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136(1 / 2)

此为防盗章丁尧没就这件事再追问,只问起效果。

韩烟烟踌躇道:“感觉有提高,但是攻击力……”杀伤力很弱,攻击力不够。

“想变强吗?”丁尧问。

“想。”韩烟烟盯着他的眼睛说。

丁尧抽了根烟,看着她说:“下次外出,你跟着一起去。”

战队是定期外出搜索物资的。有时候管委会也会发布任务。像第一次的机床,就是管委会要的。战队以此和管委会交换大宗的物资。丁尧作为南陵城最强战队的头领,同时也是南陵三大势力之一,和管委会关系搞得不错,和另外一方势力则很紧张。

那一方势力就是军队。

说是军队,其实早不是从前的军队了。管委会其实是从前的政府,军队是从前附近的驻军。末世后,政府以其正统性和影响力维持着这个城市的运转,当时的部队也是支持的。

可是末世艰难,慢慢的人心就散了。政府内部也经历了几次内斗,最后胜利的一方更名为南陵管理委员会,简称管委会。这时候军队已经有了异心,内部进行了清洗,又吸收了一些后来的人。到后来,已经完全不听管委会的指挥了,要不是丁尧的崛起,大概军队早就掀翻管委会,自己当家做主了。

雷霆战队异能厉害,但军队不仅人数多、有热武器,且绝大部分人受过军事训练,两方旗鼓相当。管委会居中调停,三方势力就这么三足鼎立着,南陵城看着就一派安稳。

丁尧带韩烟烟一起外出,令队员们颇是侧目。

这场女人间的争夺,终是以韩烟烟获胜告终。韩烟烟依然住在顶楼的套房里,三楼的女人最终放弃了丁尧,屈就了别的男人。丁尧的人于是知道丁尧是真的很喜欢韩烟烟,但他们想不到丁尧出门也要带着她。

南陵城出现了传染性的疾病,丁尧跟管委会讨价还价达成协议之后,带人去找药。他们的目标有两个,一是医院,一是生产这个药的本地的制药公司。

丁尧给了韩烟烟一把刀,把她扔进了医院里。

韩烟烟从医院里活着出来的时候,两只手都在抖。丁尧一次都没出手,韩烟烟遇到了一只变异丧尸,她是靠自己活下来了。她活着走出医院的时候,眼神都变了。

丁尧看着这样的韩烟烟,笑了。

韩烟烟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笑。这个男人笑起来露出白白的牙齿,很好看,也很可怕。

在安全的地方宿营的时候,丁尧压着韩烟烟做/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激烈。韩烟烟感觉自己终于摸到了丁尧的脉门。

韩烟烟跟着丁尧回到南陵的时候,齐彤彤感觉她像换了个人。

齐彤彤劝她别出去冒险。哪怕是有丁尧跟着,可哪次没有死人的?命只有一条,意外总是防不胜防。

韩烟烟只是笑笑,反而问她:“丁尧是个什么样的人?”

齐彤彤像看个傻子似的看她:“你问我?你才是他的女人好吧!”

“我看不透他。”韩烟烟说。

“他要是能被你或者我看透,他就不是丁尧了。”齐彤彤说,

“全战队上上下下几百号人,个个都是强手,怎么就能都听他的命令?这里面得有多少事儿。”

“要不是有他在,现在管着南陵的不会是管委会。军方那个齐团长是个心黑手狠的主儿,要没人压着他,整个南陵得多死一半的人。”

“韩烟烟,你是不是到现在都没整明白丁尧到底有多牛逼?”齐彤彤瞪着她。

这场对话最终以齐彤彤做梦般的呓语终结。

她说:“要是有下辈子,我也想成为那么牛逼的人。

韩烟烟和齐彤彤是在基地的食堂吃饭。她们吃完聊完,起身准备回去。迎面一个人端着热汤冲她们过来,韩烟烟眼睁睁看着那人突然向前歪了一下,那碗热汤就朝她泼了过来。韩烟烟本能的闪身,热腾腾的汤眼看就要泼在紧跟在她身后的齐彤彤的脸上。

齐彤彤都吓傻了。

那汤最后真的拍在了她脸上,硬硬的,凉凉的。掉到地上,摔成了碎冰碴。齐彤彤张大嘴,转头看韩烟烟。

韩烟烟长长的吁了口气。

“不好意思,手滑了。”那人假模假式的道歉,“我是听说你是异能者,没想到还挺厉害呀。”

她是个很漂亮的姑娘。就是跟韩烟烟争丁尧失败了的那个姑娘。齐彤彤脾气爆,上去就要撕她,被韩烟烟握住手腕按住了。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韩烟烟微笑。

那姑娘撇撇嘴,转身又去盛汤。

韩烟烟拉着齐彤彤朝外走。齐彤彤气死了,骂韩烟烟:“你放开我,让我去……”话还没说完,视界中有什么东西一闪,奔着那姑娘的脚踝去了。

那姑娘正端碗盛汤,猝不及防向前一趴,一条胳膊就戳进了汤桶里,顿时烫得嗷一声叫。

“走吧。”韩烟烟说。

齐彤彤嘴合不拢了。

“你、你的异能怎么提高得这么快!”她震惊。

“濒死,求生的欲望能让你爆发。”丁尧坐在床边,“当然不是适用于所有人。大多数人做不到,爆发不出来,所以百分之九十九都真死了。”

“那我呢?”韩烟烟问,“你怎么知道我能做到?”

“你杀人的时候,我看到了。”丁尧吻她的颈子,“你第一次给我展示异能的时候,用了十多秒才凝成一个冰球。可那时候,你为了活命,一瞬间就在那个人脸上凝出了冰。你冻住他手臂的冰,那种硬度是你当初展示的冰球绝对没有的。那一次,你就已经爆发了。”

“原来如此。”韩烟烟恍然大悟。

丁尧律动起来,韩烟烟颠簸起伏,气息凌乱。

“丁尧!丁尧!”韩烟烟搂住他的脖子,趴在他肩头喘息,“我能变得像你那么强吗?”

丁尧停下来看着她:“很想变强?”

“想!”

丁尧低低的笑起来,胸膛震动。

“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勾人?”他抓住她的头发向后扯,低头咬住她的唇,“是你眼里充满求生欲的时候。”

那是寒冷的冬天,南陵城里有人饿死冻死,韩烟烟只记得丁尧汗流浃背凶猛索求的模样。

性感得要死。

冬天他们出任务出得少,人们大多数时间都躲在建筑物里。南陵城算是南方,没有暖气。但据本地人说,这一年的冬天比以往冷得多,还说从来没在南陵见过这么大的雪。

不外出的日子,丁尧把韩烟烟拉到训练室练她。这里其实是酒店的宴客厅,被队员们改造成为健身房。跑步机这种用电的东西是没有的,但普通的机械锻炼器械有很多。关键是有人教大家怎么用刀。

雷霆的人有木仓和弹药。但在物资紧缺的条件下,人们都更偏爱刀这种冷兵器。一个人的异能是有限的,肉体的搏斗在很多时候都是必须的。这些队员都是生死里挣扎过来的人,比谁都更明白这个道理。

丁尧亲自训练韩烟烟。在训练场上他仿佛和她有仇,手下毫不容情。韩烟烟倒在地上筋疲力竭、浑身都疼的时候,能逼迫她强撑着爬起来的,是丁尧那冷漠的目光。

那目光让韩烟烟感到恐惧。

明明这个男人众所周知的宠爱她,明明他迷恋她的身体到爱不释手,明明当她提出一些小小的奢侈的要求时,他总是懒洋洋的答应她,几乎没有让她失望过。可在训练场上,韩烟烟半点不敢违抗他。

他冷冷的命令她站起来的时候,她忍着疼痛爬也要爬起来。

她后来问他,是不是有过从军的经历,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白领。”他说,“做外贸的。”

韩烟烟很意外。因为丁尧的身上有骨子与别人明显不同的铁血的感觉,不在军营或前线锻炼一些年是养不出来的。

她是没法把丁尧和“白领”这么个身份拉拢在一起的。这种感觉像是她给一个角色做了人设,结果写崩了,角色的言行举止完全不符合先前给出的人设似的。

齐彤彤偶尔看到她身上训练留下的青紫淤痕,咋舌:“丁老大也太狠了!”

韩烟烟捧着杯子,杯子里是少数人才能喝到的奶粉冲泡的热牛奶。她吹散牛奶的热气,出神道:“总觉得他是那种……如果你掉队,他绝不会等你,会把你远远丢在身后,任你自生自灭的人。”

齐彤彤静默了一瞬,说:“和玲姐当初跟我说的差不多。”

“当初我一心想跟丁尧,那时候好几个人喜欢我,玲姐劝我找个对我真心的。”她回忆起当初,“她说,我这样的,对丁尧来说永远都是玩物。如果遇到危险,丁尧会救同伴,不会救玩物。我要想好好活下去,与其找丁尧,不如找个心里有我的男人,关键时刻或许不会抛下我。可惜……我没听。”

她拢了拢头发:“我觉得玲姐说那个话的时候……好像也很怕丁尧。不过谁不怕他呢?大家就是因为怕他,才跟着他啊。”

玲姐叫林玲,她是治愈系异能者孙立军的妻子。末世到来,人们感染病毒,最弱的人死去,次弱的人变成了丧尸,好一些的人依然是普通人,幸运的人获得了异能,或强或弱。孙立军、林玲夫妻两个双双获得强大异能,可以说非常幸运了。

只是两人中,男的获得的是治愈系,反倒是从前是家庭主妇的林玲,拥有了战斗力强悍的土系异能。

最新小说: 你我曾经共白首温南 上古强身术 古凡木晚晴 吾道仙途楚凡云珏 最强神帝 HP之达力的逆袭 龙青尘万古第一龙 绝美总裁的贴身狂兵 龙青尘龙萱儿 修罗战神江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