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术师皇后 > 第一章 一缕孤魂

第一章 一缕孤魂(1 / 2)

南周末年,顺帝暴政,群雄并起,当中以兰陵萧昊和洛城苏浔两方势力最盛,于鹿上会盟,共击周室。

顺帝二十七年,苏浔与其妻叶蓁于金陵会师,周历时三百一十六年而祚终,苏浔称帝,定国号秦,年号昭和,于登基当日册立发妻为后,并肩临朝,盛宠极致。

昭和元年,皇后叶蓁率军南下,萧昊战败,伤重而亡,其弟萧瀚递交降书,俯首称臣,封地为辰,自此偏安一隅,年年朝贡。

天下大定,昭和帝连下八道圣旨,令叶后班师回京,叶后拒不还朝。

昭和二年,皇后叶蓁谋逆,率十万大军兵围金陵,事败自刎,帝悲痛欲绝,七日未食,百官跪地泣求,帝终忍痛盖棺,将叶后以帝王之礼入葬永陵,举国震惊,又令万民同哀,素衣三年,禁礼乐,百官千里徒步相送,帝亲扶棺,罢朝三月,追谥元后为光烈皇后。

第一章

五更时分,天将晴未晴,一夜大雪纷飞,已将整个金陵城银妆素裹,寒气入骨,殿外群臣不停地搓手呵气,待得钟鼓声响起,又不禁强撑起精神,鱼贯而入。

十二阶由黄金打造而成的阶梯之上是一座同样由纯金打造的龙椅,雕刻着威武龙腾,座上虽无人,但其威凛之势却叫群臣不敢直视。

当今天子乃开国之君,以草莽之身号令群雄,直捣前朝京都,收拾破碎山河,短短二十年间,剿海寇,平藩乱,退匈奴,亲征漠南,抚前朝皇室,一统中原,令四海臣服,群臣更是战战兢兢。

伴随着一声“皇上驾到”,群臣俯地而拜,昭和帝头戴冕冠为十二旒,身穿冕服,以玄上衣、绛色下裳,绘有十二章纹,以龙纹为主,以丝织成的大带束腰,长绅下垂至小腿部。秦皇帝服饰多沿袭前朝,只是当今天子以武起势,自有一股随性潇洒之气,不喜赤舄,便作略微变动,以简便轻盈的靴代之。

文武百官高呼万岁,但见昭和帝威严目光扫视一地朝臣,脸上平静无波,二十年的帝王生涯让他不怒自威,地上的臣子犹如蝼蚂敬仰他们的君王,那是上位者长年养成的气势。

昭和帝虽到五十之龄,但其容貌看起来不过三十五、六,只是多年的金戈铁马使他依然难掩一丝风霜,肤色不是时下人们推崇白皙滑嫩,而稍显古铜色,棱角分明,冷冽非常,黑发如墨,只除双鬓染上银白。

“平身。”声音雄浑,看似只是轻轻地把两片唇相碰,声音仍可传至偌大宫殿。

当今皇帝还算勤勉,三日一早朝,无论春夏,风雨无阻,今日朝会的主题是围绕辰国新立世子之事。

首先站出来的礼部尚书:“辰国乃我大秦之属国,此番废立太子未曾上奏,实乃无视陛下之天威,无视大秦宗主国之位,若是此例一开,其他封国仿之,那国将不国,大秦何以为立,陛下,此例断不可开,绝不可放任自流……”越说越是激愤,好像真的国之将亡。

昭和帝听着,实在觉得这些老头子迂腐烦人,明明一句话就能表达出来的意思非要打官腔,动不动就提到国之根本,不过……这辰国也确实嚣张了一点,早先废世子未曾请示天朝,如今另立世子亦是。

礼部尚书话一说完,堂下便闹哄哄地讨论起来。

“陛下,辰国向来尊崇天朝,年年进贡,岁岁来朝,依臣所见,并无不臣之心,且漠南之战,我朝损兵折将,国库空虚,此进实不宜出兵,请陛下三思。”说话的是户部尚书,礼部尚书张嘴闭嘴礼啊法啊的,说得倒是轻松,打战不用钱啊,钱从哪里出?还不是要从户部这边拿,可秦国长年征战,劳民伤财,反正他是一文钱拿不出来的。

最新小说: 薛止江策 快穿:宿主太凶残萋萋鹦鹉洲 完美学霸人生 少年风水师 霸婿临门逆水行舟的人 返祖成龙:绝世大小姐 天骄狂卫 流年沉醉忆盛夏糖果果 楚昊苏洛璃 凌天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