胁到他,再想办法让徐子聪注意到她,派她去杀人,最后故意被擒于太子的人的手中,徐子聪与太子一派是政敌,一旦有机会扳倒徐子聪,太子一派一定会不留余地弄死徐子聪的,如此她便可一箭双雕,将两个仇人一起杀死。

她不知神秘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挑起燕王与太子之间的争斗,但她只是一个小人物,朝堂上的斗争与她无关,她只想为姐报仇。

“能远离这种杀人舔血的日子也是好事,”叶?叹道,突然话锋一转道,“边疆那边可有传来消息?”

“宋国把前宋王之死算在大秦头上,群情激愤,势如破竹,攻占了边城的几座县城,但止步于函谷关,大秦守将陈玄策闭城不出,宋国始终攻占不下来,这里两军的军事对阵情况。”悠悠递出了一纸书信。

叶?看了一遍,面带疑色:“这行军格风,布阵谋略……瞧着有些眼熟?”

叶?想了一下,却始终想不出来,便不再纠结,道:“虽说大秦主力主要在防备北狄,如今只是还没腾出手来收拾宋国,但宋国能攻打到函谷关,也已经超于我的预料,这宋翊恒莫不是身后有高人相助,可有探听到宋翊恒营中有何特殊人物出现?”

“我们的人打听到宋王营中确实出现了一位‘军师’,据说宋王对他非常礼遇,只是那军师深居简出,不轻易示人,我们的人还没办法渗入到核心阶层。”

叶?心中微叹,到底还是手中力量不够啊。

“苏浔这么多年来穷兵黩武,国库几乎全用来养兵,这支虎狼之师确实难以对付,宋国怕是早晚撑不住,压根就没有相抗衡的实力。”

叶?脑海里浮现各国地形图,魏、辰、宋三国位于大秦的东部至东北一境,宋国最北,辰国居中,魏国居下。

宋国土地狭小,多高山峻岭,易守难攻。

辰国地势偏高,与大秦相邻处有一天然险峰,便是那居墉关,另外辰国背靠东海,于辰国来可外通经济,大兴船业,这也是为什么辰国如此繁荣强盛的原因,但这片海对大秦却是十分不利,若想背后袭击,只有两条路,一是借道宋国或魏国,二是绕过这片汪洋大海,无论哪一条路都不容易,这就是当初大秦一统天下时没能将辰国真正收服的原因。

叶?沉吟道:“辰国是大秦的心腹大患,实力尚在,不需担心,宋国却危险至极,唯有三国联合,甚至一统,楚元廷方才有实力与大秦一争天下,宋国绝不能败。”

只要大秦一日不败,苏浔便一日是天子,真龙之气护体,她永远动不得苏浔,报不了仇,就算有一日苏浔,他的真龙之气也只会顺理成章转到下一任君王他的儿子身上,在炼狱中的将士们何时才能真正解脱,转世为人?

所以,大秦必须灭,苏浔必须死!

“但请宗主吩咐。”

“你先退下。”她还需要再仔细想一想。

“是。”

叶?出了茅厕,一名侍卫匆匆而来,对着她看了半晌,粗声粗气地问道:“你可是叫叶??”

“是如何?”

“公主有请,速与我来。”

是哪位公主找她?苏琬?不是,苏琬不会用这种方式请她,叶?心中疑惑,便跟着侍卫走。

来到亭子,她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位众星捧月的公主,世家公子们几乎都围在她身边,各种小意讨好,而元贞神态高傲,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抬头却看到了亭外的叶?。

元贞心神大震,惊得将手中的酒杯摔落在地,这张脸,太像了,几乎与她父皇寝殿中挂着的画像一般无二,曾经她一直以为那张画像里面的人是她自己,后来才慢慢意识到她错了,她父皇看她的时候,目光总是迷离悠远,仿佛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可是现在眼前的这个人,比她还像画中人,只是五官不如画中人那般精致。

她终于明白父皇为什么会对眼前这个人格外另眼相看,也终于明白父皇为什么对她的态度变了,因为他找到了更加相像的替代品。

不,不行,这个人不能存活在这个世上,‘他’若存在在这个世上,那么她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了,如果她不能皇帝独宠的那一个人,权势地位就会消失,别人就不会敬她畏她。

绝不可以!

元贞看向叶?的眼瞬间充满怨毒。

叶?看到元贞的脸时,也微微震惊了,苏浔居然生了一个与她如此相像的女儿,天天看着这张脸,他就不会做恶梦么?众人在二人的脸间来回相望,二人没站一处还没发现,这站在一块感觉就出来了,他们诡异地发现,二人几乎有着一模一样的侧脸,五官也有几分相似,只是一个有着姑娘的娇媚,一个有男子的英气,旁人不知,定会以为他们是同出一胎的双生子。

“你就是叶??”元贞从亭子里走出来,眼神轻蔑地从叶?身上滑过,一个男子竟以‘色’侍人,当真叫人看不起。

“是,不知公主找在下有何要事?”叶?身姿如竹节挺拔,风度翩然。

“大胆,你一介平民见到本宫竟不下跪行礼?”元贞嫉言厉色,恨不得上前去撕裂她那张脸皮。

叶?凉凉地看她一眼,气度从容,不急不躁,道:“连陛下都特许我不必行礼,我竟不知原来大秦体制是以公主为尊,若是你们大秦公主比皇帝还大,那我行礼又何妨呢。”

说罢,撩下衣摆作势要跪,这时慌的反而是元贞,她急喝道:“慢着……”

她阻止了叶?的动作,现场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若叫叶?这一跪,她大逆不道的罪名就坐实了,她有的是办法收拾这个贱人,不必平白担这个罪名。

叶?压根就没想跪,元贞一开口,她立马站直起来,气得元贞火冒三丈,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挑战过她的尊严,特别眼前这个人只是一个卑贱的平民。

气氛有些僵凝,众人心中疑惑不已,这两人一个深居宫中,一个远在辰国,应当是没有过接触才是,怎么就干起来了呢。

打圆场小能手安乐侯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他扯起一抹僵硬的笑,道:“公主,我们打算行酒令,你要不要一起来?”内心强烈的呼喊,您老人家还是快走吧快走吧。

其他世家公子怎么想的,他不知道,反正就他个人来说,他一点不想这个祸头子留下,金枝玉叶,打不得骂不得,还得看她脸色,小心翼翼伺候着,多累啊,谁爱干谁干去。

可惜元贞一点没感受到安乐侯内心的小宇宙,反道:“每次都是行酒令,无聊死了,你们就不能想点得趣的?”

“公主想玩什么,我们自当奉陪。”郑旭凑上去,恬着笑道。

元贞略略思索了下,道:“前些日子,番邦上贡了一只獒犬,据说通体雪白,凶猛异常,本宫还没有去看过,各位可有兴趣陪本宫去瞧上一瞧。”

众人自然连连称是。

元贞却将目标看向叶?,带着施舍般地语气道:“你也同来吧,料想你一介平民,也未见过此等世面,呵,父皇总没有说,许你可违逆本宫旨意吧?”

叶?脸色不变,微勾着唇,淡然得仿佛没有察觉出元贞的挑衅,道:“自然没有。”畏缩避让从来不是她的风格。

众人转道往珍兽园而去。

萧寅从后面拉住叶?的袖子,问道:“你得罪过公主?”

“没有。”

“没有?没有她怎么一来就针对你?你跟我说实话。”

叶?摊手,“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针对我,可能是嫉妒我的美貌吧?”

萧寅轻轻地敲她的头,气道:“能不能正经点?”

“我很正经。”其实她说的是实话,元贞这么针对她,绝对是因为她这张脸。

萧寅气结,恨不得敲醒她,人家分明是来找事,能不能不要这么无所谡。

他忧心道:“我看这公主是来者不善,我看你要不要趁机溜走,我掩护你。”

“别傻了,她今日是专门来找事的,避得了一次,避不了第二次,且看看她要做什么。”

萧寅拉住她的手,“你放心,你是我的人,我一定护着你。”

叶?嘴角微微扬起,又很快收了回来,“谁要你护着,你先护着点自己吧。”

叶?越过萧寅,快走了几步,脸上又扬起一抹笑,傻小子,自己都这么倒霉了,还想着护别人。

再说楚元廷那边,他匆匆离开不仅是因为看不惯那些纨绔子弟,更因为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血腥味。

他走到后山的一个角落,拨开了密集高大的树藤,果然见一女子躲在里面,她衣衫半露,手臂汩汩地冒出血,上面插着一枝箭羽,血顺着她的手臂滴落到地上,已经地上聚起一小滩血迹,而她正咬着牙给自己上金创药,萧元廷认得那个瓶子,还是他给的呢。

女子警惕心很强,几乎在楚元廷拨开树枝的一刹那,一把剑就朝楚元廷的手削了过去,亏得楚元廷早有准备,闪躲及时,但还是免不了被划破了衣裳。

楚元廷瞧瞧自己的破袖子,心里瑟瑟发凉,差一点,就差一点他这条手臂就没了。

最新小说: 秦峰慕容萱萱最新章节 寒门部落 末日星主 我是超级BOSS 武主传说 秦峰慕容萱萱免费小说 影帝是她的男友粉 惊世隐龙(程然白槿兮) 豪门神婿叶锋 战兵无双古凡木晚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