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乱臣 > 184.番外C(5)

184.番外C(5)(1 / 2)

麻烦支持正版!晋江文学城

亲卫行至晏九云帐中时,见他正气鼓鼓满面阴沉坐着,一旁站着的正是媛华,遂笑嘻嘻对晏九云道:“小晏将军,大将军吩咐了,让这个姑娘把她们随身带的细软包裹取来,找件干净衣裳给那位姑娘换上,过来伺候。”

媛华身子一僵,颤声问道:“我妹妹怎么了?”晏九云一面吩咐人取包裹,一面幸灾乐祸道:“还能怎样?你那妹妹我虽没大看清,也知生的比你美,肯定是叫我小叔叔睡了!”

他少年人说话不大顾忌,尤其跟媛华在这斗了半日嘴,她一身正气,满口典故,尽说些他听都未听过,懂也不大懂的,只憋得一张脸成猪肝色,此刻逮着机会,想起南朝皇帝专事所谓衣冠礼乐,梁国女子定看重这名节,遂痛痛快快睨着媛华,见她人呆若木鸡立在那,并未歇斯底里鬼哭狼嚎,心头莫名发虚,不等她说话,自己已转了口:

“你们女人都是要叫人睡的,不过我可不像大将军,我从来不睡……”

话未尽,忽见媛华侧首怒目而视,那双眼几欲滴出血来一般,骇人得很,晏九云似被那双眼睛摄住魂魄,不知怎的,突然冒出一句:

“要不等仗一打完,你跟你妹妹跟我们回邺城,大将军后院有妻有妾,多你妹妹一个想必也行的。”

“我杀了你们!”

晏九云猛得听媛华一声尖叫,就见她朝自己扑来,躲闪不及时,脸上已被她指甲给剐蹭了一道,真他妈的疼,再看她眼神狂乱,果真能杀人一般,只是她一个弱质女流,手中又没有武器,不过乱抓乱挠,晏九云被她闹得无法,眼见她癫狂失智,正犹豫是否给她一记手刀,方作出架势,在这当口,媛华两齿一张,突然咬住了他胳臂,晏九云登时痛极而呼,反手就给了一巴掌,把媛华打得直趔趄,退了几步,重重跌坐在地上。

“哎……”晏九云伸手欲拦,不尴不尬悬于半空,复又落了下来,讷讷道,“我不是真想打你,你咬得实在是疼……”

说着见媛华竟突然又没了声音,只是呆呆流泪,迟疑朝她眼前走了两步,揉了揉鼻子,抱肩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告诉你啊,你在我眼前发疯便算了,可别在我小叔叔跟前不知死活,他可是真能一剑捅死了你,到时你那妹妹也不要活了。”

“谁要活?”媛华冷冷启口,极傲气的口吻,“我们何时该自己了断,比你清楚。”说着迅速站了起来,晏九云一惊:“好端端的,你可别寻死啊!”

媛华抹了泪,岔开话问道:“你姓晏?你能告诉我,你小叔叔姓什么吗?也是晏?”晏九云点了点头:“那是自然。”

这便对了,北朝皇帝虽姓元,军国大略却是控于权臣晏垂,丞相晏垂有八子,素重长子,正是十五岁便入朝辅政的晏清源,媛华疑心众人口中的大将军,是否就为晏清源,这些年晏垂逐渐放权,意在锻炼长子,为其日后铺路,晏清源亦不负父辈所望,颇具干才,倘是能饮马长江,剑指南梁,那便是彪炳青史的功业……媛华思忖了这半日,复又问道:

“你小叔叔就是晏清源罢?”

晏九云愕然:“你也知道我小叔叔的大名?”媛华冷嗤,啐了一口,扭头夺过亲卫递来的包裹,一甩帐帘,头也不回地去了。

临到大帐跟前,里头透出几点昏黄,又隐约传来注水声,媛华听得头脑轰然炸开,死命逼回了泪,慢慢走了进去。

晏清源见她进来,便附在刚悠悠转醒的归菀耳畔含笑警告道:“乖孩子,你要是敢给我寻死,你这姐姐,我定教她生不如死,再丢去喂狗,至于你主人家的那箱子宝贝,”他指了指新烧的热汤,“当柴火都嫌不够。”

说罢顺手在少女腰间过了一把,这才起身,往媛华脸上一瞥,这一眼又变得极其阴冷,媛华心里不由瑟缩,知他远不如晏九云好应付,便什么也不说,径直朝归菀走了过去。

“你叫什么?”晏清源忽喊住她,媛华一阵悚然,也不回身,镇定答道:“光秀。”晏清源似有所思,点点头,“想要回你主人家的金石典籍么?”

媛华听得胸口突突直跳,正思忖措辞,已听晏清源笑道:

“将你妹妹照料好,我自会还给你们。”

僵僵应了一声,媛华听他踩着胡靴声出了帐子,忙端了热汤拧干手巾,轻轻拨开归菀额间乱发,见她双目失焦,再掀了那黑色秋氅一角,忽心如刀绞,她虽未经人事,却订了亲,隐约知晓些许,此刻噙了泪,无声替归菀轻轻擦洗起身子。

归菀唇上仍是不见血色,颤了半日,伸出一只手来,按住媛华,无限凄楚凝望着案上烛火,呢喃不止:“我已经脏了,姊姊,洗不干净的,姊姊,脏了的人,是洗不干净的……”

媛华顿时泪如雨下,一把拥住归菀,归菀在她怀中依旧只是痴痴望着烛火,“姊姊,我活着再无颜面见爹爹,死了也没办法见娘亲,”她忽埋在媛华臂弯间呜呜咽咽哭起来,无助绝望极了,“姊姊,我不干净了,我不干净了……”

她只是不住重复这两句,媛华闻言已是恸倒,哭得几要咬碎了牙关,却是抚着归菀乌发一字一顿道:“菀妹妹别怕,你记住了,干净有干净的活法,脏有脏的活法,”

她缓缓捧住归菀被泪摧毁的一张小脸,忍下心底窒息的疼,“不要再去想干净,那太难了,菀妹妹,错的是贼寇,不是你,父亲常说,人生有死,死得其所,便可无恨,但你我此刻倘是死了,不过白白牺牲性命,你要是信得过姊姊,一切听姊姊的可好?”

归菀双手捂住了脸,复又倒向她怀中,腌透的泪眼忽注入了火,将唇死死咬住:“姊姊,我真是恨死他了……”

媛华随即捂了她的口,手不觉紧紧交织到一处,烛光自背后投过来,照在弱质纤纤的两个少女身上,不过像两头苟延残喘的小兽。

天上新月黯淡无踪,星河渐明,秋风将墨蓝苍穹吹得干干净净,媛华将归菀也擦洗得干干净净,给她换上一件家常穿的曳地素袖碧纱裙,又梳顺了发髻,看她眼睛红肿了起来,忙让人打些冷水,拿手巾敷了。

“菀妹,”媛华柔声唤她,“你可知,”话至嘴边迟疑了一瞬,“他是什么人?”果见归菀抖了一下,整个人立时呆了,忙紧跟道,“他便是北朝大相国晏垂的长子,晏清源啊!寿春城日防夜防的,就是这个人!”

归菀呼吸登时一窒,这边晏清源撩帐进来,一面走,两只眼睛一面在她身上滚来滚去,因归菀换了江南女孩子惯穿的衣裳,异常清丽脱俗,看了片刻,晏清源眼中笑意更盛,走到她跟前,往榻上盘腿一坐,惊得归菀霍然起身,往旁侧站了,两腿却酸软地直打颤。

“在说什么悄悄话?”他意味深长盯着两人问,归菀面上霎时又没了血色,怕方才的话被他听了去,媛华方要开口,晏清源冲她摆了摆手:

“人既然给我洗干净了,先出去罢。”

“大将军,我妹妹她毕竟小孩子家,哪里若是得罪了将军,还请将军大人有大量,莫要同她小孩子一般见识。”媛华小心看晏清源脸色,晏清源一笑:“你要是再废话,我割了你舌头,出去。”

他面上仍带三分笑意,语气也不甚严厉,媛华却实实在在打了个冷战,毫不疑心他所说,飞速瞧了归菀一眼,抿紧唇出去了。

这个角度,正可见少女长睫微微颤个不住,掩了那双含情带愁的星眸,别有情致,晏清源投目上上下下玩赏着,忽伸脚轻踢了她一下:

“还站得住啊,看来方才不够。”

归菀好半日才明白他所指为何,想起种种不堪,几恨不能死在当下,拼命忍住了不断翻涌的泪,两只手攥紧了腰间络子。

才十五岁,还带着少女特有的单薄,不过恰似一幅不俗丹青,架子有了,初露峥嵘,只等有人慢慢润色,吴带当风,曹衣带水,便是绝世佳作,晏清源忽恶意在脑中勾勒另一番“曹衣带水”,牵过她腰间结带,手上不过两分力,归菀低呼一声,便来到了他眼皮子底下。

晏清源手底动作不停,慢慢悠悠把玩着络子,抬眼看了,归菀早满脸绯红,动也不动木头疙瘩一样杵在眼前,整个人痴痴呆呆,晏清源撩起络子,冷不丁扫过她脸颊,终惊得她嘤咛了一声,又娇又软,同她身子简直一模一样,晏清源听得心头难耐,腹底麻麻滚过一阵热流,一把将她抄起,抱在了膝头:

“跟我说说,你们本来打算要往哪里去的?”

“这里头少说得上千人,咱们抢了粮食,他们定会往盱眙通风报信,到时走漏了消息,可怎么办才好?”

那罗延目光凛凛,阴森森一笑,一口白牙乱闪:“小晏将军说该怎么办?”

看他那模样,有一霎,倒像大将军,晏九云头皮一阵发紧:“不留活口?”

“小晏将军这回可变聪明了。”那罗延笑道,看了看日照位置,“怎么样,小晏将军,带人杀进去吧,赶在日落前清点,好回去跟大将军复命呀!”

晏九云登时想起昨晚那罗延那几句话,把腰背挺直了,目光一沉,咬牙道:“好!我便做回禽、兽!”

那罗延笑嘻嘻看他带了兵马直冲下去,对着扫起的狼藉烟尘喊道:

“多做几回,也就习惯啦,小晏将军!”

堡门未闭,晏九云未多费力气便闯了进来,那些持着武器的寻常家兵,哪里是训练有素常年征伐魏军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杀得干净,血腥气一下反冲上来,待惊得人四下逃散,一剑刺到一名稚子眼前,晏九云分明迟疑了下,就在这发呆当口,背后便来人偷袭,一旁亲卫见了,拎剑冲上来将人头卷去,大喊一声:

“小晏将军,杀敌啊!”

晏九云回神,心底反复道了两句“杀吧杀吧”,终疯狂舞剑向人群刺去。

那罗延在外头截堵,偶有逃出来的,拿剑补上个窟窿再逼回去。里头人声鼎沸,惨叫连天,也听不清楚哭嚎什么,那罗延安然坐阵,气定神闲,一笑看向副手:

“小晏将军怕是杀过瘾了!”

副手附和道:“小晏将军实则有勇有谋,就是心肠软了些。”

“这一回出来,不就是大将军锻造他的良机吗?”那罗延点头笑道,远处芦花似雪,渐渐燃烧在夕阳的火海中,灼灼堪杀人眼,那罗延不由低叹一声,“江北的秋景也是萧条得很呐!”

待侧耳听得里头人声由大转小,由小转无,再到彻底死寂,忽见晏九云带着那队精骑搅得尘土漫天,朝自己奔来,这才迎上去,连连拱手笑道:

“不过一顿饭的功夫,恭喜小晏将军速战速决……”

话未说完,见晏九云翻身下马,却是弄了一身鲜血淋漓,连剑柄上都滑滑腻腻一片,几握不住,面上也无甚表情,一言不发往地上一坐,那罗延满腹狐疑,正要上前相问,晏九云忽以手支地,哇哇吐了起来。

那罗延不语,只抱肩任由他翻江倒海呕吐,过了半晌,问道:

“吐完了?”

最新小说: 挂机天王 玄幻之翻书就变强 三国甄宓传 唯有时光与你不可辜负 重生奋斗俏甜妻 草根闯异界之创世宝典 蜜爱小甜妻:老公,请亲亲! 凤舞凰尊 巨星从签到开始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