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九十六章 京城纨绔

第九十六章 京城纨绔(1 / 2)

皇帝半天没有回应她,就这么看着她的脸,这张脸有着六七分像叶蓁,却是他众后妃和公主中最像的一个,她穿着窄袖水红缎裙,外套银鼠短袄,头发简单挽髻,风姿俏美,略显英气,本来就有着六七分相像,再这一打扮便有七八分像了。

他记得这女儿原本也总是做公主打扮,后来有一次皇家举行狩猎,她穿了一身干练的骑马装,让他恍惚看到年少的叶蓁也曾一身红裙缓缓朝他走来,他当场夸了元贞,并赏赐许多东西给她,仿佛从那以后,她就再没穿过那些繁琐华丽的公主装,而是一直以简单英气的装扮出现。

元贞想讨好他,他清楚得很,但他确实也喜欢她做这样的装扮,这会让他有种阿蓁一直就在他身边的感觉,他的生命自从叶蓁死后就再无光采,高高在上独自一人实在太过寂寞了,他想找个人陪着,就是只有一张脸,让他能时不时地看着,也平添些安慰。

可是此刻,元贞站在他面前,他的脑海里却还是浮现着叶?的脸,‘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一颦一笑,当出现了一个更像的人时,再看元贞,就觉得怎么都不像了。

阿蓁不会笑得这么甜,她的笑是带着狡黠的,自信的。

阿蓁也不会用这种讨好的眼神看他,她的眼神是清亮幽深,像一泓泉水,她的眼神是神采飞扬的。

元贞学得了阿蓁的形,却学不了她的神。

但叶?不一样,他的怒,他的笑,便是连淡漠的眼神都一模一样,每每让他觉得阿蓁再世。

“父皇……”元贞见皇帝盯了她半天也不说话,心里毛毛的,她瞧着她父皇看她的眼神格外不对呀,似乎有着一种名为‘失望’的情绪,莫不是父皇要因为燕王的事要迁怒于她?

“嗯,”皇帝应了一声,却又道:“你退下吧。”

元贞一脸懵逼,大半夜的,十万火急地把她宣过来,看她一眼,啥都不说,就叫她退下,这是在耍着人玩吗?

她知道皇帝喜欢看她的脸,所以格外地保护着自己的脸,从不让它有一点点损伤,她印象很深是有一回,她吃了澄湖上贡的大闸蟹过敏了,整张脸又红又痒,抓得跟猪头似的,皇帝怒得差点当场将太医给砍了,强令太医必须一天内将她的脸治好了,只是过敏这东西又不是肚子疼,能一天半天就治好的,太医还是被砍了头。

那时她以为皇帝是心疼她,还冲着皇帝撒娇卖萌,结果皇帝一把将她推开,她还深深的记得那时皇帝看她一眼的那种眼神,冰冷、责怪,但就是没有心疼,于是在那一刻她明白了,皇帝在乎的不是她,而是这张脸,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但她知道如果哪一天她这张脸没了,那么她的恩宠怜爱也会消失。

“儿臣都有好些天没见父皇了,父皇就不想儿臣么?”元贞凑上去,亲密地挽住皇帝的手臂。

“朕有公务要忙。”苏浔侧过头,看到了元贞的半边脸,神情变得柔和了些。

“政事要紧,父皇龙体更是要紧,您一人安危可关系着万民福祉,咱们大秦朝的臣民可都指着父皇您呢。”元贞笑得娇俏。

“整个皇宫也就只有你会真心关心朕的身体。”

“儿臣自然要关心父皇啊,您可是我亲爹,我不关心您,还能关心谁。”

“乖。”他拍了拍元贞的手背。

“那儿臣这么乖,父皇能不能答应儿臣一件事情啊?”元贞摇晃着他的手臂撒娇道。

“说说看。”

“我想哥哥了嘛,哥哥都走了好久,都没人陪我玩,父皇,您什么时候让哥哥回来嘛?”

苏浔收了脸上柔和的表情,拉开元贞缠住他手臂的手,坐回龙椅上,“珩儿押送粮草去边疆是正事,你不可胡闹。”

元贞不依不饶地缠了上去,小小的扯着苏浔的袖口,可怜巴巴地道:“战场上那么危险,哥哥有危险怎么办?”

“他只是去当督军,不需要他冲前线,何来危险,军中猛将如云,自然多的是人保护他。”他的这群儿子们就是太享福了,当年他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就领兵作战了。

唉,这群儿子中没有一个有他当年半点风采,叫他如何将江山托付,如果是阿蓁的孩子,哪怕是个女儿,定然都比他们优秀许多。

“可是……”元贞还想再求。

“好了,等战事打完,他自然就回来了,朕还有奏折要批,你退下吧。”

“父皇……”元贞满脸的不甘心,她的要求可从来没有被反驳过,一时被拒绝,她有点难以接受。

苏浔不理她,拿起奏折认真批改起来。

元贞嘟起嘴,满脸不开心,但皇帝不看她,她也没法子,气呼呼地行了个礼,退下了。

李公公舔着脸恭敬有加地将她送出御书房,内心却嘀咕着,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这也就是几句话的时间,以往皇帝每次宣召元贞公主,公主总是会逗留一些时间,再如何也会同公主吃个饭或宵夜。

不对劲,大大的不对劲啊。

元贞出了御书房后整张脸刷的一下冷下来,父皇从来没有这么冷淡对她,更没有这样拒绝过她的要求,以前她的要求再不合理,父皇都会千方百计为她做到,哪怕她要天上的星星,现在她只是要燕王回京,这么简单的要求,他居然会不允?

本来她一直是信心满满的,最近燕王确实频频出错,她本想着先让燕王出京避避风头,等章延龄和太子被刺之事过去,她再向去皇帝撒撒娇,定然没有不成的道理。

到底出了什么意外?皇帝为何突然间对她冷淡了许多。

一名小太监鬼鬼祟祟地躲在一道门后,伸着头望外张望,元贞故作不经意地路过那里,将整个身形隐在了门后。

“奴才参见公主。”小太监不敢做大的动作,弯着腰算是行礼。

“父皇最近可有遇到奇怪的事,或奇怪的人,你成日跟在你师父身边,李公公与你言谈间可有透露些什么?”

元贞受宠,自然多的是人愿意依附于她,没有人愿意一辈子当一个受人驱使的小太监,当上如李玉那样皇帝身边大内总管是所有太监的梦想,别看只是个太监,那可比朝中某些大臣还要威风,哪怕权贵如丞相,尊重如皇后,对李玉还得给三分面子,毕竟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是?

不想当大内总管的太监不是好奴才。

“回公主,陛下近来一切如常并无特别之处,”小太监回忆了一下,道:“就是连着数日以来并未再召幸任何嫔妃。”

“连淑妃,颖妃她们都没召见?”

元贞略显吃惊,皇帝几乎夜夜幸女这是宫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后宫的女子除了为了稳定朝局,以及其他邦国上贡的美女外,都有或多或少的相似。

她虽不知皇帝为何对这张脸有着近乎病态的迷恋,但她知道后宫妃子受宠多数是因为这张脸的故缘,而淑妃颖妃几人是年轻一辈长得与她最像的,可是现在,皇帝连她们都不见?

“是的,公主,要说陛下最近召见特别的人,倒是有那么一位。”

“谁?”元贞心中有了危机感。

“是辰国质子平侯带来的人,是一个平民,陛下召见他后,就将他留下来用了晚膳,待了挺久的一段时间,还不许旁人靠近,连奴才师傅都被遣了回来,奴才听师傅酒醉后,迷迷糊糊,仿佛说了什么‘男娘娘’之类的话。”

“什么?”元贞大惊失色,差点撞到了门。

“公主小心。”小太监忙去扶她,“许是奴才听岔了。”

小太监一直都觉得是自己听错了,皇帝是天下之主,天底下那么多美人儿都是他的,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哪至于看上一个男子。

“父皇召见那人是个男的?他叫什么名字?”

“叫叶?。”

“叶??”元贞皱着眉喃喃念道,这个人居然对她父皇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看来她必须得见上一见了。

这日,晴朗无风,天已经渐渐转暖,太阳穿破云破,将一丝阳光洒向人间,冰雪初融,被整个冬天的雪困得一点不想出门的公子小姐们,欢欣鼓舞地褪去了身上厚厚的皮裘,换上了稍微轻便一些的锦缎,里面缝夹着棉,既能保暖,又显华贵漂亮,外面披着保暖披风,披风上面围着狐毛围织而成的领子,纵使冷意犹在,却也阻挡不住贵州公子小姐们想出去外面看看世界的心。

金陵贵族们名声在外有四大纨绔,当中以安乐侯最富盛名,他年方十二就封侯,只因为他那早死的爹,为国尽忠顺便牺牲了,姐姐嫁给了太子当良娣,勉强算得上是太子的小舅子。

他地位高,身份重,爹又早死,剩这么一个宝贝蛋,侯夫人千娇万宠,可不就成了没人管教的,当仁不让的金陵第一纨绔,吃喝玩乐最是精通,招朋唤友,走鸡斗狗,无所不通,不消两三个月,就跟各地来的质子们混得称兄道弟,如同过命般的交情,只因物以类聚,能被扔过来当质子,通常都是个人质量不怎么高,各诸侯王从众儿子中挑出个最没用的,死了都不可惜的那种。

萧寅作为盛京的纨绔自然也被吸收进这个团体里面,并且混得相当好。

叶?打着哈欠跟在后面,用披风将自己包得紧紧的,这么冷的天,就应该躲在被窝里睡觉才是王道,赏什么梅花,这些贵族真是有病。

萧寅扯开她的披风,嘲笑道:“你这是打算要把自己闷死吗?”

冷风簌簌地吹进叶?的脸,她一抖披风,甩开萧寅的手,“我又不像某人天生衰神附体,哪就这么容易死。”

“能不能说点好话,一天不咒我死,你不自在是吧。”萧寅一把将她的披风提上来,当头当面地蒙住她的脸。

叶?怒扯下披风,就要对萧寅动手,萧寅却已经很相识地蹿到楚元廷身后,得瑟地看她。

“这么大一个人还躲人后面,能不能要点脸?”叶?极度鄙视道,萧寅比楚元廷还要再高上那么一点点,这么画面实在不合谐。

萧寅很理直气壮道:“他是我哥。”

叶?翻白眼,耳边听得前面有人在喊萧寅过去,萧寅屁颠屁颠地跑了上去,后面便只剩下叶?与楚元廷。

楚元廷看萧寅跑过去的背影,如同看一个调皮的孩子,眼神中充满着一个长者的欣慰。

叶?恶寒,两人也就差两三岁,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很少有表兄弟,像你们这般感情好。”叶?与楚元廷并排而走,边走边说道,在皇家中,别说是表兄弟了,就是亲兄弟,互坑起对方来丝毫不会手软,恨不得全部弄死,就剩自己一个,例子可参考太子与燕王。

“寅弟心思纯净,一片赤子之心,这样的品质实在难能可贵,我很珍惜他这个弟弟,你时时伴在他身边,他以一片赤诚待你,我希望你也不要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本世子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他的人。”

楚元廷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尔后便收回了眼神,目不斜视地往前走,萧寅当叶?是神棍,可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却看得分明,此人绝不如表面看起来的简单,藏身于萧寅身边是什么目的,他还不清楚。

只要不是伤害萧寅,他可以容许叶?留在萧寅身边,但警告还是要警告的。

叶?脸上露出了微笑,她并没有在楚元廷面前刻意掩饰自己,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一直出现在他们身边,也只有萧寅这个大傻子才不会有任何怀疑。

“世子放心,我对萧寅没有任何意图。”叶?想说,她有意图的是世子你本尊。

“我倒是奇怪世子您,虽说兄弟情深,但来秦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现在各国关系并不稳定,您堂堂一个世子,何至于以身犯险,深入虎窝,若说当心萧寅安危,派几个绝世高手保护着便是了,呃,我不是说你武功菜,而是术业有专攻嘛,你完全没必要亲自同来,对大秦来说,你的价值可比萧寅大多了,你就不担心,一旦有什么差错,大秦用你来威胁魏国?据我所知,魏王膝下,哦不,整个楚氏一脉就剩你一个男丁了。”

简单来说,楚元廷死了,魏国就没人了,基本上可以一锅端了。

这魏国仿佛是被上天诅咒了似的,整个王室宗亲,无论是直系的还是旁系的,子嗣都非常困难,且奇怪的是生男必死,生女则活,以至于楚元廷成了整个楚氏这一代唯一的男丁,个个把他当成宝一样,比眼珠子还宝贝,他的世子之位稳如泰山,因为根本没人跟他争。

楚元廷的脚步迟缓了些,却没有再回答她的话,径自往前走了,他是世子,叶?就是个平民,他不想回答,自然可以不回答。

叶?笑笑的看着他略显‘落荒而逃’的身影,她不在乎楚元廷有野心,他有野心,对她来说,是好事。

众人来到大佛寺后山,这里的梅花开得尤其的好,有红梅、绿梅,冰雪初融,雪花犹在,遍地的白,衬着满山的红,芬香扑鼻,飘逸不尽,幽静宜人,来来往往游客络绎不绝,大佛寺香火鼎盛,许多信徒上完香之后多半会选择到后山一游,但一看到京中的纨绔们聚在一起,很识相地避开,绕路走。

最新小说: 轻柔白月光十六夜少主 天才酷宝神助攻素小颜 腹黑萌宝闹翻天叶蓁 从当仙帝开始风无极光 万年只争朝夕隔壁江叔叔 亏出个二次元帝国 邪帝太霸道:绝宠鬼王妻 万年只争朝夕杨尘凌雨瑶 杨尘凌雨瑶 季枭寒唐悠悠总裁爹地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