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女配又苏又撩[快穿] > 160.民国名媛:少帅轻点爱17

160.民国名媛:少帅轻点爱17(1 / 2)

因购买比例<系统设置,故显示防盗章,请等待72H,谢谢。

反派大都不是天生,而是被残酷的命运一点一点打造而成,就像锻造一把杀人的剑,必须经过千锤百炼。

譬如林恕,他之所以会成为一个反派,他的父亲林易夫就是罪魁祸首。

在母亲被疾病折磨而死时,仇恨的种子就已经在年幼的林恕心里悄然种下。和父亲一起生活后,仇恨不仅没有消弭,反而狂野生长。林易夫、张蓝玉和林黛,他们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正是林恕滋生仇恨的温床。

可想而知,在这种扭曲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父子关系该有多么糟糕。

“畜生!”珞珈听见林易夫咬牙切齿地骂,“你怎么不跟你妈一起去死!”

珞珈不清楚林恕做了什么让林易夫生这么大气,但这句话实在太伤人,她越发心疼起林恕。

这种时候,林恕一定不希望有第三者在场,想到这里,珞珈转身离开。

林恕充满嘲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要是畜生的话,你又是什么?老畜生吗?爸,你还没老糊涂呢,怎么就开始自取其辱了?”

紧接着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珞珈叹口气,走进了电梯。

但她没走远,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店,点了一杯焦糖玛奇朵。

好巧不巧,竟然在这里偶遇了林黛,漫画《千金小姐的初恋日记》的女主角。

林黛和珞珈同岁,音乐学院大二学生,竖琴专业。

男主和她同校,不过谢枕戈读的是作曲专业。

谢枕戈年少成名,林黛也不遑多让,刚满二十岁的她已经是国内某知名交响乐团的竖琴首席,总之男女主角都很苏就对了。

珞珈隔着两张桌子的距离,悄悄打量着林黛。

一头海藻般的长发,一张清纯的脸,一袭雪白的长裙,整个人看上去很仙,是会被学校里的小男生们奉为“女神”的那种类型。

想到以后要伤害这么娇嫩可爱的女孩子,珞珈还真有点不忍心,不过人家有主角光环护体,不怕不怕的。

林黛的手机响了。

珞珈听她讲电话:“喂,爸爸。我在咖啡店。好,知道了。”

林黛挂了电话,起身离开。

珞珈的手机紧接着也响了。

林恕打来的。

“喂。”珞珈接听。

“在哪儿?”林恕问,语气还算正常。

“公司对面的咖啡店。”珞珈说。

“去路边等我。”林恕说完,径自挂了电话。

珞珈把咖啡喝完,离开咖啡店,站在马路边等林恕。

没多久,一辆扎眼的超跑猛停在她面前。

拉开车门坐上副驾,不等她系上安全带,林恕一脚油门,跑车轰鸣着疾驰而去。

珞珈坐在严重超速的车里,一手攥着安全带一手紧抓着车顶的拉手,强忍着胃里翻涌的不适,一声不吭。

这是林恕发泄的方式,由着他就好。

终点是酒店,还是上次那家,甚至还是同一间房。

林恕二话不说把珞珈扔到床上,粗暴地撕开她的衬衫,紧接着整个人便压了上来。

即使在这种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情况下,林恕依旧没忘记采取安全措施。

珞珈被他又快又狠的方式折磨得毫无快感可言,恼得在他肩上狠咬了一口。在林恕结束很久之后珞珈才缓过劲儿来,她强撑着下床去洗澡,看也懒得看在旁边抽烟的男人一眼。

等珞珈洗完澡出来,房间里已经没了林恕的踪影。

她找到手机,林恕没给她发信息。

“禽兽。”珞珈忍不住吐槽一句。

门铃突然响了。

珞珈以为是林恕回来了,忙裹紧浴袍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却是酒店的工作人员。

“您好,我是酒店的值班经理,这是林总给您买的衣服。”说着,经理递过来一个购物袋。

珞珈伸手接过来。

她的衣服被林恕撕烂了,正愁该怎么办。

“你知道林总去哪儿了吗?”珞珈问。

“不知道。”经理说。

珞珈没再多问,回房间换上林恕买的白色长裙,打车回家。

刚到家,突然下起大雨。

珞珈不喜欢下雨天,会莫名地烦躁不安。

如果有人陪着会好很多,可她初来乍到,在这个世界就林恕这个只上过两次床、算不上熟的熟人。

要不要打电话给他?珞珈有点纠结。

没想到林恕却先打过来了。

珞珈忙接听,林恕的声音立即传过来:“在家吗?”

“在。”珞珈说。

“过来接我,”林恕说,“我在小区门口。”

珞珈愣了愣:“丽都花园小区?”

“对。”林恕挂了。

莫名其妙的男人。

珞珈拿上手机和雨伞,下楼。

到了小区门口,一眼就看到林恕的车。

她走过去,敲了敲车窗,林恕推门下车,站到珞珈的伞下。

然而他早已淋过雨,漉湿的头发还在往下滴水。

珞珈打量了下他的脸色,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带我去你家。”林恕说。

“……哦,好。”

珞珈把落汤鸡林恕带回了家。

进门后,她拉着林恕的手进了浴室,帮他脱掉湿衣服,说:“你先洗个热水澡,我去煮碗面给你吃。”

林恕一言不发,珞珈转身出去。

从林恕不声不响地离开酒店,到他突然来找她,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林恕明显地很不对劲,看起来就像一只孤独的、受伤的大狗,既可恨又可怜。

珞珈在原主的记忆库中搜索了一番,没有找到结果。

原主的记忆库里只有有原主参与的部分故事线,原主没参与的剧情自然不会有记忆留存,珞珈也就没办法开启上帝视角。

而且,珞珈的穿越必定会引发蝴蝶效应,在一定程度上改写许多情节的发展,使得原主的记忆和如今的现实部分脱离,这大大削弱了珞珈作为穿越者的优势,同时也增加了任务的难度。

但珞珈并不在意,反而觉得有难度才更有意思。

林恕这个澡洗得有点久,珞珈已经把热汤面端上桌了他还没出来。

珞珈去敲浴室的门:“你洗好了吗?”

浴室门很快打开,林恕精光着身体走出来,珞珈一眼看到他肩上的伤口。

是她咬的,当时好像还尝到了血腥味。

“我家没有男人的衣服,”珞珈说,“要不,给你找个床单先披着?”

林恕瞥她一眼,伸手扯过一条浴巾,往腰上一围,越过她出了浴室,循着香味走到餐桌前坐下,一声不吭开始吃面。

珞珈走进浴室,把扔在地上的林恕的湿衣服捡起来,全部丢进洗衣机里,也不管名贵的高定西装能不能机洗,倒上洗衣液就启动了洗衣机。

就这么会儿功夫,林恕已经吃下去半碗面。

珞珈坐在他对面,托着下巴看着他:“好吃吗?”

林恕没理她,过了很久才低低地“嗯”了一声,然后扫她一眼,问:“你不吃吗?”

珞珈说:“我要减肥,不能吃晚饭。”

她今天刚在排练室测过身高体重,168公分,92斤,她要在半个月内减掉10斤,节目录制的时候上镜才会好看。

“减个屁,拢共没二两肉,你想硌死谁。”林恕把剩下的一点面推给珞珈,“吃了。”

珞珈:“……”

林恕目光不善地看着她:“怎么,嫌我?”

很嫌。

珞珈从来不吃别人吃过的东西。

“我真的不能吃东西,尤其面食。”珞珈把碗推回去,硬着头皮撒娇,“恕哥哥,你吃吧,我看你吃就饱了。”

林恕哼了一声,显然对她没有灵魂的撒娇不买账,但也没再强迫她吃面,自己拿起筷子吃起来。

等他吃完,珞珈把碗筷收走,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颗白水煮蛋。

她坐到林恕身边,细致地剥掉蛋壳。

“面朝我。”珞珈说。

林恕侧身面对她。

珞珈一手扶着他的下巴,一手用鸡蛋在他的左脸上轻轻地滚动按摩。

林恕的左脸肿得非常明显,可想而知林易夫那两巴掌打得有多用力。

林恕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任珞珈摆弄。

他忽然想起遥远的小时候,和同学打架被打肿了脸,母亲也是这样,用煮熟的鸡蛋给他敷脸消肿。

他定定地看着珞珈低垂的眉眼,突然开口:“你该不会爱上我了吧?”

这小丫头最近太奇怪了,温柔贤惠得不像话,跟以前的她简直判若两人,能让一个女人在短时间内产生这么大的变化,只有陷入爱情这一个解释。

珞珈愣了愣,抬眼看他:“你说什么?”

林恕知道她听见了:“友情提醒一下,我只走肾,不走心。”

珞珈笑起来:“那太好了,你一定要说到做到喔。”

林恕皱眉:“……你在嘲笑我?”

珞珈茫然摇头:“没有啊,我怎么敢。”

林恕莫名有点窝火,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将她抱起来,径直往床的方向走。

“干嘛呀?”珞珈微微挣扎,“放我下来。”

“干-你。”林恕冷着脸说。

说着就到了床上,林恕低头来亲她,珞珈忙捂住他的嘴,装出很凶的样子:“如果你还像下午那么暴力的话,我就咬死你。”

林恕难得地笑了笑:“怎么,弄疼你了?我以为你们女人都喜欢猛一点。”

珞珈一脸认真地说:“不,我喜欢温柔的男人。”

林恕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我尽量。”

珞珈放开手,林恕低头亲下来。

刚亲两下,又被珞珈推开:“我这儿没安全套,你现在去买。”

林恕不耐烦:“没有就不用。”

珞珈看着他:“怀孕了怎么办?”

林恕毫不犹豫:“打掉。”

珞珈:“恕哥哥,你真渣。”

林恕冷笑:“我渣你贱,绝配。”

《X-Girl》决赛当天,现场直播。

这场盛况空前的现象级选秀,终于在万众瞩目中迎来了最后一战。

华丽的舞台上,当第一束光打在珞珈身上的时候,现场的尖叫声震耳欲聋。

她穿着一袭白色流苏公主裙,宛如从童话世界里走出来的公主,白皙精致的脸,蓬松卷曲的长发,纤细玲珑的腰肢,笔直修长的双腿,身上的每一分每一寸都散发着迷人的味道。

林恕坐在观众席里,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上的珞珈,感觉心脏似乎受到了一记重击,从未如此有力地跳动过。

舞台上的她,像妖精,又像仙女,既靡艳,又清纯,一个眼神便能勾魂摄魄。

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想把她囚禁起来,只供他一个人观赏和亵玩。

音乐响起,表演开始。

珞珈是主唱兼C位,她站在中间,如众星拱月,开口便抓住所有人的耳朵。

“Rememberme,

最新小说: 星魂记忆之黑洞星空 星纹持有者 天玑界 都市最强狂医 倒插门的家族弃子 耀世狂兵林北 傲天狂尊林枫贝雪茵 不灭雷帝小说紫宸苏梦瑶 顶级神豪全文免费阅读 极品赘婿苏允