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反转人生[快穿] > 87.第58—61章(完)

87.第58—61章(完)(1 / 2)

此为防盗章“我没有名片。”赵清漪摊了摊手。

“你还是大学生吧?”

“对。”

“那电话有吗?”

赵清漪不高傲,却也不会轻易将小灵通的号码告诉陌生人。但是多认识朋友对她在京城发展立足有利,于是她留了宿舍里的电话。现在每个宿舍都装电话了,要用电话卡才能打,但可以免费接听。

萧扬看着她的背影,暗想她是不是对自己也有些好感?京城大学的,还真不错,再看那女汉子的架式,是文武又全呀。

……

“赵清漪,你的电话!”顾筱大三交了个男友,而电话又离她较近,有电话常是她先一步接起的。

顾筱看看赵清漪,这个男人的声音她听出来了,之前有两次也是她接的。

等赵清漪将电话挂了,对上的是两双冒着绿光的眼睛,连苏雪都朝她看了看,很想一探究竟。

“你这家伙,有情况呀!”顾筱笑得很贱。

张丹丹搭在她肩上,说:“交代一下吧。哪个院系的?”

赵清漪说:“没有,是外面的……我的学生。”学生打来问候她不行呀?

顾筱说:“师生恋呀!你可以呀,老牛吃嫩草。”

赵清漪无言以对,所以,说谎是门技术活。

……

萧扬在国外念书时交过两个女友,但是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今天还特意打扮得很精英,虽然开了一辆基利车有点破坏装逼风格。

他原想去西餐厅,但是她却拒绝了,挑了一家私房菜馆吃中餐。

不过,并不是小白的萧扬也看得出这个女生是个挺有主见的人,很没有一些小鸟依人的作风。

原主肯定是不忍拂人意的那种个性,也影响到现在的赵清漪。但是她深思过,原主一生的悲剧就是她不能坚持主见,所以在这一点上就格外注意,要改掉这个毛病。

萧扬却是欣赏这种有主见的女子的。

这是两人第二次一起吃饭,这一次他还买了电影票,两人看了一场爱情电影。

萧扬开车送她回去的时候,忽放起《月亮代表我的心》的光碟。赵清漪脸也不禁红了红,她确实对他是有好感的,长得帅但不中二,很有男人味。还有一点,别人不知道,她曾经相当长时间里有点音控的毛病,这个男人就算长得没有这么帅,甚至他是个穷学生,他有副极像朱亚文的嗓音,她的抵抗力就极弱。

“你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萧扬开着车,侧头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前方的路。

赵清漪顿了顿,说:“你确定吗?”

“我喜欢你,我确定。”

赵清漪深吸一口气,说:“我叫赵清漪,二十一岁,之江省阳平县人。京城大学中文系大四,已经取得本校本系保研名额。个人资产八万七千四百块左右。家中父母都是农民,父母思想守旧,有一弟。不是很善良,从来没有捐过款,也不是很孝顺,自从大一来京城上学,都没有回过老家。恋爱关系,我不会跟你上床。如果你没有异议,我觉得可以,不然,做普通朋友也不错。”

萧扬愕然地转过头去,这一眼看得比较久,忽轻笑一声:“那是……你想跟我结婚吗?”

“那不至于。现代的男人总是以恋爱的名义找炮友,我刚好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所以,你的人生需要全在计划之内吗?”

“不是呀,你就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萧扬说:“那你觉得我是不值得信任的男人?”

赵清漪笑着说:“我想你会是个尊重女性的男人。我跟你这么说,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不信任你,而没有给我乱盖别的帽子。不管怎么说,认识你这个朋友,我很高兴。”

这是这个男人在灵魂品格上和王冬明本质上的区别,也比洪宇高了一层。当一个男人从女人身上得不到最理想的答案时,有的男人就是怨女人眼光高、要求多、清高装纯、待价而沽、做人有问题之类的。而这个男人说的是‘她觉得他不值得信任’,这是一个很中性、很有教养的思维方式,问的问题也显得是很人之常情——女人对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信任。

萧扬轻笑一声,舌头舔了一下上唇,顿了顿说:“你喜欢我吗?”

赵清漪想了想说:“喜欢吧。”

萧扬呵呵一笑,低醇的笑声从他喉间发出来,这声音撩得还有音控残留毛病的赵清漪涌出酸腐的少女心来,她极力压制下去。

车开到学校门口停了下来,她笑着道了一声谢,刚要开车门,他喂了一声。

她讶然转过头去,只觉眼前一黑,唇上一阵火热地柔软,她被电了一下。

他没有多深入,说:“可以接吻的吧,女朋友?”

“?”

“难道这也不可以?”

“可……以。”耳朵这样被征服。

“早说嘛。”萧扬托住她的耳畔又吻了下来,这一次他辗转了几分才离唇。

她的脸不禁通红,萧扬抵着她的额头,看着她的样子,可爱得撩得他心痒难耐,轻声笑问:“初吻呀?”

“……”能说她穿越前活到二十七八,因为忙于学业和事业,也因没有遇上喜欢的,所以耽误恋爱了吗?太没有面子了。

她推开了他,他更开怀地笑起来,她忙要下车,他又拉住。

“还来?”

“你想再来?”萧扬俊眼带着三分邪气,调笑道。

“鬼才想!”

萧扬笑着从后座拿出一个提袋给她,她拿出一看。

手机?

这年头手机是挺贵的,这样的物价下都要一两千,而这个牌子好像很贵,款式也很新。

“没拆封,你要不退了吧。”赵清漪从大衣口袋掏出静音的小灵通,说:“我用小灵通的,话费比较便宜。”

萧扬却支着下巴看着她,赵清漪微微发毛,问:“你干嘛这么看我?”

萧扬眯了眯眼睛,说:“所以,你一直有移动通讯工具,却给我你宿舍的座机电话。”

“啊,哈,那个……小灵通有时候会没电,座机不会。”

“鬼才信!”

“……”

萧扬将礼物塞到她手中,说:“那家店不能退货,以后用手机,我打外网的小灵通……话费太贵。”

他想了想又让她将小灵通的号码告诉他。

赵清漪回到宿舍时,脸颊还觉得烫,心底却是挺高兴的。

……

两人确定关系,却是到了两天后才再见面,主要是她没有空,一来是快要期末考试了,学霸也还是要温书的;二来是她有一天晚上要去混家教。

当然萧扬也不是那么空的,约会的时间当然是要科学调整。

这一回约会两人却吃了烤鸭,不过是他这个京城人带她去吃的,不是她所知的有名的那家品牌店。

“品牌店那是忽悠外地人的。”他笑着给她包好了一个递给她。

“外地人?你们京城人是不是特有优越感?”虽然这么说,但也是她自觉做人的世故要化解尴尬。她觉得这个男人有台言男主的外表,却是个生活剧的作风。他大约是很节省,这家店更便宜。不过,他也不算是扣门,节俭和扣门是两回事,这一点也算是他欣赏的品质。而原主记忆中,王冬明就是那种极爱吹牛显摆的男人,是她很不喜欢的。

他双手支着看着她笑:“那你们外地人会有自卑感吗?”

赵清漪灿然一笑,差点晃花他的眼睛,他从来没有觉得一个女生能笑得这样好看。

“我们外地人要是自卑了,那不是助长你们的气焰了?”

他优雅地动手吃起来,两人边吃边聊,没有食不言。

饭过半饱,他忽然问:“你寒假也不回家吗?我记得你说你自从来上大学,都没有回过老家。”

“不回。”

“为什么?”

赵清漪叹了口气,说:“我习惯在假期时留在这里打工,我需要钱。我回家能干什么?我对家人的感情不是很好。”

萧扬问道:“与家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误会……”她还是简略地将高考后发生的那一次订婚危机说了,当然也有其中的利益关系。

萧扬不禁有几分目瞪口呆,这让他看来实在是太荒唐了。

“和那个人订婚会在大学期间比较轻松,他也会照顾我的家人,但是也许还年轻,所以我觉得自由的灵魂还是很重要的,只好委屈家人不能得好女婿的照顾了。”既然诚心交往,家中的情况也不能相瞒,瞒不出幸福圆满的结果来。

“不是年轻时才很重要,什么时候都重要。何况那个男人根本就配不上你。”

赵清漪笑道:“我知道呀,虽然他挺有钱的,现在也许更有钱,但是谁说我不能赚比他更多的钱?我现在生活不缺钱,但我也挺坏的,我骗家里说我没有什么钱,一个月只打五百块回家,呵呵。”

他也不禁跟着笑。

赵清漪道:“但我也不是富婆,你想傍我是不行。你想仙人跳诈骗呢也要及时收手、回头是岸。”

“把钱交出来!”

赵清漪退后一步,那三人已经围上来了。

赵清漪所在的县城治安原还是不错的,但九十年代跟后世比又相差一点。

正在这时,忽然有个男人从桑塔那上下车奔来。

“赵清漪!你没事吧?”

赵清漪远远听到这个声音,心中就有所猜测,忽想管你是不是仙人跳,你们送上门来,我花积分在系城商城买的技能都没处用。每天早晨自己跟自己的影子练有什么意思,我为了正当防卫正好试试。

心念一起,身动如电,飞起右腿踢到一个歹徒的手腕,再连脚踢中他小腹。一声哀嚎未绝,她已经飞去另一个歹徒那,旧书包一甩打中他的头,然后一脚踢向他的后心。

但见那装腔朝过来英雄救美的王冬明扑去的歹徒,赵清漪将书包扔了过去正中他的头。他一跤摔在地上,脸着地磕了个门牙。

她过去将那人扭住手,解下他的皮带,反手束住他,看这人腰上居然还挂着个“大哥大”。

“有点意思。”

她拿起“大哥大”,正要打,王冬明早就目瞪口呆了,这时才回神,惊问:“你干什么?”

“打110呀!”

王冬明眼神复杂看着她,说:“你……不是没事吗?”

“我没事不代表他们没罪。这拦路抢劫,至少是个拘留吧,让他们家人拿钱罚了再领他们出去呗。”

王冬明勉强扯出一个笑,说:“做人何必到这地步?”

赵清漪笑着朝那歹徒脑门一拍,说:“我是没有想到什么地步,我自己过我自己日子,就要祸从天降。是天把我逼到这个地步。”

那歹徒满口是血,却也怕去警局,说:“妹子,哥跟你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王冬明也说:“这事大晚上的不必闹这么大,既然你没事,让他们跟你说对不起。”

赵清漪说:“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

另两个被踢伤的“歹徒”也拖着伤过来了,说:“妹子,这次是我们不对,冤家宜解不宜结。”

赵清漪呵呵一笑,却问王冬明:“是你朋友呀?”

“……”

“是你朋友,我就放一马,不是的话,你也别管,我就打110。”

王冬明无奈,只好承认:“是我朋友,不过是开个玩笑,没有真想伤你。”

赵清漪说:“原本我还敬你有几分本事,可是这样的下三烂,啧啧。”

原来的那场“订婚”虽然不是赵清漪自愿,但王冬明后来四五年确实对赵、张两家多有照拂。远近人人瞧得见,都称赞他是个好女婿。大家就见着他的付出,照顾她的家人亲戚,却没有想过女方本人根本就是被人变相绑架了。

也有人玩笑叫他别一根筋,小心老婆在外被人拐走。最后,老婆真的被人拐走,所有的人当然都同情他,而赵清漪成了忘恩负义的“潘金莲”。最后王冬明当然不会轻松放过赵清漪和她的家人,弄得赵家一家四口先后死亡。

却说王冬明见到这丫头这么凶,那种英雄救美,然后让她敬杯酒,醉酒后生米煮熟的打算也不成了。

王冬明说:“我不过跟你交个朋友,你何必这么高傲?”

赵清漪慢条斯里地说:“因为我就站在这个位置,你想看我,当然只有仰望,除非你爬到我这个位置,你就不觉得我高傲了。男子汉大丈夫,当你仰望别人时,你应该反醒自己为什么只能在低处仰望,而没有能力、努力、智慧和勇气爬到一样的高处。不是说试图将站在高处的人拉到泥地里,这样就能平视了。因为灵魂站在高处,世俗的手段是拉不下来的。”

赵清漪对这样的人谦卑不起来,单看他今天做的事,她心中哪里不恼火。

要不是没有买武术十段的技能,还不是中他的仙人跳,然后他就可仗救命之恩接近。她拒人于千里,他就可道德绑架了。

赵清漪不知他原来更深一步的打算,不然真要打死这种男人。

赵清漪说的平视,她也不是指才华学历,而是品格,可是王冬明等人却是认识不到这样的深度的。他想的是她看他学历不高、不够有钱、出身不高。

王冬明深觉难堪,他自觉自己是真的喜欢赵清漪的,是赵清漪清高看不起人。

“我只想给你个教训,就你这样眼睛长头顶上的女人,哪个男人还真理你。”

赵清漪说:“还真不要理我,我喜欢一个人。”如果世上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品格,她宁愿单身一辈子。为什么这社会上就有这样的思维,一个女人会以“有没有男人要”为标准横量,况且她穿越前也不是没有人追,只是她没有接受罢了,她禀持宁缺勿烂的原则。

赵清漪想想真闹到不可开交,这些人受到拘留,那他们的家人总要来烦她的,深仇也结下了,她出门上学在即,还是不想有麻烦缠身。

赵清漪于是也放他们一马,王冬明和三个扮歹徒的朋友悻悻离去。

之后,一直到她出发去京城,王冬明倒再没有来烦过她。

……

经过两个月的日夜兼职,她赚了5000多块钱,这下车费和学费有了。(注:九十年代高考在七月,成绩出来肯定迟了,但为了行文,又当是架空平行,读者可忽略这点)。

京城大学是全国属一属二的国立重点大学,国家扶持经费和校友捐赠多,又在这个年代,学费本就不贵的。一年学费是1500元,住宿费和其他费用是另计的。只不过身在京城,生活开销费用就不小了。

之后母亲赖彩凤还是塞了500元给她,说:“你爸,你也别怪他,穷怕了,又是老思想,别人一说就轻信。现在,他也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不能那样误了你。”

小贪加愚昧本也是一种罪。原来事件发展,后来赵建华因女儿是“潘金莲”被人打成残疾,在赖彩凤受不了人言指责喝农药自杀后,他也跟着喝农药自杀,也为自己的原罪付出了代价。

如果他们真的不拖累她进深渊,他们也是救自己,她将来会好好赡养,到底是亲生父母。这才是他们自己的后福,何必贪图别人的。

想了想那虚荣贪享受的弟弟,原主真是气极了,一想到他就五味陈杂。至少父母不会骂自己女儿为“婊/子下/面痒”这样污辱的话,亲弟弟为了他的“好姐夫”这么骂。

“你们……对弟弟严一点吧。还有跟他说,读书是改变命运近乎唯一的办法。”

原主恨极了老家一些长舌妇的污辱,但是这事这样一办,现在却有不少人对她去京城大学上学表达出无比的羡慕,这才是寒门出了金凤凰的正确打开方式。赵建华就是被自己的旧观念和小贪遮住眼睛的人。

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了,连小气的舅舅也给了个红包。

陈校长和陈师母在她去上学前也包了一个红包给她,还带了朱主任的一个红包,说是一点心意。

推辞一番,陈校长说:“那是京城,哪里都要钱,你就能打工,头两个月却是肯定不行的。”

她收下含泪拜别,又请他们替她谢过朱主任。这份人情,收下就要记一辈子。但是这样的人情她愿意还,还得起,也甘愿,这是成全别人的好意人情,而不是绑架别人的枷锁人情。

……

赵清漪去京城上大学后,张晓也要安排个出路,她大学没有考上,补报也没有报上。如此,现在依她高中文凭,最多也是去村小教书,一个月才三百块钱。

张晓虽有心搓合赵清漪和王冬明订婚,乐见其成,也想着王冬明有钱还便宜她了,可是她心底是知道王冬明多半是配不上她的。她只是乐见从小处处强过她的表姐被套牢在这个小镇。

最新小说: 10223苍浩 万古神帝 成首富从败家开始 星魂记忆之黑洞星空 星纹持有者 天玑界 都市最强狂医 倒插门的家族弃子 耀世狂兵林北 傲天狂尊林枫贝雪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