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番外(1 / 2)

诶嘿,重复了吧“房主没电话。”夏毅凡看见季随,长舒一口气,“喏,管这事的人来了。”

倪莱转脸。

季随伸腿勾过来一个高脚凳坐上去,手指叩敲了下吧台:“大红袍。”

夏毅凡手里拿着半瓶存酒:“不喝酒?”

季随:“废什么话。”

“浓的?”

“越浓越好。”

“大晚上喝这么浓的茶,你也不怕睡不着觉。”

“晚饭齁着了。”

“得咧,我去烧水。”夏毅凡掂着茶壶绕过吧台,去厨房烧水泡茶。

说来说去,不就是想支开我吗!

夏毅凡离开后,季随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双肘支着吧台,低头刷手机。

倪莱双手攥着酒杯站在他的左侧,能清晰地看见他紧绷的下颚线和紧锁的眉心,全身上下写满不爽,密密麻麻像蚂蚁搬家。

她踟蹰了下,提上一口气,说:“你认识这条街9号院的房主吗?”

季随像是没听到,刷着手机没应声。

倪莱提高音量,重复问了遍,季随眼睛盯着手机,依旧没反应。

“……季邪。”倪莱叫了声他的‘名字’,“我想租这条街9号院的房子,你能给我房主的联系方式吗?”

季随没抬头:“不租。”

倪莱:“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亲自和房主说。”

季随:“说了不租。”语气极其不耐烦。

倪莱不吭声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季随拿着起来。

夏毅凡正好拎着茶壶走过来,见季随要走:“这就回去?不喝茶了?”

季随把手机揣进裤兜里:“你自己喝吧。”

夏毅凡问:“院子租了?”

季随:“租屁。”

在一旁安静站着的倪莱突然把酒杯往吧台上一放,腾出手来揪住季随的T恤衣摆,抬脸看他:“你给我找个能住的房子。”

面无表情,眼珠乌黑明亮,倒映着他的样子。

整个人倔强而清冷。

“你……”季随突然就想起夏毅凡在微信里说她小模样挺可怜那句话。

你他妈!

十五岁那年冬天某个下午,她死里逃生地跳上季随的单车后座,请求他送她回家。

她说了城东一个地址,季随骑着单车载她到了后,她攥着单车座位架子不下来,又说了城南一个地址,低着头小声央求他。

季随没脾气地把她送到城南,结果她跳下单车,向着楼道口刚走了两步又倒回来,伸手死死攥住他的外套下摆,一双乌黑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麻烦你,再把我送回刚才那个家。”

当时季随气焰蹭一下冒出来。

他猛地把单车撂在脚边的一堆冻雪上,瞪着她,吼:“你他妈——”

她弓着背,低声急急打断他:“他们在楼道里,我看见了。”

她当时的样子,和现在一模一样几乎分毫不差,清冷,倔强,可怜。

现在的样子啊。

季随在心底叹了口气,改口说:“我去撒尿。”

倪莱看着他的眼睛,渐渐松开手。

“……”夏毅凡眨了下眼,“我今天刚刷的马桶,倍儿亮,里面的水干净到能舔着喝。”

季随就笑:“等我回来你再去舔。”

季随走进洗手间关上门,背靠着门,从裤兜里掏出烟和火柴,倒出一根烟叼上,指肚摩挲着火柴盒没有打开。

当时他说什么来着。

他好像什么也没说。

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她攥着他的外套衣摆,仰脸看着他,呼吸喷进他脖子里。

她说:“我没回那个家,他们会在这个家门口等我。这个家里没人,相比之下,还是那个家安全。还有,我忘了我没有这个家的钥匙。”

季随漫不经心道:“关我屁事。”

楼道口传来脚步声,她像只受惊的兔子,钻进他怀里,两只冻得通红的小手扯着他的外套,试图挡住脸。

两人之间的距离蓦地拉近,近到躯体相贴。

季随身体一僵,别过脸。

他憋着气,瞥了楼道口一眼,一群小混混骂骂咧咧地涌出楼道口,有人向他们这个方向望着。

季随下意识反应是去找寻附近的武器——板砖或者木棍。

他甚至踹了下地上的单车,估摸着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单车拆卸零散拿来打架。

“帮我。”倪莱在他怀里瑟缩了下,“求你,再帮我一次。”

只这一下,他突然放弃了打架的念头。

“帮你麻痹!”季随猛地揪住她的衣领,拎着她,三两步抄到墙根,把她抵在墙上,双眼血红地瞪着她,不带商量地俯身咬上她的唇。

他是真的咬,用力咬。

倪莱逆来顺受,没有挣扎。

小混混们吹着口哨说着荤话从他们身后走过。季随身体高大,后背冲着他们,没人瞧清正被他摁在墙上亲的女孩是倪莱。

不知过了多久,季随离开她的唇,朝着地上的积雪吐出一口血。

倪莱凉凉的唇瓣被他咬破了两块皮,血是热的,带着甜腥味。

季随单手拎着她,眼里怒火骇人。

他盯着她乌黑的眼珠,狠狠说:“以后少他妈来招惹老子!我比他们要可怕,也比他们想要你死。”

倪莱嘴唇流着血,小脸煞白。一双眼睛乌黑明亮,映着他的样子,他此刻丑陋的样子。

季随松开她,倪莱坠落在雪里。

冻雪很硬,硌得她屁股生疼。

季随再看她一眼,转身走到单车前,朝着单车后座踹了一脚。

单车后轮子整个陷进雪堆里,车轮飞速转动,溅了他一脸雪。

季随盯着车轮,直愣愣站着,直到车轮慢慢停止转圈。

他机械地扶起单车,跨坐上去,默默调整好摔歪了的车把。

他两条长腿撑地,双手握着车把,始终背对着倪莱,沉默不语。

倪莱在冻雪上坐了十五分钟,季随等了十五分钟。

两人都在沉默,像是情侣在怄气。

最终,倪莱妥协,她抬手擦了擦嘴巴上的血,站起来走到他身旁,默默坐上车后座。

最新小说: 挂机天王 玄幻之翻书就变强 三国甄宓传 唯有时光与你不可辜负 重生奋斗俏甜妻 草根闯异界之创世宝典 蜜爱小甜妻:老公,请亲亲! 凤舞凰尊 巨星从签到开始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